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现在,胡灿真切地感受到,当初制作这么一个大型的木车的好处了,两个漂亮的女人并列着绑到上面,一点也不感到局促。

红棉双手仍然被反绑在身后,脖子被两根圆木棍左右夹住,就像上刑场一样的狼狈。她的膝盖跪在两根木棒中间,屁股被迫高高地翘起,第三根木棒则从上面挤入她的膝盖弯处,将她双腿紧紧地拴死在木架上面。

红棉全身没有合适的着力点,仅仅凭藉着架在脖子下面的木板和夹住双腿的木棒勉强稳住身体,丰满的一对乳房沉甸甸地垂下,但随即又继续被两根木棍上下夹住,痛苦地勒紧,将两只乳房勒得圆滚滚地突出。而那两只鳄鱼夹,仍然残忍着夹着她那对受伤的乳头。

红棉仍然奋力挣扎着,但无论如何,她已经逃脱不了被绑成这个羞耻姿势的命运了。胡炳的皮鞭,于是可以方便地凌辱着她高翘的肥白屁股。

「你们这些混蛋!」红棉倔强地怒喝着,但对方丝毫无动于衷,只顾着将她的姐姐跟她一样赤裸的胴体,在她的右边也捆成一模一样的姿势。

「呜……」冰柔脸红耳赤地颤抖着,悄悄瞥了妹妹一眼,羞愧地低下头去。

「好了,现在怎么炮制这对姐妹花?一起把她们爆肛好不好?」胡灿拍拍手掌道。

「好!」胡炳响应道,开始脱下裤子。

「女刑警队长的处女已经给你开苞了,现在她的后面应该留给我了!」胡灿说。

「嘿嘿!」胡炳看了他一眼,道,「你喜欢就给你了……这女警察居然医得好你的阳萎,功劳也是不少,是该慰劳慰劳一下了。」

胡灿嘿嘿一声,手掌轻抚着红棉圆滑的屁股,挺着肉棒在她可爱的臀丘上磨来磨去。红棉羞愤地挣扎着,但扭动着的屁股只能更增加男人的性欲。

胡灿的手指顺着臀沟慢慢滑下,轻轻地揉弄着红棉伤痕累累的阴部。疼痛和羞耻的感觉如潮般地袭上红棉的脑部,俏丽的脸上涨得通红,她的牙根紧紧地咬着,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肉棒轻易地插入了女刑警队长刚刚被假阳具蹂躏过的阴户里,温暖而紧窄,那绷得紧紧的肉壁舒服地滋润着那根曾经受伤的肉棒,胡灿现在可以尽情地享受这个高傲的女神了。他的肉棒一经顺利插入,马上便开始了凶猛的抽插,丝毫不顾及女人下体的疼痛。

「嗯……」红棉紧锁着眉头,痛苦地从喉中发出一声悲鸣。又被强奸了,坚强的女刑警队长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迷人的小肉洞,在对方的插抽之下悲惨地抽搐着。

胡灿舒服地呼出了一口气,一边抽送着肉棒,一边将润滑油涂到中指和食指上,伸到红棉的菊花口,中指旋转着慢慢向里塞。

「呜……」红棉疯狂地摇着头,使尽力气夹紧屁股,阻止着那可耻的异物的入侵。

「嗯,很敏感!」胡灿满意地淫笑着,手指继续用力,一个指节已经进入女刑警队长那窄小的菊腔。

「你……变态……」红棉涨红着脸颤声骂道。在此之前,她只看到过两次肛交,一次是录像中母亲被插,一次是刚才姐姐当面被插。这么羞耻的地方,居然也可以成为性交的工具,红棉只觉羞愤的浪潮就快要将她击晕过去了。

但手指仍然在继续深入,强烈的便意继袭而来。红棉痛苦地收缩着肛门,像拉大便一样,用力想把入侵的异物排泄出去,紧窄的屁眼紧紧地包紧那根入侵的手指,胡灿甚至感觉到手指都有点疼了。

「屁股好有力哦!告诉你,从现在起,你的身体就属于我了。我想怎么搞你就怎么搞你,明白么?现在我就要玩你的屁眼!」胡灿冷笑着,手腕运起暗力,整根中指一下子完全捅入红棉的屁眼之中。

