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冰柔一丝不挂地被装入一个麻袋中,不知道要运往何处。

自从被胡炳强奸以来,她还没有穿过任何的衣服。

冰柔的脑袋里晕晕噩噩的,这两天的经历,像梦一样的残酷,像梦一样的冷漠。她面对的,是一帮疯狂地迷恋她的肉体,不知疲倦地蹂躏她的男人。

昨天,就是她被俘后的第二天,原本应该进行毒品交易的那一天,她被送往龙哥的工厂,被整整地轮奸虐待了一整天,从上午到深夜。就在妹妹前去码头等待辑捕毒犯的时候,可怜的姐姐正在遭受着惨无人道的折磨。

她已经筋疲力尽了,但那一根根丑恶的肉棒,仍然毫不留情地一再插穿她那饱经蹂躏的阴户,那一根根粗糙的绳索,仍然无情地将她骄傲的丰乳捆绑成各种奇怪的形状,那些毫不怜香惜玉的粗鲁手掌,肆意地揉捏着她赤裸胴体的每一部分。

冰柔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一件没有性命的性玩具了,男人们只懂得卖命地在她的身上发泄着。

是的,玩具。她性感傲人的肉体,在这两天里,成为敌人肆意践踏的对象。

他们不停地轮奸她、虐待她、凌辱她,一口气也不给她喘。

冰柔一次次地昏过去,一次次地又被弄醒。他们要让她清醒地接受他们的凌辱,要让她认识到她本来就是一件性玩具。

冰柔的傲气,已经被那一根一根的肉棒抽插殆尽了。她竭力地想保持清醒的意识,不让自己屈服。但是,事实上她却是不停地哀号哭泣着,无助地听任那些可恶的男人尽情地享用自己的肉体。

现在的冰柔早已经疲惫不堪了,往日里气扬的神采再也遍觅不到。当她从麻袋里被提出来时,她不由自主地又发出一声惊叫。

这是一间小小的暗房,三面是密实的墙壁,而另一面却镶着落地的玻璃。冰柔现在可以看到外面大街上的人来人往,而这街区,无疑便是自己经常通过的那条大街。

「不要……」冰柔低声哀求着,她实在不愿意让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开放给大众展览。突然间,她想到了死。

「嘿嘿!」男人根本不理会她的意愿,将捆得结结实实的女郎,拖到离玻璃最近的一张桌子上,将她上身在桌子上捆紧,反绑在背后的双手紧压着桌面。然后分开她的双腿,倒折起分别绑到她肩部上的两条桌脚上,让冰柔屁股仰天高高翘起,露出女人最隐私的部分,对向玻璃窗外的大街。

「啊……不要……求你……」冰柔终于学会了哀求。虚弱的身体虚弱地挣扎着,前天中弹的小腿刚刚给换了药,但还是很疼。

「嗯,这个样子很美!」男人伸手在冰柔胯下一摸,哈哈大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支注射筒,在冰柔高翘着的屁股上注了一针,然后桀桀怪笑着走了出去。

「呜……呜……」冰柔使劲摇晃着身体,但却发现自己除了能扭扭屁股之外,根本动不了分毫。那女人最隐秘的部位,那鼓起的下阴上乌黑浓烈的嫩毛,那一条狭长的狭谷,女人温柔迷人的花瓣,在大大分开的两腿间,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

