01

「不去!」纱帐中一声娇喝,飞出一个枕头。

小婢等了一会儿,小声说:「小姐,就剩四五个宾客了,都是老爷的至交好友,你就去一趟吧……」

纱帐「刷」的一声拉开,「娘都不要我了,还见什么客人!我一会儿回飘梅峰,去当尼姑!」慕容紫玫眼眶发红,气鼓鼓地说着,小巧的乳房在亮紫色的胸衣下不住跳动,白嫩的肌肤幽香四溢。

小婢乖巧地坐到紫玫身后,挽起乌亮的头发,一边梳一边抿嘴笑道:「小姐的头发多漂亮啊,剃掉可怎么舍得?再说了,女孩家剃光了头,多不好看哪。」

「怎么不好看?你没见过我师父,她剃了头也漂亮得很呢。」

「哎呀,少夫人、纪小姐,还有小姐都长得仙女似的,再加上雪峰师太和风女侠,你们飘梅峰真是仙女住的地方呢。」小婢艳羡地说。

慕容紫玫想起师父、师姐,幽幽叹了口气,接着又发起嗔来,「慕容胜那个家伙真不像话!娶了二师姐就够得意了,娘还要去给他烧香还愿。我六年都没回来了,娘也不多陪陪我这个女儿,真是太偏心了……」

小婢放下象牙梳,盘起秀发,安慰道:「夫人一来一回要不了五天,小姐还能在家住两个月呢。」

慕容紫玫满脸不情愿地穿上浅红绣裙。朱彤色的腰带一束,立时显得玲珑有致。妆台上放着脂粉香末,她理都不理,只拣出一个玉扣握在手中。

小婢捧着清水走了进来,嫣然巧笑道:「小姐快些,沮渠公子还在大厅等你呢。」

◆◆◆◆ ◆◆◆◆

时值乱世,天下扰攘不休。北起大漠,南及蛮荒,东滨大海,西至流沙这片广阔的土地上,群雄并起,彼此间攻伐了无宁日。四周的匈奴、羯、氐、羌、鲜卑等异族趁机纷纷北上南下,攻略中原膏腴之地。铁蹄所及,直临江汉。慕容氏正是源于北方的鲜卑大族。

百年间天下或分或合,立国以数十计。但多半旋立旋灭,长者数十年,短者不过十余年,兴亡匆匆过手。这可苦了中原百姓,定居于此的汉民十室九空,千里良田尽成荒漠,道路两旁白骨累累。

天下不靖,却是武林盛世,有实力者无不割据称霸。慕容紫玫的父亲慕容卫是伏龙涧的寨主,立寨十余年来,大小数十战,无一败绩,但他并无野心,只是结寨自保,倚仗着伏龙涧近千人马,护得周遭数乡太平而已,因此在江湖中名声并不响亮。慕容紫玫的母亲萧佛奴,最是面慈心软,乐善好施,被人称为「百花观音」。

十岁时慕容紫玫被雪峰神尼收为徒弟,居住在雪山之巅的飘梅峰。同门还有三位师姐。大师姐风晚华是雪峰神尼收养的孤儿,尽得师父真传,曾以一柄流霜剑击杀江东四寇,技惊江湖;二师姐林香远虽然出身书香世家,貌美如花,但侠肝义胆,英气过人,出道两年来,寒月刀的名声已经直追流霜剑;三师姐纪眉妩则相反,她是豪门千金,出身弓马世家,性格却最温婉柔顺。

母亲虽然慈爱,但在紫玫学艺这件事却毫不通融。她在飘梅峰学艺六年,未曾下山一步。刚开始时还为此哭鼻子,幸好师父和三位师姐对她爱护有加,渐渐也就习惯了飘梅峰的严寒。

半年前哥哥慕容胜去飘梅峰探妹妹,结识了二师姐林香远。两人一见钟情,遂结为秦晋之好,五日前在伏龙涧成婚,慕容紫玫这才回家暂住。

小婢说的「沮渠公子」乃是慕容家世交子弟沮渠展扬。紫玫在飘梅峰六年,他倒上山了数十趟,比紫玫家人去得还勤,每次紫玫都会开心好几天,对这个青梅竹马的小哥哥好感倍增。

◆◆◆◆ ◆◆◆◆

看到紫玫袅袅入厅,沮渠展扬忍不住面露微笑。他比紫玫大了五岁,相貌俊美,身长玉立。因为周围还坐着几个人,他只欠了欠身,没有说话。

慕容紫玫学着三师姐的样子,一一敛身施礼。

在座的都是慕容卫相识多年的老友。婚礼之后慕容胜与妻子远赴蜀中林家省亲,贺亲的宾客陆续离开,这几位一直留到今天。名震东海的剑侠东方庆笑道:「佳儿如龙,娇女似凤,慕容兄真是好福气。」