「呀!」红棉头痛苦地仰起,两线泪水缓缓地从明亮的大眼睛中流下。强烈的不适感觉使她的头皮似乎有点麻痹了,正被强奸中的阴户和被强行插入手指的屁眼,同时在男人的玩弄之下猛烈地颤抖着。红棉一颗心几乎就要跳出心口了,她做梦也想像不到,自己竟会被人这么地糟蹋。

「别那么对妹妹……」旁边的姐姐悲哀地哭叫,但在胡炳的奸淫下,又开始浪叫起来了。胡炳一边兴致勃勃地欣赏着弟弟玩弄女刑警队长,一边将肉棒深深地捅入冰柔的阴户深处。

两兄弟的兴高采烈,跟两姐妹的痛苦呻吟,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在男人的虐玩面前,谷家这对漂亮能干的姐妹花,成为了耻辱的性玩具。

一根手指已经好像快撑破红棉的屁股了,但是胡灿仍然尝试着继续插入第二根!他的食指紧贴着中指,不顾一切地从中指旁边的小缝中,奋勇地向里插入。

红棉感觉自己就快疯了,下身两个羞耻的肉洞,被同一个人同时插入,粗暴地抽动着。两个肉洞之间那一层薄薄的皮肉,彷彿就快要被磨烂了一样,又疼又酸,不可自拨。顽强的女刑警队长瞳孔中射出愤怒而恐怖的光芒,痛苦地张开着的小嘴中,艰难地发出一声声沙哑的嘶叫。沉甸甸垂在身下的一对丰满乳房,在颤抖的身体上轻轻地摇晃着。那可怜的肛门已经被粗暴地撕裂了,两根手指完全塞入到窄小的屁眼中,点点鲜血从伤口处缓缓渗出。

「记住,你是我的玩具,听到没有?」胡灿发狠般地,用力奸淫着红棉的阴户,两根手指猛的一下拨出,坚铤而粗壮的肉棒向上一移,生生地用力插入了那刚刚被强行捅开的屁眼中,不顾红棉的肛门上的伤口越撕越大,猛力向里强行插入。

「混蛋……」红棉从喉中痛苦地发出一声怒骂,被人作贱到这种地步,一向心高气傲的她羞愤得就要发狂。她使尽剩余那一点可怜的力气,拚命地挣扎着。

「骨头还真硬嘛!玩起来真有味道!」胡灿欣赏般地享受着红棉的挣扎,已经成功进入红棉屁眼中的肉棒勇敢地冲开一切障碍,向着幽深的无底洞中飞奔着摸索进去。

「感觉怎么样?」胡炳一边奸淫着冰柔,一边笑笑着问他的弟弟。

「太棒了!」胡灿胸口微微喘着气,红棉那干涩的直肠中没有一点润滑,磨得他的肉棒有些疼痛,但征服这女警察的感觉实在是太妙了,无可言传的快感令他忘却了那一点点的不舒服,肉棒尽情地享受着女刑警队长屁眼中带给他的无限温存。

「混蛋……」红棉还在无助地怒骂着。

在她的旁边,冰柔的叫床声却愈来愈响。她的眼眶中带着点点的泪花,可绽红的脸蛋却充满着性感,性感的小嘴中尖声地呻吟,那两只丰硕的乳房,垂在身下随着身体的颤抖一跳一跳的,圆滚滚的雪白屁股更是疯狂地扭动着,给那深入她阴道深处的肉棒,带来一波又一波极乐的快感。

「学学你姐姐吧!」胡炳哈哈笑着,在冰柔的呻吟声中,将肉棒转而插入冰柔的肛门之中,「给我插屁股插得多爽!」顺手从旁边拿过刚刚玩弄过红棉的假阳具,捅入冰柔的阴户之中。

「混……呀……」胡灿的一下没根的猛插,中止了红棉已经出口了的骂声。

在屁股的强烈抽疼中,红棉红着眼转头望了一眼姐姐,冰柔却正忘情地呻吟着,那淫荡的表情,令红棉心中酸楚的感觉到了极致。

「姐姐……」红棉心中大叫着,又是心疼又是愤慨,「别这样!姐姐……」姐姐那嘹亮的叫床声,一声声重重弹在她颤抖着的心弦上。红棉在羞愤交集的顶点上,突然感觉到身心一丝丝的颤抖,在男人的玩弄之下,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悄悄地已经起了变化。

