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红棉不知道自己现在还为什么总是无缘无故地不开心。刚刚又破获了一宗特大案件,亲手击毙了杀父仇人,应该是一件很令人鼓舞的事。

但红棉心中总有个阴影,很重的阴影。她不知道是什么,她只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这事还没有完,没有完。

夜里,算命先生那冥冥之中的话语,总是荡漾在她的心头。她的噩梦,已经做得越来越频繁了,这几天,她几乎一闭上眼睛,就总会有一些恐怖的东西浮现出来。

似乎是有什么预感,但又似乎不是。红棉只知道自己最近心情真的很沉抑,经常会无缘无故地打冷战。命中一场大劫?真的会有这种事?她的第六感,总是浮现起一些不良的预感,一些她想不到的奇怪感觉。

也许是最近太忙了吧,对龙哥的监视进一步夺走了她本来已经很少的睡眠时间。连续不断地耗费着脑力和体力,再坚强的人也会倒下吧。红棉怀疑自己生病了。

但当她收到录像带时,她突然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

带着强烈的不详预感,红棉将录像带放入录像机中。

「呜……」第一个镜头便是女人的哭声,很熟悉的声音。

妈妈!红棉神经顿时绷直起来。好多天没有回家了,妈妈出事了!

荧幕上出现的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卷曲着身体跪在地上。她双手被反捆在背后,一条皮鞭「啪」的一声打在她雪白的后背上。

红棉的脸刷的一下涨得通红。

是谁?是谁竟敢这样对待我妈?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电视上出现一个男人的声音:「谷队长!想知道这个女人会有什么下场,请往下看。我只是想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你是谁!谁!红棉心中大叫。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救命……」电视中的女人哭叫。

「你女儿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只是抓你也只是为了找她,明白么?」男人的声音说道,皮鞭又甩入荧幕中,结结实实地打在女人的屁股上。

「啊……」女人疼得大叫,屁股上绽现出一条红红的鞭痕。

为什么要找我?红棉脑中飞快地思索着。当了这么多年警察,抓过的坏人不计其数,其中有多少人想找她报仇,她可实在数不过来。

「想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男人的这句话……

红棉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刚刚缴获的巨额毒品……难道这帮人是这批毒品更大的买主?

「呵呵!」电视中的男人笑道,「这贱货听说以前还是个明星呢?不玩玩太可惜了,虽然老了点。」几个男人的声音哄笑起来。

不要!红棉捏紧拳头。你们敢?

「不要……」电视中的女人哭泣着。一个男人走进了屏幕中,蒙着脸,一丝不挂地出现了。

他的下身,粗壮而挺勃的阳具一晃一晃的,长在乱糟糟的阴毛堆中。

红棉粉脸飞红,慌忙闭上眼睛。好丑……那东西……长了这么大,头一次见到这种东西,她突然觉得有点紧张。

「啊……不要……放开我……」电视中女人疯狂地哭闹着。但换来的是几下清脆的巴掌声和男人的冷笑声。

混蛋!红棉愤怒地重重捶了一下沙发,她睁开眼时,正好见到那根丑陋的东西正在插入女人的身体。

「不要啊……」女人悲惨地哭着。

「谷队长……」画面外的男人又说话了,「欢迎参观令堂被强奸的美妙镜头。下面还有更有趣的东西,请慢慢观赏。」

王八蛋!红棉气得想一拳将电视机打个粉碎,但终于还是强行压下这非理性的冲动。

画面不停地在女人赤裸的胴体上移动着,从她趴在地面那满是泪花的脸,到那布满鞭痕的后背,再到那高高翘起着的圆滚臀部,最后停在被男人侵入的部位上。男人那根粗壮的家伙,正插在女人周围长着散乱乌黑绒毛的褐色的肉洞里。

恶心!红棉有阵想吐的感觉。这就是妈妈的阴户吗?红棉只觉胃里十分不舒服。

「呜……」电视中的女人又哭叫起来,她的脸被拉着抬了起来。红棉看到了另一根男人的阳具,正磨擦在母亲那被强行捏开的嘴唇旁。

「老贱人,你吹箫的本事应该不会差吧。表演一下给老子看……」男人将肉棒塞入她的口中,拍着她的脸,「不想皮给剥下来,就给我好好干!」

「呕……」红棉看着特写的丑物插入了母亲的口里,她一个箭步冲入卫生间,蹲在马桶旁吐了起来。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红棉一边干呕着,而事实上她并吐不出多少东西来,她一边飞快去思索着对策。

