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胡炳翘着腿,在办公室里接听着电话。在他怀里,穿着性感的中年艳妇,正爱不释手地把玩着一只镶着宝石的绿翡翠手镯。

「阿龙,接货的事准备好了吧?这次我看你得出动全部的弟兄了,几十亿的货……」胡炳道。

中年艳妇在他的怀里撒着娇,娇声道:「阿炳……这批货够你吃十辈子了,到时候可别忘了给我的那座别墅哦……」一对巨乳在胡炳的胸前磨来擦去。

「别吵,通电话呢!」胡炳伸手在她丰满的奶子上抓了一把,继续道,「对对对,好,多派几辆货车好,警察不容易发现……好的,好的,我知道你行的,别让我失望!」

「阿炳你也别让我失望哦,那幢别墅……」中年艳妇手掌摸到胡灿的裤裆里。

「别吵!」胡炳用力拍了一下女人手,对着电话道,「是的,哥伦比亚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没问题……什么?喔……喔,血红棉要加入?可不可靠?」听到有人要加入,胡炳坐直起身来。

「真的可靠?我知道血红棉,不过她的底细我们都不清楚……喔?她一会儿要去你厂里?」

「什么血红棉?名字这么怪!」女人搂着胡炳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别闹!」胡炳笑笑地拍了拍女人的手,对电话那边道,「总之一定要确认她是真的有诚意,知道吗?我知道这批货我们一时也不太吃得下,但要是出了什么漏子,可不是闹着玩的……她真能吃下那么多?也好,不过你一定要小心,暂时多少还得防着点!嗯,嗯……知道就好!那就先这样啦……」要不是这批货实在太大,他一时拿不出几十亿来付货款,他可真不想在这紧要关头让不熟悉的人加入。

「那个血红棉是什么人嘛?真能帮我们手?」女人已经解开了胡炳的上衣,温润的舌尖轻轻舔着胡炳的胸前。

「唔……」胡炳挂上电话,舒服地闭上眼睛,「就是上次跟你说过的那个女人啦,身上纹着一朵红棉花,听说行事很隐蔽的,阿龙跟她合作过好几次了。」

「哦?她真有那个能耐,帮我们吃下三分之一的货?」女人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舌尖一边往下舔着,解开了胡炳的裤带,慢慢将头埋了进去。

「噢……」胡炳兴奋地哼出声来,「血红棉、血红棉……」他嘴里叨念着,想像着那会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几十亿的货啊!女人脑中彷彿已经看到了那幢依山临海、价值近亿的豪宅已经到了自己面前了。

◆◆◆◆ ◆◆◆◆

冰柔带着阿强,来到龙哥的工厂。留下阿刚守在门外,带了阿强进去。

「柔姐,还真准时哦!」龙哥咬着雪茄,呵呵地笑着。

「那当然,赚钱的大生意,哪能不准时。」冰柔一脸冷冰冰地道。

好在龙哥早已见惯了她这付嘴脸,见怪不怪,仍然嘻嘻哈哈地:「柔姐今天看起来,身材更棒哦!」

冰柔今天穿了一件束腰的圆领长袖衬衫,和一件紧身黑色长裤,她玲珑曲折的婀娜身段,被衬托着更为突出。尤其是鼓鼓突出的胸前,似乎要将钮扣绷断一样,将衣服撑起一座高耸的小山峰。

「我是来谈生意的。」冰柔仍然不假辞色,在椅子上坐下。阿强叉手立在她的旁边。

「当然当然,柔姐能吃得下那么多货,也算得上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这就到里面谈如何?」

龙哥一脸淫笑。

「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谈?」冰柔瞪眼道。

「这里人杂,办公室里好说话。」龙哥眯眯笑道。确实,厅里离工厂的车间不远,机器声轰鸣之余,还有浓烈的塑料味扑鼻而来。

「嗯!」冰柔站了起来。

「柔姐这边请!」龙哥摆出一个十分绅士的姿势指引着方向,「来人,上壶好茶,好好招待这位大哥!」

冰柔一听,驻足不前。她带阿强进来,原因之一就是想要避免给这龙哥吃豆腐,现在龙哥居然要跟她在办公室里单独面谈!