胡灿的肉棒兴奋地插送着,突破着红棉肛腔中脆弱的粘膜,从女刑警队长剧痛着的肉壁上,得到了无上的享受。红棉已经没有挣扎的余地了,连续不断的摧残和虐待耗尽了她身心几乎所有的力气,她那高高翘着的肥大屁股中敌人的凌虐底下轻轻地颤抖着,如雨的冷汗覆盖了她美丽的肌体,坚倔的神情已经失去了镇定,剩下的只有无从发泄的满腔悲愤,在急促的喘气声中流露无遗。

胡炳和胡灿兄弟俩,就这样站在一起,同时对谷家这对美丽的姐妹进行着疯狂地肛交。不久他们就换位了,弟弟的肉棒插到姐姐的屁眼里,而哥哥则开始享用妹妹那刚刚开苞的受伤肛门。

冰柔一直在不停地号叫着,插在她阴户里的假阳具的电力已经开到最大,疯狂扭动着的假阳具在她的阴道里跳着舞,被推上一波又一波高潮的冰柔已经喊到声嘶力竭了,但那如潮般的极乐感觉仍然不断地冲击着她。现在连屁眼里都有性感了,冰柔也几乎精疲力竭的身体仍然在性感地颤抖着,在她后腰上,那朵鲜艳的红棉花纹身在颤抖中好像弯下了腰,似乎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换上的,是一层淫靡的色彩。

红棉已经放弃了抵抗,她明白,现在她的任何挣扎都无济于事了,她必须冷静,只要机会来到,她还会有逃脱的力气。她努力地忍受着身心被彻底践踏对心灵带来的巨大的冲击,咬着牙痛苦地忍受着。

姐姐嘹亮的呻吟声持续着刺激着她性欲的神经,坚强的女人闭上眼睛,只装作什么都听不到,任由那污秽的肉棒,残忍地撕毁着她美妙的肉体。

可这一切并不是终点,红棉心中十分清楚。还会受到什么样的凌辱,她想像不到。门外又进行了很多男人,好色的眼光注视着她赤裸的胴体,他们将会加入对她的轮奸吗?红棉痛苦地闷哼一声,别过头去,不愿对视那些像要把她吞噬的猥亵眼光。

但是,红棉很快地又睁开眼来,她听到一阵异样的起哄声。更重要的是,起哄声中,夹杂着女人的哭声。

多么熟悉的声音!

是妈妈!

红棉马上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个身材丰满的中年美妇,一丝不挂地爬在地上,由一根连到她脖子上的颈圈牵着,慢慢地爬了进来。

是妈妈!红棉心脏几乎跳到喉咙里。

妈妈赤裸的身体上,布满着被揉捏过爪痕,两只曾经风靡无数歌迷的巨乳,垂在身上抖动摇晃着。一根小竹棍正有节拍地敲打着她肥大的屁股,而她的屁股后面,生生地被插入两根木棍。上面一根比较细,下面一根比较粗,肛门正被强奸着的红棉知道那根细的木棒是插在母亲身上的哪个地方。

唐羚艰难地哭泣着向前爬行,站在她后面的男人抬腿踢了踢她,那只臭脚,准确地踢中了深深进入她阴户里的木棒,将那根粗大的东西向女人那敏感的肉洞中更深地捅入。

「啊!啊……」唐羚反射性地哭叫着,流着泪继续向前爬。然后,她就看到了前面木架上正被奸淫着的姐妹俩。

她的两个亲生女儿,正悲惨地被捆得结结实实,翘着屁股趴着,任由着男人的肉棒在她们美丽的身体上疯狂地发泄。

无助的母亲哗哗流着泪,她似乎挣扎着要爬起身来,但一只穿着皮鞋的脚踩到她的后背上,将女人赤裸的胴体重新压回地面。

「妈妈……啊啊……」冰柔也看到了母亲,她难以置信地惊叫起来,但一波高潮却正好来到,母亲的大女儿的惊叫声迅速转化成尖声的淫叫,羞耻的脸蛋痛苦地垂了下去。母女三人,竟然就这样在男人的奸淫中相见了。

「老母狗,爬过来!好好地教教你的女儿怎么样侍候男人。」胡灿大声嘻笑着,拨出冰柔阴户里的假阳具,朝唐羚丢了过去,「给我叨着!」

「呜……」唐羚颤抖着慢慢爬过来,张开她并不大的小口,牙齿咬紧假阳具的两侧,像狗叨骨头一样,将那根沾满她女儿淫液的东西咬到口里。

「乖了!」胡灿呵呵笑着。

虽然早就知道母亲已经遭受到了他们的轮奸虐待,但亲眼见到妈妈被这样作贱,红棉还是几乎要哭出声来。她红着眼睛,欲哭无泪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口里似乎想喊出什么话来,但最终却只是从喉咙中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叫。

