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明晚不能再在青苔码头上货了!」胡炳对着电话大声吼着。

「不行了!我们这边出事了!是,是是是!你们的船停哪儿我没法管,可以明晚绝对不可以交货了!」胡炳满头大汗。

「你们随便找个安全的地方把货藏好再说吧!怎么交货再说啦!」胡炳气喘吁吁地挂上电话,转过身过,恶狠狠地看着被五花大绑捆在柱子上的女人。

冰柔还在昏迷中没有醒来。

她中弹的小腿,被纱布包扎得严严实实,已经止血了。她丰满的胸前,被磨破的上衣和胸罩仍然穿在她的身上,暴露在空气中的乳峰被沙土沾得脏兮兮的,几滴鲜红的血珠儿,从两只可爱的乳头上缓缓渗出。

「阿灿怎么样了?」胡炳气呼呼地盯着冰柔。

「还在抢救。」手下答。

「把这娘们泼醒!」胡炳怒哼道。

「哗!」一盆冷水泼到冰柔的脸上,沾湿了她的身体。沾到胸尖那磨破的皮肤上,一阵急切的热痛。

「你们干什么?」从昏迷中醒来的冰柔立刻发现了自己狼狈的处境,壮着嗓子大声喝道。

「干什么?」胡炳拍拍她的脸,这被缚女郎胸前被水打湿的衣服紧紧贴着皮肤,丰满的乳房轮廓现在已经一览无遗了。胡炳咋了咋舌,喝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破坏我的生意?」

「我是血红棉,是来跟你们合作的,你们这样是什么意思?」冰柔明白自己现在身处绝境,这帮人连几十亿的白粉生意都敢做,杀个把人只怕没什么干不出的。当下只好豁了出去,希望找到一线生机。

「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你打电话给谁了?为什么问谷青松的事?别告诉我血红棉原来是个卧底警察啊。」胡炳用食指托起冰柔的下巴,仔细端详着她的脸。

漂亮的脸蛋在受制之下仍然流露着不可侵犯的威严,真是个可爱的美人。

「开什么玩笑?我血红棉在黑道混了十几年!怎么可能是警察!」妹妹才是警察,但这当然不可以泄露出来。

「我看你是不会招的了。」胡炳嘿嘿冷笑,手掌慢慢下移,摸到冰柔胸前,握那她那对健硕的丰乳。

「别这样,放开我!」冰柔马上意识到他要干什么了。自己这付惹火的身材去到哪儿都牢牢地吸引男人们的眼球,冰柔总是报之以轻蔑的冷笑。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有朝一日会落入别人的手里,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

「会放开你的!」胡炳冷笑道。双手在冰柔的胸前捏了一捏,突然从衣服的破洞中伸了进去,将那个原本只有半个拳头大的洞撕了开来,使冰柔整对完整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之中。

「不要!」冰柔脸上大红,奋力地挣扎了一下,但双手被捆在背后紧贴着柱子,连一对脚踝都被紧紧地捆在一起,却是动不了分毫。

胡炳冷冷一笑,从冰柔胸前撕下一块破布,沾沾她身上的水珠,轻轻替冰柔拭去沾在她乳尖的尘土。

「啊……」还在流血的乳尖传来又一阵的疼痛,冰柔咬着牙忍住。

「嗯,这样漂亮多了。」胡炳笑笑着,欣赏着冰柔极其丰满的雪白乳肉。虽然上面还残留有少许的血珠,但看上去,已经是光洁漂亮了很多了。

「怎么样?这娘的胸怎么样?」胡炳得意地招呼着他的手下来欣赏这美丽的猎物。

「好大……」有人往喉中吞着口水,赞叹着。冰柔脸上更红了。

「嘀嘀嘀……」电话铃响了。

「什么?度过危险期?OK!」接到的是胡灿已经抢救成功的消息,胡炳心情十分不错。

现在,是好好教训这臭婆娘的时候了。

「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胡炳走回到冰柔的身边。

「大家静一静!」他举了一下双手,大声道,「兄弟们说,应该怎么样处置这个大奶子娘们?」

故意把「大奶子」两个字说得重了几分。

「操她!轮了!」房间里十几名手下嘻嘻哈哈地起哄。这个女人不仅长得漂亮,身材也真是棒,大家都期待着好好地玩弄。

冰柔涨红着脸,无助地挣扎着。难道要被这些人强奸吗?她心中一阵悲痛。

「怎么玩好呢?」胡炳似乎也不想再逼问冰柔的来历了,他一只手摸着冰柔左边的乳房,食指和拇指轻轻捻住那只受伤的乳头,弹了一弹。这对大奶子真是太棒了,似乎比自己的姐姐蛇信夫人还棒!看来,自己很快又会拥有第二个巨乳奴隶了。胡炳得意地筹划着。