「呵呵,不是我信不过你的弟兄,柔姐。只是谈这种生意,小心点好!」龙哥陪着笑,但脸上的神色却是不容置疑。

「嗯!那你就在这等我!」冰柔也知龙哥说的有理,只好对阿强道。反正已经给他非礼过一次,没什么好怕的。于是提步走了进去。

「好了,现在进入正题。」一坐定,龙哥立刻道,「这次的货,柔姐你能吃下多少,尽管开口。」

「这次的货够多吗?」冰柔一听,马上意识到这批货的数量肯定不会少。

「放心。」龙哥道。

「我起码要一百公斤!海洛因!」冰柔沉吟了一会,来个狮子大开口。

「起码?我想知道最多你能要多少?」龙哥笑道,「老实跟你说,明天这批货太大,我们不太吃得下。」

「一百公斤都赚少?」冰柔背上开始冒冷汗,「那你希望我能吃多少?」

「这个嘛……」龙哥眯着眼,不停地往冰柔身上乱瞄,道,「那得看你有多少现钱。对方是哥伦比亚的大毒枭,半个月内就必须交上全部货款。订金方面,我们已经交了十亿了……」

「十亿!」冰柔脱口而出,心中砰砰直跳,光订金就十亿!

「呵呵……」龙哥干脆将脚翘到桌子上,眯着眼盯着冰柔的胸部。

「老实说……」冰柔吸了一口气,道,「哥伦比亚的大毒枭,我怕不太惹得起。我想退出!」

「开什么玩笑!」龙哥跳了起来,「现在才说退出?想耍我?」

「不敢!」冰柔纹丝不动,冷冷道,「明天就要交货了,可是我连这批货有多少、对方是谁、在哪里交货、我该怎么样提货分成这些问题统统不知道。你叫我怎么放得下心去下这个血本?」

「那你要怎么样?」龙哥又坐了下来,「你知道这是杀头的生意,第一次跟你合作,我们不能不防着点。」

「我出得了血本,我也不想有什么差错!明天交货的时候,我要亲自去!你们不放心我,我也不是太放心你们!要么一拍两散,要么,必须让我参加!」冰柔说话的口气也十分强硬。

「嗯!」龙哥略一沉吟,脸上微微一笑,走到冰柔身旁坐下,笑道,「看来是我们的关系还不够亲密,再亲密一点就好了……」手臂老实不客气地搭到冰柔的肩上。

冰柔白了他一眼,在这节骨眼上,不好发作,忍着气道:「我们现在是在谈生意……」

「是在谈生意……」龙哥笑得十分淫邪,「不过是亲密一点,容易谈得拢嘛……」不安份的手掌在冰柔光滑的肩头上摸捏着。

「那你到底意思怎么样?」看到他一付淫相,冰柔心内窝火,但只要能套出他明天的交货时间和地点,牺牲一点色相是预料中事。现在,还是必须取得他的充分信任。

听到冰柔的口气有点软下来,龙哥心中大乐,手掌顺着她的颈间慢慢摸下,抵达冰柔胸前高高耸起的小山峰。

「你急什么嘛!」冰柔诈作有点陶醉的样子,「做成了这大生意,想干什么都不迟!」

「可是我猴急嘛!一见到你,我就欲火焚身啊!」龙哥说话索性不再遮掩,竟牵着冰柔的一只手,摸到自己的裤裆里。

那儿已经是硬绑绑的了!冰柔一股无名之火直窜脑门,童年时候的阴影,再一次涌了上来。

她下意识地重重一捏,心中一震,连忙松手。

「哇呀!柔姐,你想要我的老命啊!」龙哥故意大声怪叫。

「谁叫你色成这样!」冰柔娇嗔道。

「哈哈,原来柔姐也喜欢这样玩?」龙哥一认为冰柔是在跟他打情骂俏,马上兴意大盛。一把搂住冰柔的纤腰,一只手迅速解开冰柔上衣最上面两个钮扣,毛茸茸的一只大手立刻伸入冰柔的内衣里面,一把抓住一只丰满的乳房。

「谈完生意再玩吧……」冰柔不好挣扎,软语道。心道无论如何都忍过这一关再说。

「这样也可以谈啊……」龙哥用力揉搓着冰柔富有弹性的乳房,如今美食在口,如何肯放?