外面的电视中,女人的哭声越来越小,却越来越凄凉。红棉强抑着胸中的怒气,辛苦地作着呕吐的动作。

他们……他们如果就是毒贩,一定会要我交回那批货的。他们这帮亡命之徒……要是我不交,他们……他们一定会继续折磨妈妈的……

厅中又传来一声惨叫,红棉飞奔了出来。

电视中,女人仰卧在地面,双腿被可怜地高高吊起,一根胡萝卜正粗鲁地塞入她的肛门。

「救命……」女人颤声大哭。

「啪!」男人手里拿着一只鞋,鞋底重重地拍在女人那还在流出男人精液的阴户上。「啊!」

女人痛得大叫。鞋底灰尘扬起,女人红肿的阴户上留下一片灰色的鞋印。

这帮禽兽!红棉气得浑得战抖。

「谷小姐!」画面外的声音又说话了,「在我们拿回自己的东西之前,我们会一直这样招呼这个女人的。我的弟兄们应该很有兴趣虐待一个曾经当红的歌星的,哈哈!」

「混帐!」红棉大叫,猛的一下推翻了身旁的花台。清脆的玻璃声落地,精巧的花瓶带着刚刚插上的康乃馨跌了个粉碎。

「你可以不理,」男人的声音说道:「你看,你老娘好像被操得很过瘾的样子,好像不用你担心呢。哈哈!」可红棉看到的,只是妈妈遍布泪痕的脸和满身的伤痕。

她暴跳如雷,跌坐在沙发上面气喘不休。难道就让他们这么凌虐妈妈吗?不行!可难道真的把赃物交回去吗?我怎么能姑息养奸?我是堂堂一个警察队长!

电视中好像已换了背景,已经不是刚才的那个地方了。不过相同的是,放映的仍然是那个女人被轮奸的镜头。过气的女歌星唐羚,不断地被变换着捆绑的姿势,以供一个接一个的男人快乐地淫乐着。

「啊……啊……救我……女儿救我……」电视中女人悲惨的哭声充耳不绝,男人的肉棒,以及其它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相继粗暴地侵入女人隐私的蜜穴和肛门。皮鞭、皮带或者竹棒时不时抽打着女人无助的赤裸胴体。伤痕累累的女人除了流泪哭泣,只有听任着陌生的男人们疯狂地在她的身上发泄着兽欲。

红棉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痛苦地听着妈妈的哭声。男人还没有交代她怎么样交货,她只好忍着悲愤,继续听下去。

「我受不了啦!」红棉大叫。摆在沙发前面的茶几上的所有东西,都全给她扫倒在地板上。

我绝不会向罪犯妥协的!我发过誓,我这辈子就是要以扑灭罪行为己任,我是警察!

可是妈妈守寡守了那么多年,都是为了我!要……要不然,她早就可以找个阔佬再嫁一次的,她是个漂亮的歌星啊!现在她又因为我受到这样的凌辱,我该怎么救她?我该怎么救她?

红棉心乱如麻。难道,难道要做一个优秀的执法者,就必须牺牲自己的亲人吗?我能牺牲自己的母亲吗?

妈妈从小对我很严,我知道她是为我好。就算她打我打得再凶,我也知道那是因为我不乖,我淘气。要不是她约束得我这么严,我怎么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警察呢?

妈妈,你也希望女儿永远都做一名优秀的警察,做一个正义的执法者,是不是?

妈妈,你也不会希望女儿做一个懦弱的人,为了私人问题,而让罪恶的人继续作恶,是吗?