「呜……求求你,不要这样。」冰柔压低声音,对胡炳道。当前的形势,自己不可避免地要被凌辱,她只求对方不要太过分。

「求我什么?大声点!」胡炳嘻嘻地大声说。

「你……你要玩,叫他们先出去好不好?」冰柔的声音因害羞,变得如此的渺不可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玩弄乳房,等一下还不知道要玩弄到什么地方,冰柔只想一想就几乎要昏厥过去。

「害羞啊?」胡炳大声道,「我偏要在弟兄们面前剥光你的衣服,狠狠地操破你的骚穴!叫你知道跟我作对的后果!弟兄们,好不好?」

「好哇!」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这帮人已经替胡炳卖了很多年命了,是胡炳黑道上的手下,玩弄个把女人对他们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尤其是玩弄这么一个身材超劲的黑道大姐,真是太令人兴奋了。

「嘿嘿!」胡炳冷冷地笑着,欣赏着冰柔那已经颇为慌张的神情,从口袋里摸出一捆粉红色的棉线。

「不要怕,一开始是会紧张一点,慢慢就会习惯了。」胡炳笑笑地道,好像在教导小学生一样。将那根细细的棉线拿到冰柔的胸前比照一下,在她的一只乳头上缠绕起来。

「你干什么?不要这样!」冰柔大叫道,「我……我招了……我招了。其实是我记者,专暴黑帮内幕的记者……」

「是吗?」胡炳不理会冰柔的喊叫,棉线紧紧地扎紧她的一只乳头,又去扎另一只。

「别这样……我……我只是……呀……」冰柔有点慌乱了。两只受伤的乳头本来已经在隐隐生疼,现在被这样细的棉线扎紧,顿时感觉血流不畅。围在四周的男人们那一双双流露着兽性的眼光,都贪婪地盯着自己骄傲的丰乳上,冰柔感到十分的局促不安,羞耻的感觉从足底一直笼罩到发梢。

「美不美?」胡炳将棉线牵在手里,轻轻扯了一扯,从衣服的破洞中露出的两只鼓鼓的球状乳肉,被向前扯出,前端形成一个圆锥体。

「哈哈哈哈……」众人有趣地大笑。

「啊……」冰柔不禁大声惨叫出来。中弹后失血的身体本来就已经颇为虚弱,这下顿时疼得面色青白。

「这样就受不了啊?那等一下这么多人一起玩你,你怎么能应付呢?」胡炳笑道,「在正式玩你之前,我要谢谢血红棉小姐。你帮我抢了陆豪的那批货,替我省下了一亿元。真是谢谢啦!」胡炳得意地一下下拉扯着手里的棉线,还不忘嘲弄嘲弄这到手的美肉。