「那明天怎么交货?」见龙哥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丰乳上,冰柔不失时机地问。

「晚上十一点半,青苔码头接货。那儿偏僻,警察也一般不会去哪儿的。到时候我整帮兄弟都要出动的。你也带你的弟兄们去哪儿会合吧。」见冰柔已经表现出充分的「诚意」,龙哥也觉得这次的合作应该没什么阻碍了,于是也就不再隐瞒。而且,这块唾涎已久的可口美肉,眼看就要到手了,他可也不想随便惹恼面前这个巨乳美人。

「青苔码头?那儿不是已经荒废很久不用了吗?亏你们想得出来。」冰柔笑道。心中暗暗窃喜,打算着如何尽快将消息通知妹妹。

「那你到底要多少货呢?!」龙哥一边问着,一边放肆地解着冰柔上衣的钮扣。那只正在玩弄着冰柔乳房的手一直舍不得放开,另一只手解完钮扣,立刻将冰柔的胸罩推到她两只巨大的乳房上面,一把握住另一只乳房。

「不要了,羞死人……」冰柔那对一直引以为傲的丰乳,现在暴露在这个杀父仇人的眼前,任由其玩弄着。

龙哥微微笑着,手掌粗鲁地揉搓着冰柔那对雪白而丰硕的乳房。如此完美的乳房,他还是第一次玩到,不由欲火大升,裤裆里早已高高地鼓了起来。情不自禁之际,埋下头去,一口将一颗乳头含到嘴里,兴奋地吮吸起来。

「啊……不要……」冰柔打了个寒战,一鼓冷意从脚心处一路上升到脑门,身子好似有点轻飘飘的。最要命是自己那紧紧夹着的双腿间,一股奇异的痒痒的感觉正在慢慢漫延开来,冰柔自己清楚地感觉到自己那儿已经有点湿润了。

「柔姐好像真的很少碰男人哦……别告诉我你还是处女啊!」龙哥发现了冰柔脸上绽开的红霞,征服这个女人的欲望更是无比高涨。他更起劲地蹂躏着冰柔胸前雪白的双峰,舌尖从一只乳头的峰顶通过山坡直到山谷,再慢慢爬上另一座雪白光滑的高峰,围绕着乳尖的周围尽情地抚弄着。

「呀……」冰柔不由轻轻发出一声呻吟。

「很舒服吧,柔姐!」龙哥咧着嘴笑。

「哦……」冰柔轻哼一声,突然坐直起身来,红着脸道,「我……我去一下洗手间……」挣脱了龙哥的怀抱,拿着自己的手袋急步冲入洗手间。

「这娘们下面一定是湿透了……看来她真的没怎么碰过男人,这次我发达啦!」龙哥舔着自己的嘴唇想。转身打开背后一个小柜子,里面是一台小小的监视器。平时这是用来监视洗手间里自己那些手下藏毒分赃情况的,因为分赃时经常需要隔开不同人员,这个宽敞的洗手间其实是另一个隐蔽的货仓。

但现在,这监视器可以用来偷窥。一想到马上就可以看到美貌的黑帮大姐头如厕的镜头,龙哥兴奋得直打哆嗦。

「是妹妹吗?」冰柔一锁好门,马上摸出手机,拨通红棉的电话。

「明晚十一点半,青苔码头……对,不说那么多了,BYE!」

冰柔说完,轻抚了一下自己紧张的心窝,理了理头发,洗了一把脸,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打开洗手间的门。

一踏出洗手间的门,冰柔马上发现几把乌黑的枪筒,对准她的脑门。龙哥阴着脸,叉着手让在四名拿着枪的手下后面,愤怒地看着她。

「干什么?」冰柔不动声色,冷静地说。

「你真行,血红棉!原来是想出卖我们?拿下!」龙哥彷彿一个被欺骗了感情的小男生,红着眼吼道。

两名手下一把拉住冰柔的双肩,死死按住。

「开什么玩笑!」冰柔叫道。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暴露了,她急速地思索着对策。

她的身子被按紧在一张椅子上,龙哥阴着脸站在面前,喝道:「你刚刚通知了谁?说!」

「我通知了我的手下而已,叫他们早做准备……」冰柔编着慌话,被按在背后的手悄悄摸进手袋里,按住了快速拨号的按键,拨通了预先设置好的号码。

「想骗我?」龙哥一记耳光狠狠扇在冰柔的脸上,热辣辣地生疼。

「喂!我是来跟你合作的,你这样什么意思!」冰柔瞪着凤眼,喝道。

「什么意思?你……」突然外面乱成一片,龙哥转身揭开窗帘,只见一名男人驾着一辆摩托车呼啸而入,背着一把机关枪四处扫射。到了阿强面前,从袋里丢了一把枪给阿强。

阿刚到了!冰柔心中一喜,趁着龙哥和他几名手下有点分神之际,身体往下一闪,一腿扫倒一名手下,在地上一滚,滚到一张办公桌后面,飞速从靴子里摸出一把小手枪,向外开了一枪。

「哒哒哒哒……」办公室里几把手枪往冰柔的方向猛射,顿时木屑飞扬,桌上的东西被射得四处乱窜。只是顾忌冰柔手中有枪,龙哥他们倒也不敢逼近,一个个分别伏好,只是对着冰柔藏身的桌子四周乱开枪。

「柔姐你没事吧?」阿刚在外面呼喊。

「没事!你们搞定外面。」冰柔叫道。顿时好几枚子弹同时又向她这边呼啸而来。冰柔不敢大意,小心地藏好自己的身体,注意着对方的动静。

外面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知战状如何。这边龙哥他们似乎也有点藏不住了,冰柔听到在轻微的脚步声正悄悄逼近。

拼了!