电视中,女人那可怜的眼神正对着镜头,好像正向罪犯求饶。

也好像在向女儿求救。

「救我啊,女儿!」女人终于哭着求了起来,在男人的指使下,开口了。

妈妈!红棉眼泪夺眶而出。

「女儿不会向罪恶低头的,但女儿一定会救您出来!」

红棉咬着牙,在心中暗暗说。

电话铃适时地响起,传来一把男人的声音。但男人却不知道,坚强的女警官已经作出了重要的决定。他说:「我们想知道那批货现在在哪儿?还有,我们需要你的协助。如果你不想看到你老娘被我们活活奸死,就先做好准备吧。」

「准备什么?」红棉冷静地说。

「你先拿几斤样品给我们。」对方用不容商量的语气说,「还有,替我们考虑好拿货的方法。」

胡炳认为自己已稳操胜券,提出的要求越来越多。

「这个不……」

「我会再联系你的!嘿嘿!你妈操起来可真过瘾啊!哈哈!」胡炳不待她说完,狂笑着挂断了电话。

男人的声音,带着阴森森的笑声消失了。电视中,只剩下女人凄惨的哭声和哀求声。男人们持续不断地玩弄着她女人的象征处,好像决意要把她玩死一样。

「女儿,救我……」她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红棉平静地关了电视机,把录像带取了出来,装入公文包中。她小心地洗了一把脸,补了一点妆,挺着胸膛走出门去。起码现在看上去,她仍然是那个神采奕奕的干练女刑警队长,没人知道她怀着沉重的心事。

那批赃物,要交给谁,她已经打定了主意。

她此行的目的地,是她顶头上司、那位栽培她信任她的警长的办公室。这是一位正气凛然、令人尊敬的警官,他一定能够帮助她的。

◆◆◆◆ ◆◆◆◆

「谷队长,样品拿到了吗?」第二天,电话声中男人问。

「OK!我现在想知道我母亲的安全。」冷静的女警察队长说。

「没问题!」胡炳阴阴笑道,「不过令堂大人正在给我插屁眼,声音可能有点异常。哈哈!」

混蛋!红棉强抑着怒火,听到电话机中的求救声:「女儿……啊啊啊……救我……救我……啊……啊……」

「不好意思,这女人太兴奋了。不过谷队长应该听得很清楚吧,她现在很安全,还很爽呢!」

胡炳桀笑道。

「你……你们先放开她。我什么时候能接她回来?」红棉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话。

「我们拿回货之后,会告诉你去哪里找她。」胡炳道,「现在请告诉我们货物被寄存在什么地方。」

「西冲警署的保管仓里,很快就会销毁了。」红棉顺口编道,「你们拿不到的,我劝你们回头是岸。」她打算先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

「少废话!」对方吼道,「马上告诉我那里的警卫布置情况!」

「这个我也不清楚……」红棉推托道。

「这个慢慢再说,现在带着样品和你的手机出门口,然后向右走50米。」

「你……你叫我一个人带着那么多的白粉出门?」红棉装作有点惊慌。

「少废话!十五分钟后给你电话。」对方砰的一声挂了电话。红棉深吸一口气,察看了一下挂在内衣襟上的窃听器,拖着重重的行李箱,走出门去。

「看到地上有一个纸袋没有?里面有一个手机,把它拣起来,然后把你自己的手机扔掉。」

十五分钟后,红棉接收到新的命令。

「现在,向前再走20米,有一个公巴站。你走过去。」绑匪一步步下令。

「他妈的!」躲在红棉家附近的汽车里的警长聚精会神地从无线接收器接收着最新的消息。

现在,红棉正在384路公巴上,不知道目的地是哪儿。

「通知弟兄们,分配人手,注意384路公巴沿途各站的动态!」警长调兵遣将。

但七个站之后,红棉下车了。她走到马路的对面,坐上相反方向的另一辆384路公巴。

「这帮家伙跟我们玩躲猫猫?」警长骂道。他那已去掉警车标识的警车,小心地跟在红棉的后面。

公巴又从红棉家门口经过,又过了两个站,红棉下车了。现在,她必须按指示搭上一辆的士。

「马上查这架TAXI的车主资料!」警长聪明地好像领悟到什么,立即吩咐他的手下。

「去火车站!」这是从窃听器中听到的红棉对的士司机的话。

火车站很快布满了便衣警察。

但到火车站之后,红棉却一转身,又上了另一架的士,这次是去机场。

机场又很快地,也布满了便衣警察。

「不管是不是真的,一切小心为上。」警长谨慎地对他的下属说。新的TAXI司机资料也很快查到,并无可疑。

机场远在30公里外的郊区,警长的车远远地跟在TAXI的后面,在去机场的高速公路上飞奔着。他不敢靠得太近,怕左近有匪徒在观察,也不能离得太远,无线的窃听器会接收不到。