慕容卫年逾五十,面如冠玉,长髯垂胸,闻言笑道:「东方兄过奖了,小女性情顽劣,连望诸位多多指点。」

湘西白沙派的掌门楚连雄笑道:「令爱下山不过月余,玫瑰仙子已经名扬江湖,比我们这些老辈名头还响。」

慕容紫玫俏脸飞红,垂头看到沮渠展扬怪怪的笑容,不禁心底暗恨,偷偷瞪了他一眼。

沮渠展扬起身抱拳道:「慕容伯父,小侄路途遥远,不及聆听伯父和诸位叔叔的教诲,先请告辞。」

慕容卫视沮渠展扬如同子侄,对两人感情日深乐观其成,见状道:「玫儿,你替爹爹送展扬一程。」

紫玫板着脸举步出门,身后传来一片善意的笑声。

◆◆◆◆ ◆◆◆◆

走了几步,紫玫那点儿小脾气已经飞到九霄云外,沮渠展扬急步追来,「唔,你还带着它?用着方便吗?」

朱红色的腰带上系着一只金黄色的小弩,只有手掌大小,做工精致细巧,这是紫玫十二岁生日时沮渠展扬送给她的礼物。

紫玫停下脚步,把手心里一直攥着的玉扣递给他。

「这是什么?」

紫玫喜孜孜地说:「漂亮吗?」

沮渠展扬点点头,「你的?」

「吴叔的,他年纪那么大,留着没什么用,就给了我。呶,送给你好了。」

吴震是慕容卫得力手下,昨日午间护送夫人百花观音去洛阳礼佛。多半是临行前紫玫看中这个玉扣,死缠硬磨要过来送给自己。沮渠展扬哑然失笑,但又心下感动,接过还带着紫玫体温的玉扣,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凝视着那张灿若云霞的俏脸,良久才翻身上马。

好不容易送走了宾客,慕容紫玫来到静室盘膝运功。缕缕真气从丹田散出,游走于四肢百骸,最后重归于丹田,往复不已。

飘梅峰诸弟子虽是同门,但只有紫玫一人得神尼传授《凤凰宝典》。相传此宝典乃是本派开山之祖赖以成名的绝技。历代相传,修习宝典只能是处子的纯阴之体,一旦破身,将会有性命之忧,因此飘梅峰诸代掌门都是出家人。可自祖师以降,从未有人练至大成,甚至连达到第七层的都极少。

宝典精深幽微,有诸多难明之处,修行不易,尤其初练时几乎没什么效果,连雪峰神尼自己也是由别法入手,最后才研习宝典。练至第七层时,神尼感觉到宝典内蕴藏着极大的威力,她见慕容紫玫根骨奇佳,年纪又小,这才传于当时刚入门的紫玫。

慕容紫玫看上去年幼顽皮,其实极有毅力,六年来她进步神速,凤凰宝典已练至第四层,但紫玫此时功力非但远不及大师姐风晚华,比三师姐纪眉妩也差得远,唯有轻功一项,远超侪辈。

与此同时,雪峰神尼也在第七层再无寸进,宝典此后的文字晦涩难明,所载状况几乎无一能与练功时的情形相同。雪峰神尼对此百思不得其解,紫玫下山时还吩咐她勤加修练,以便早日练到第七层,师徒两人好互相参校,看能否解开宝典之谜。

◆◆◆◆ ◆◆◆◆

天色薄暮,慕容紫玫缓缓收功。二月的天气乍暖还寒,她站在阶前深深吸了口气,感受着家乡熟悉的气息。

微风拂过,衣袂飞扬,待看到庭中一抹淡淡的绿意,紫玫眼睛一亮,飞也似的奔进伏龙堂,兴奋地说:「爹,院子里长出一枝小草呢。」她久居雪山,这还是头一次看到初春的新草。

慕容卫微笑着抬起头正待说话,却见一个手下快步入厅递来一只木匣,「寨主,适才有人送来这个。」

木匣尺许大小,色泽乌黑,盒盖上盘着两条涂金飞龙,张牙舞爪,却未留题款。

慕容卫在江湖闯荡多年,心知有异,拔出长刀挑起木盒放在桌上,细看了半晌,然后退后一步挑开锁钮。

木匣啪的一声弹开,周围诸人立刻脸上变色。

木匣里铺着一块鲜红的锦缎,上面是一对纤巧的小脚,肤色莹白,创口血迹尚新,分明是刚从女子脚踝上齐齐斩下!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