胡炳已经将肉棒又插入到她疼痛不止的阴户里,在母亲面前被强奸的悲痛,令坚强的女刑警队长心隐隐地颤抖着。

冰柔却无暇顾及这些,失去假阳具的阴户又重新开始了地狱之旅,仅借屁股洞里传来的那一点快感,根本不足于满足她兽性的欲望。可怜的女人口里开始发出连声的哀嚎,无法夹紧的双腿孱孱地抖动着,被紧紧按住的屁股奋力上挺,似乎想去寻找那能够让她满足的粗大肉棒。

「想要我插你吗?」胡灿面对着唐羚,一边用力抽插着冰柔的屁眼,一边高声问。

「要!要啊!啊……给我……」彷彿已经失去神智的冰柔忙不妥地连声答应。

胡灿嘿嘿一声,肉棒在冰柔的屁股洞里猛插几下,慢慢地抽了出来,对准她那不停流出淫水的阴户,缓缓插了进去。

「荷……」冰柔紧绷着的脸平缓了下来,从口里吐出一声舒服的呼声。随即便看到母亲正用悲凉的眼神在看着她,冰柔羞耻的感觉立即重新涌了上来,羞愧地低了了头,但口里的呻吟却仍然连绵不绝。

但她舒服不了多久,已经爽透了的肉棒,瞬间在她的阴道里喷发了。

「呜……还要……」冰柔不甘心地抖动着身体。但完了就是完了,已经软下来的阳具撤离了她的身体,在她高吊着的大腿上磨擦着。

「主……主人……」唐羚流着泪,悲哀地看着大女儿,爬在地上向主人问好。连续不断的轮奸虐待,看起来这母亲远不如女儿般坚强。

「嗯,你的两个女儿都很棒,以后就有人陪你给我们玩了。」胡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身体猛抖,肉棒用力地在红棉的阴户戳了几下,一股新鲜的精液喷射入唐羚小女儿的阴道深处。

「是……是……」唐羚低着头,轻轻说了一声。

「妈妈……」红棉的泪水无可遏制地流下。她理解母亲受到了多少痛苦的折磨,但亲眼看到敬爱的妈妈变成这个样子,女儿的心就快要溶化了。

「给我舔干净!」胡炳挺着沾满精液和红棉鲜血的阳具,走到唐羚的面前。

「不要啊……妈妈……」红棉心中无法忍受这可悲一幕,她在心中痛苦地叫着。

但,她的母亲,正如她所不愿意看到的那样,乖顺而低贱地跪在地上,手轻轻扶起那根肮脏的家伙,慢慢将它送入口中,舌头殷勤地在上面扫动着。

两个女儿正用悲哀的眼光,看着她们尊敬的母亲,一丝不挂地爬在地上,做着这羞耻至极的事。唐羚不敢正视女儿们的目光,她红着脸地低着头,仔细地吮吸着这根刚刚插入过两个女儿四个肉洞的丑陋东西。

「嘿嘿!」胡灿显然对在女儿面前凌辱母亲的勾当颇感兴趣,他也走到唐羚的面前,将他脏兮兮的阳具在她的眼前晃了晃,说道:「我这活儿刚刚破了你小女儿的屁眼,脏得很哪,弄干净!」

「呜……」唐羚只好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握着胡灿的阳具,一并往嘴里送去。

「哈哈哈!」胡灿仰天长笑,转回头去欣赏红棉和冰柔脸上那痛苦的表情。

现在他们兄弟俩,正将刚刚奸淫完她们两姐妹的阳具,同时插入她们母亲的嘴里,让耻辱的母亲去做那淫贱的清洁服务。

冰柔的脸上越来越是迷乱,空虚热痒的阴户又在折磨着她。在自己被痛加凌辱之后,不仅和妹妹一起被同时轮奸,还让她们的母亲也一样被剥光衣服一起凌辱。占据她心内的,羞耻的感觉已经不再居主要地位了,被彻底践踏了尊严的女人,现在充满着绝望。

母女三人美妙的肉体,都已经成为他们肆意玩弄地美餐了,曾经拚命维持着的那一点自尊心,被残酷的现实击了个粉碎。痛苦的性欲几乎完全吞噬掉她那曾经机智的思想,冰柔但愿自己都忘了这一切,就任凭自己在性爱的快感中被吞没吧!再去执着于面前的现实,实在是太痛苦了。