冰柔生死一线,咬一咬牙,突然探出头来,「呯呯」两声,两名手下应声而倒。紧接着房间里枪声又是大作,震耳欲聋,冰柔已经又重新伏好身了。

「他妈的!」听得龙哥大吼着。

房里现在除了龙哥和自己,应该还有两个人。冰柔定住身子,透过从窗口射入的阳光,看到背后的墙壁上,有个影子正伏着身子慢慢爬过来,看样子是打算从背后袭击她。

冰柔屏住了气,左手紧握着手枪,右手从旁边摸到一个从桌子上跌下的文件夹,突然猛地向后一抛,身子立刻向相反方向一滚,「砰」的一声,一枪打倒伏在椅子后面的另一名手下。随即掉转枪口,对准那个逼近的黑影开了一枪。

那个家伙刚刚被文件夹分了神,还没回过头来,已经惨叫一声,鲜血从颈上狂喷而出,应声而倒。

「噗通!」只见龙哥在地上摔了一交,立刻飞快爬起身来,迅速打开房间里的后门,急窜而出。

不能让他逃了!冰柔看清房间里只有倒在血泊中的四个人,立刻现身跳出,跟着龙哥急追而出。背后传来阿强和阿刚的叫声:「柔姐你那边怎么样了?」看样子他们已经差不多搞定外面了,冰柔边跑边叫:「我没事,你们搞定这里!」掠门而出。

工厂的后面是一座小山,远远地望到龙哥已经跑到小山腰上。冰柔脚下毫不停歇,飞身直追而上。

龙哥回头一见冰柔追来,跑得更快了。手中的枪时不时向后乱射几下,企图阻止一下冰柔的速度。

但这显然是徒劳的,龙哥肥胖的身体跑了好一会就已经气喘吁吁了,哪里及得上冰柔的步履轻快?还未跑到半山腰,衣领便被一只纤纤玉手从后面揪住,猛的一扯。龙哥大叫一声,仆身便倒,手里的手枪掉到几尺外。

没等冰柔再扑上来,龙哥一个翻身爬了起来,一记重拳朝冰柔狠狠击去。别看他一身肥肉,在黑道上打滚了几十年,蛮力却也不小。这一拳可算是他的杀手镧,又快又狠,根据他的经验,中者起码口呕鲜血,一时半刻是爬不起来的。

可龙哥得意洋洋地等待着血红棉的惨叫之时,他马上发现发出惨叫声的是他自己。只见眼前一花,小腹上一阵剧痛,已给冰柔一腿狠狠扫中,顿时疼得蹲下身去。

龙哥万料不到冰柔一个女子竟有如此的身手,不由有点慌乱。未等他站直起身,冰柔一阵拳脚又至,将龙哥打得有招架之力,而无还手之力。

龙哥步法凌乱,蹬蹬蹬连退几步,红着眼又再扑上来。但无奈他虽然空有一身蛮力,但如何是冰柔的对手,没两下又给打趴在地,一根枪管顶上脑门,一张肥猪脸顿时涨得血红,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赤手空拳竟然打输给一个女子,世上怎么会有动作那么快,身手又那么好的女人?

「柔……柔姐……饶命……」龙哥一受制,立刻开口求饶。

「你刚才搞我的时候不是很得意吗?」冰柔一枪托重重打在龙哥的下巴上。

一想到刚才被这家伙玩弄乳房的羞耻,冰柔不由粉脸通红,连说「搞我」这两个字的时候,也似乎没有特别的感觉。

「下次不……不敢了……不敢了……」给冰柔一条腿踩到自己的肚子上,疼得冷汗直冒。

「还有下次!」冰柔怒道,狠狠地扇了龙哥一个耳光,「这是还刚才你打我的那记的!」手掌打在厚厚的肥肉上,不知道对方有多疼,但自己的玉手却不怎么舒服。冰柔恶狠狠地盯着他,想起这人不但侮辱过自己,而且还是杀父仇人,「卡嚓」一声,给手枪上了镗。