但机场仍然不是目的地,红棉在机场又上了一辆回城的中巴。

从早晨转到下午,眼看已近黄昏。红棉绕着城市东西南北已转了几圈了,她强抑着怒火,沉声质问匪徒究竟玩够了没有。

但答案只是叫她立即下车,坐上另一台TAXI。

警长也十分光火,因为此时,他的司机报告说,一天中跑了这么多路,他的车汽油就用光了,必须马上找地方加油。

现在所处的是一条僻静的郊外公路,警长十分清楚危险的所在。但现在他的车必须停下来一会儿,因为谁都知道一辆没有汽油的汽车是跑不动的。

红棉也清楚危险的所在,但现实不容她想得太多。歹徒命令她搭上另一台的士,僻静的公路上,很难得才迎面来了一台空的TAXI,怎么能不上?

红棉拖着笨重的行李箱上了TAXI,疲倦在倚在汽车后座的沙发上,然后她马上就发现了这是一辆贼车。

她闻到芬芳的气味,于是她的头脑开始晕眩。她看到司机的嘴角露出了狡狯的笑容。

「停车!」红棉喝道。连日的奔波,已经使她的身心极度疲劳,但久经考验的女刑警队长还是马上作出了反应。

她从后座扑上前去,手臂勒住司机的脖子,喝道:「马上停车,我不想勒死你!」手臂暗暗运力,她必须让司机感受到她的威胁。

但司机却似乎豁了出去,尽管他的舌头已经因为呼吸困难而长长吐出,但仍然坚韧地操纵着方向盘,没有一点停车的意思。

他知道,这个女人即使强悍,但车厢中的迷药也不是闹着玩的,这可是胡氏药业精心配制的秘方,已经不知道让多少美貌佳丽失身在这个车厢里。

现在,斗的是耐心。他让自己相信,没有一个人,敢让自己坐在一辆没有司机却正在狂奔着的汽车里的。他继续踩着油门,加速起来。

他努力忍受着难以呼吸的痛苦,等待着女人昏迷过去。

汽车循着不规则的曲线,以每小时六十公里的速度飞奔着。

「我叫你停车……」红棉头上冒上阵阵冷汗,她快支持不住了。全身的力气正在一点点地消失,头脑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她深知落入敌手的后果,彷彿间,她又似乎听到算命先生的话:「万劫不复,万劫不复啊……」

她把全身的力气聚集到手臂上面,她宁可选择与对方同归于尽!

但,司机的脸上露出的微笑,他脖子上的压力,正在明显地迅速减退。

突然,颈上猛的一紧,令他几乎当场昏厥过去,手上的方向盘一松,朝向路边的山坡猛冲而去。

「完了!」他脑中绝望地闪过死亡的恐惧,使尽全力地打着方向盘。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女子,在最后关头竟然还有这样的力气和勇气。他长长的舌头吐了出来,脑中一阵昏厥,山坡就在眼前,十米、八米……

眼看就要撞到了,司机使尽全力,转着几乎已经无法控制的方向盘。

就在最惊险的那一刻,颈上的压力在一瞬间松脱了,身后的女人终于支持不住,昏厥过去。

就在红棉昏厥过去之前的一秒钟,她脑中又浮现起一个人的影子,正是指手划脚地作着不详的预言:「万劫不复……万劫不复……」

汽车在重新得到控制的一秒内,在公路上弯了一个极其夸张的曲线,重新找回了重心。而红棉,在这一猛烈的摇摆中,倒到了后座的沙发上。

汽车沿着正轨,飞驰而去。

警长眼睁睁地看着前面车辆的特技表演,绝望地看着TAXI从他的身旁擦过,但汽油还没有加好。TAXI里面,他看到女刑警队长歪着头倚在车窗旁。

出事了!但等他的警车拧紧油箱嘴、司机跳上司机座、开锁、发动引擎、启动、掉转车头、加速、再加速……之后,警长发现他早已失去了他最得力的手下的踪迹。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