「呀……」冰柔疼得头发乱摇,硕大的乳房随着棉线的伸缩,一弹一收。

当被拉绷的棉线突然松开的时候,被弹回自己身体的乳房,震得上下左右突突乱跳,雪白的乳肉眩目地在男人们的面前,不由自主地展示着它良好的弹性。

「真的很棒的奶子!」胡炳不由赞道。一手又拉紧棉线,另一手轻轻捏着冰柔那被绷紧着的乳肉,向他的手下展示着玩弄这巨乳的效果。

冰柔轻咬银牙,面前这一张张猥亵的面孔,既可憎又可怕。难道这些丑恶的家伙都将用他们最肮脏的东西,来侵犯自己洁白的身体吗?冰柔一想到这里,不由汗毛直竖。

正如冰柔讨厌的那样,原本稀稀拉拉站在房间里的男人们,渐渐围了上来。

包围圈越缩越小,最前面的人已经差不多跟冰柔零距离接触了,几只好色的手掌当然也就不客气地摸上了冰柔那对正被虐待着的巨乳。

「感觉怎么样?」胡炳不忘调侃一下被辱的女郎,「你的大奶子还是第一次让这么多人公开欣赏吧?这儿生得这么漂亮,不就是为了让男人玩得更开心吗?哈哈!」

「别这样……」冰柔发觉自己还是第一次如此低声下气地说话,但形势令她实在高傲不起来。

自己雪白而丰硕的乳房上,男人的手掌肆无忌惮地揉捏着,冰柔红着脸痛苦地闭上眼睛。

但这当然还不是尽头,那些手掌似乎是嫌还穿在身上的上衣碍事了,从胸前的破洞开始,向外拉扯着。残破的衣服不久就基本变成破布了,稀稀拉拉地挂在身上,前端已经被磨烂的胸罩也被拉断,丢到了地上。

冰柔现在更狼狈了,除了被绑在身后的两条袖子大体上还完好之外,她的上衣基本上已经是赤裸的了。那些还挂在身上的破烂的布条,除了更陪衬出女人现在悲惨的遭遇之外,已经完全起不了任何遮体的作用。

胡炳仍然不时地牵扯着手里的棉线,跟那些兴奋的手掌们一起,操纵着冰柔胸前那对傲人的巨乳形状的变化。

「放手!」冰柔满腔的羞愤无从发泄,无力地作着徒劳的抗议。在身体羞耻的颤抖中,小腿上中弹的伤口似乎又流血了,虚弱的身体彷彿在大海的波涛中翻腾着,干涩的嘴唇在反覆的折腾中渐渐失去了血色。

胡炳笑笑地把手里的棉线交给身边一名手下,燥动的双手也加入到玩弄冰柔身体的手掌们当中。从那令人垂涎三尺的丰乳,下移到结实却纤细的腰部,最后摸到她肥大的臀部。

「这么大的屁股,一定好生养!」胡炳若有所思地道。

「喔……」冰柔轻轻地扭动着身体,但身体被结结实实地捆紧在柱子上,却是难以动弹。

「想不想看这娘们白白的大屁股?哈哈!」胡炳抓着冰柔臀部结实的臀丘,捏了捏。

「哈哈哈!」众人哈哈大笑,当即就有人开始去解冰柔脚上的绳子。

「小心一点,这娘们功夫不错的。」胡炳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嚓嚓嚓」地空剪几下,提醒道。

冰柔拚命地挣扎着身子,眼睛恐惧地看着那一寸寸逼近的剪刀。下半身就要露出来了,冰柔心中一阵悲痛。

冰凉的金属边沿触碰到了腰部赤裸的肌肤,探入了长裤里面。

「卡嚓!」黑色的紧身长裤被剪开了一个口子。

「嘶……」强壮的手臂捉住了口子两边,用力一撕,裤管沿着从缺口处被长长地撕开,直至膝部。被撕开的黑布垂了下来,冰柔那穿着浅蓝色三角内裤的半边屁股,顿时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不要!」进一步露出隐秘位置的女郎失声惊叫,使劲摇晃着身体。但是,除了让那对上下飞跳着的巨乳更加诱发起男人们兽欲之外,一点用处也没有。

上身的绳子被解了下来,脱离了紧紧贴了好久的柱子。但没等冰柔酸麻的手臂活动开,粗糙的麻绳又开始在她的上身缠绕起来。紧接着,捆住她双腿的绳子也被解了下来,残破的紧身长裤被剥离身体,进行着重新的捆绑。

十几只强壮的手臂紧紧地按住身体,虚弱的冰柔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她微弱地挣扎着,但一切都是如此的无济于事。

现在,冰柔双手反绑着被按跪在地上,她极其丰满的乳房现在更加突出了,绳索一圈圈地缠绕在乳房的根部,连住捆绑着双手的绳子,将冰柔胸部那两只半球状的乳肉扎得拚命向外鼓出,雪白的乳肉因为血流不畅,已经鼓成紫红色的两个肉球。连在乳头上的棉线轻轻一扯,鼓涨的乳肉夸张地向前拉出,伴随着冰柔的惨叫声,长长地牵引着丰厚的乳肉,在前端形成尖锐的尖角,苍白地颤抖着。