「不要……不要杀我……」龙哥吓得老脸青白。

「砰!」枪声还是响了。龙哥惨叫了一声,全身不停地颤抖着,他的一片耳朵,已经血淋淋地被打个粉碎,顿时吓了个屁滚尿流。

「饶……饶……饶命……」龙哥好容易发现自己的小命还在,又忙不妥地连声告饶。

「我问你,当年谷青松是怎么死的?」冰柔吹了一口从枪管冒出来的烟,又给手枪上了镗,再次对准龙哥的太阳穴。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龙哥没空去搞明白这娘们为什么会突然翻起十几年前的旧帐,连声道,「是胡炳叫我干的,姓谷的大部分钱都给胡炳拿去了……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拿了三百万而已……」

「胡炳?」冰柔脸色一变,「他就是你说的大老板?」一联想到原来就是胡炳派龙哥去劫陆豪的货的,心中不由一动。

「是他是他!这次的大买家也是他,几十亿的货都是他下订的……我……我只是替人干活,不关我的事……」刚刚发射过子弹的枪管还是热热的,顶得太阳穴有些发昏,耳朵上的大量失血,人也有点晕晕的了。龙哥性命要紧,于是顺着冰柔的意思,什么都说了出来。

「嘿嘿,原来搞了半天,你只是个跑腿的!」冰柔冷笑。

「是是是,我……」龙哥颤声着什么都招了。可就在这时,一大帮人吆喝着正从山脚上直冲上来。

「在那儿!」有个三十几岁的男人带头冲在前面,发现了冰柔。

「灿兄救我!」龙哥突然发现了救兵,马上大声求救。

「混蛋!」冰柔看那架势,起码有一百多人,顾不得继续盘问龙哥,向山下开了一枪,飞身便跑。

「阿强和阿刚不知道怎么样了?」冰柔一边跑一边想着,往山顶方向直奔而去。

「别让她跑了!」龙哥半死不活的,还在咬牙大吼。

这座小山实在也太小,而且基本上没长什么林木,冰柔冲上了山顶,却发现山的另一面却已经被采石厂扒光了,形成一个小小的悬崖,根本无路可下。要命的是,没有树林也等于没有了遮掩,她的身影一直暴露在对方的视程之内,零星的飞弹向着她的位置不时射来。

冰柔于是掉转方向,往侧边山坡冲下。但这小山真是太小了,山下的一百多号人早已足够封锁住所有的退路,正慢慢地逼上山来。

从悬崖跳下去的话,下面尽是坚硬而且不平的岩石,肯定九死一生。

饶是冰柔见惯了风浪,此刻也不禁紧张得汗流浃背。唯一的机会,就在于对方自恃人多势众,似乎是想活捉自己,并不随便向自己开枪……

「血红棉,投降吧!」那个「灿兄」指挥完两名手下抬龙哥下山后,向着山上大声喝叫。

「这家伙应该就是他们的头了,莫非是胡灿?」一想到这家伙刚刚被妹妹救了出来,现在却带了人来捉自己,冰柔恨得咬牙切齿。

但,如果能活捉他……冰柔猛地闪过这个念头。胡灿旁边一个小喽啰正在跟他耳语着,看手势似乎是想叫胡灿退后,以免危险。却见胡灿挺着肚子摆了摆手,拉长了喉咙又打算大声吆喝。

「呯!」一枚子弹从冰柔的手枪里飞速出镗,直指胡灿。

「血红棉……啊!」胡灿高举着正在指指点点的手还没放下,应声倒地,子弹准确地打中他的小腹。

「啊!怎么能射得这么远?」刚才那个正跟胡灿耳语着的喽啰失声道,连忙俯身去扶。

冰柔立刻飞身扑去,二三十米的距离,她跑起来用不了几秒钟。

对方阵势大乱,一边有人手忙脚乱地去扶胡灿,手里有枪的,立刻举枪向着冰柔的方向乱射。

零散的子弹从她身旁擦过,想阻止一下她的脚步。但冰柔此刻只好冒这个险了,加快脚步,脚下猛的一蹬,纵身而起,右手屈成爪状,左手紧握手枪,朝胡灿飞扑而去,只俟人一抓到手,马上好挟持为人质。

「啊!」冰柔人在半空,突然右边小腿一阵剧痛,心知已经中弹。但身体已经收步不住了,噗的一声向前摔倒,在地面上长长地擦出十几米,身上的上衣和胸罩被粗糙的沙土磨得破了两个大洞,胸前双峰处已经失去了保护,直到娇嫩的两只乳头直接触及了地面,身子才停止在滑行。

没等冰柔做出下一个动作,几只强壮的手臂,将她死死地按住。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