「老大,我急了!」胡灿忽着。

「急什么?」胡炳一时未悟。

「急这个……」胡灿阴阴笑着,突然将阳具从唐羚的口里退回来,对准红棉的脸部,一泡热尿向着那美丽的脸蛋直射过去。

「呜……」红棉还没弄明白是什么回事,一股强烈的腥臊味已直扑上脸。

是尿!这个混蛋在自己的脸上撒尿!红棉一领悟到这一点,顿时气得全身直抖。这混蛋,不仅强奸了她,还这样侮辱她。

可是自己的身体根本就闪避不了,那腥臊的尿液,淋上了她的头发,淋上了她的脸,还喷了几滴进了她微微张开的嘴唇里。

女刑警队长的俏丽的脸蛋已经气得扭曲了,但那被木架夹住的头却丝毫不能动弹。

「哈哈哈……」胡炳看得兴起,也掉转枪口,涂满唐羚口水的阳具对准冰柔的脸,也是一泡热尿射了过去。

「啊……」冰柔惊慌地一张开嘴,那臭气腾腾的液体毫不客气地便流入她的口中。

可怜的姐妹俩,没有丝毫抵抗能力地被绑在那儿,听任着臭不可闻的尿液在她们的脸上乱喷着。两具美丽的肉体翘着屁股颤抖着,无助地任由得意的男人肆意地凌辱。

「老母狗,去把你女儿脸上的尿舔干净!」胡灿甩着鸡巴,让剩余的几滴尿都滴到红棉的脸上,转头对唐羚淫笑道。

「呜……」唐羚苦着脸,慢慢朝女儿身前爬过去,她肥大的屁股中间,两根分别插入她肛门和阴户的木棒,正隐隐地颤动着。

诺大的房间中,悲惨的谷家姐妹俩,一丝不挂的胴体在昏暗的灯光中显得更是美艳异常。踊跃而上的男人,正围住三个美丽性感的女人,疯狂地将他们兴奋的肉棒,抽插在女人下身迷人的肉洞里。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姐妹俩,无言地喘着气,忍受着新一轮的轮奸。而她们的母亲,一边被同时插着屁股和阴户,一边可怜地替两个女儿舔着脸上的水珠。

是尿液,也是汗水,和泪水。

「小棉,跟他们合作吧……妈妈受不了了……」唐羚看上去早已身心俱惫了。已经四十多岁的年纪,还像一只母狗一样整天忍受着轮奸和虐待,红棉从心中对母亲怀着深深的愧疚。

但她还是默默地摇一摇头。她深知让胡炳他们去劫毒品,将会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她绝不能答应,就当是为了几十名同仁的性命安全吧!

何况,母女三人都已经这样了,她难道还怕敌人对她做出更可怕的事情吗?

死,她已经豁出去了。再说就算她肯合作,这帮恶魔也不可能会放过她们三母女的。

红棉的心中剧烈地翻滚着,她知道她所做的牺牲,对她自己、对她最爱的母亲和姐姐,是多么大的伤害。

泪水滚滚地下,此时此刻的红棉,彷彿已经忘记了身体上的创伤,忘记了自己正被轮奸着的事实,她的心已经碎了。面对着母亲失望的神色,她愧疚地低下了头。

前面的路,看上去一片漆黑,就像生活在世界的末日一样。乳房上的鳄鱼夹子被取了下去,换而代之的是用力揉搓着她丰满乳肉的手掌。反正都已经让他们凌辱够了,红棉没有再挣扎。

胡炳却坐在一旁跟胡灿喝着红酒。

「你说这女警察会不会投降?」胡灿问。

「真想不到她的骨头这么硬。」胡炳摇了摇头,「再试试吧……不然的话,我只好跟哥伦比亚方面商量一下,把胡氏集团……唉……」

「让他们收购?」胡灿黯然道。

「不说这了,现在不管这个。要死也得先开心个够!」胡炳岔开话题。能同时玩到这么美艳的三母女,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补偿吧,不管他的麻烦大到什么程度。再说,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明天就是哥伦比亚毒贩最后通牒的日子。

「嘿嘿!今天是老母狗的生日,你看……」胡灿道。

「嗯……我一定要让这女警察投降!」胡炳狠狠说道,眼睛瞪着木架上那具赤裸美艳的胴体。

他只得到她的身体,他一定要得到她整个人!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