乳头彷彿就要从身体被拉断一样,冰柔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失声在惨叫着。跪在地上的膝盖,已经忘却了小腿失血的痛楚,随着棉线继续的前拉,不由自主地一步步向前艰难地挪动着。

骄傲地黑帮大姐头,现在身上只穿着一条淡蓝色的三角裤,在一帮淫欲高涨的男人包围中,轻摇着肥大的屁股,被扎在两只乳头上的的棉线的牵引下,挺着傲人的胸脯,在地上可怜地跪着爬行。她腰上那朵鲜艳醒目的红棉花,彷彿正在屈辱地颤抖着。

「你到底要怎么样?」冰柔羞愤得几乎要昏了过去,声嘶力竭地叫道。

「不怎么样……我要你做我的私人性奴隶!哈哈!」胡炳兴奋地欣赏着冰柔的巨乳,得意地又扯了扯棉线。如此美丽的丰乳真是太令人着迷了,好好玩弄起来,肯定会比那个大奶子蛇信夫人更强。现在,他要彻底打击这漂亮女郎的自尊心。

「你……你……你变态……」冰柔气得直发抖,但奶头上的剧痛,迫使她只好继续着这耻辱地爬行。

四周,已经有迫不及待的肉棒掏出来了,对着她赤裸的身体,做着令人羞愤欲绝的猥亵动作。

「啪!」一条皮带抽在她光滑的臀丘上,男人喝道,「爬快一点,贱婊!」

「啊……」冰柔狼狈地惨叫着,但却只能加紧向前爬动的步伐。

「这么动人的场景,可不是经常能够上演的,应该多叫些人进来观赏观赏才行。」胡炳突然阴阴笑着。要将一个冰山美女变成淫贱的奴隶,必须先让她彻底地放弃多余的自尊,他有了新鲜的想法。

「混蛋!」冰柔无法想像他会对她干出什么事来,精神上坚定的支柱正在慢慢溶化,她绝望地怒喝着。

但胡炳只是笑笑地看着她,好像已经胸有成竹似的,眼光在冰柔光洁的胴体上滑溜溜地移动着,冰柔不禁心中有点发毛。

棉线仍然在向前轻扯,冰柔心中再不情愿,也只能羞耻地摇着屁股向前挪动着。紧束着上身的绳子,已经勒着她胸口发闷,悲惨的一对巨乳,仍然被虐待着等待更为悲惨的命运。

房门开了,两名五花大绑着的男人被推了进来。是阿强和阿刚!

「柔……柔姐!」阿强和阿刚难以相信眼前看到的场面,一向果断冷静、本领高强的美丽女头儿,竟然会被这样屈辱地虐待着。

平日里高傲不可侵犯的脸孔,现在脸色苍白,狼狈不堪,隐藏在凌乱的头发中,似乎成了一个笑柄。

尤其是那向往已久的一对巨乳,现在……现在……

阿强目不转睛地盯着冰柔的胸前,一线鼻血,不知不觉从鼻孔中缓缓流出。

「怎么样?你们的大姐头现在的样子美不美?」胡炳得意地对着阿强和阿刚大笑,「像不像一只等着挨操的母狗?哈哈!」

「柔姐……」阿刚身体剧烈地颤抖着,他已经出离愤怒了,「混蛋!你们这批王八蛋!快放了柔姐!柔姐……」他双眼血红,几乎就要哭了出来。

「放?我还没玩够呢!」胡炳示威似地又猛扯一下棉线,扯动着冰柔蹒跚地前进。

冰柔羞怒地颤抖着,恨不得地下有个洞穴可以钻进去。她在自己这帮兄弟们中多年建立起来的威严,在这一刹那间全然崩溃了。

「不要叫他们进来……」冰柔羞耻地大叫着,身体不停地打着哆嗦。

「哈哈哈……」四周的男人们得意地大笑着,有人干脆将手伸到冰柔的内裤里面,拉一拉松紧带,「噗」的一声弹回,内裤重新松垮地搭在身上,可女人的身体又是一阵剧烈地颤抖。

「剥光她啦!剥光!」众人哈哈大笑着起哄。

「不要……」冰柔徒劳地挣扎着,忍了很久的泪水,在这一刻滚滚流下。她企图在昔日的手下面前表现她的坚强,但此刻,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悲怆了。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