玻璃的另一面,已经有一些人正探头向这边望来,似乎在指指点点着什么。

「不要看……」冰柔羞得不知道怎么办,涨红着脸,痛苦地闭上眼睛。

自己……自己的身体,真是放在这里任人参观了。自己性感的肉体的每一个隐私的部位,任何人现在可以任意地欣赏品评……冰柔打着冷战,但脸上却热得发烫。

门「咿」的一声开了,进来的是一个男人,面露着淫笑的男人。

冰柔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他,口里似是想说什么话,但却说不出来。

「柔姐……你这个样子好美。」男人用贪婪的目光视奸着她赤裸的胴体,颤抖着声音,慢慢走了近来。

「你要干什么?」冰柔察觉到了他的不正常,竭力用严肃的声音喝道,但男人的手轻轻地摸上了她光溜溜的屁股,「阿强,你要干什么?住手!」

「柔姐,你……你真的好美……」阿强抱着冰柔雪白的一条大腿,埋头亲吻着。

死,或者凌辱冰柔。阿强选择了后者。

在眼看着激烈反抗的阿刚那被割下来的头颅,被一脚踢进垃圾筒的时候,阿强就不再有其它的想法了。

投降吧!不仅可以保住一条命,还可以尽情地享用那具向往已久的肉体。阿强决定「弃暗投明」。

现在,他的任务是凌辱冰柔。不仅要狠狠地折磨她,还要让她在最羞耻的时候达到性高潮,把她的尊严统统扫入垃圾堆。

「你干什么……阿强……别这样……快解开我!」冰柔对于阿强的举动,显得有些惊慌。

「不!我不会解开你!」阿强的回答十分坚决,「我要玩你!把我的肉棒深深地插入你的阴户里!」他面带着诡异的微笑,脸伸到冰柔的脸前十公分处,大声说。

「不行……你疯了……我是柔姐!」冰柔着急地喊道,使劲挣扎着,脸上都涨得赤红了,可是换来的只是阿强阴阴的淫笑。

「你看,大街上这么多人,是不是很刺激?」阿强的手掌慢慢地摸上了冰柔丰满的乳房,轻轻地抚摸着,一边挤压着那两团高耸突出来的乳肉,一边用指头轻轻揉捏着那两颗可爱的红葡萄。

「呜……别这样!」冰柔哀求着。突然身体一阵激凌,暖洋洋的感觉迅速散布到全身,被玩弄的两只乳头立刻硬了出来。

「哦……」冰柔难受地扭了扭屁股。怎么会这样……难道……难道是刚才打的那一针吗?

「真漂亮……」阿强赞叹着冰柔的肉体,双手继续玩弄着她的乳房,头趴了下去,对准冰柔高高撅起的阴户,亲了一口。

「啊……阿强不要……放开我……」冰柔身体猛的一抖,带着哭声叫了出来。

可是,阿强并没有放开她,反而用嘴唇轻轻摩擦着冰柔阴唇两侧,伸出舌头来,在那条迷人的肉缝上扫刮磨动着。

「真的别这样……阿强……放过我吧……啊……啊啊……不要啊……」奇异的快感一波接一波地快速射击着冰柔的脑部神经。冰柔拚命地扭着屁股,也不知道是为了逃避阿强的亲吻,还是为了迎合他。

窗外,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孩正似乎透过玻璃向里面张望着。她们看到自己悲惨的样子了吗?

冰柔羞耻地呻吟着,赤裸的大屁股不听使唤地颤抖着,身体上每一根细梢的毛细血管似乎都在急速地膨胀着,暖洋洋地既舒服又难受,她自己也无法说清楚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啊……住手……」冰柔绝望地哀叫着,她感觉到自己的子宫彷彿地急促地收放着,阴户的表皮里血液正热切地滚腾着,一种几乎令她昏厥过去的暖流充斥着她敏感而又脆弱的羞处,很快地,她感觉到似乎有烫热的液体正沿着自己的阴道缓缓流出。

「不要这样……」冰柔竭尽全力大声哭了出来,胸前两颗坚硬似铁的乳头在阿强手指的挑逗下,轻轻地颤动着,麻痒的感觉不可竭止地传播到整只乳房。

「住手……啊……啊……大力一点……啊……痒……」冰柔渐渐地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此刻,两只丰满坚挺的巨乳,好像正被小虫从里到外咬嚼着一下,痒得无法忍受。冰柔痛苦地扭动着身体,渴望着男人的手掌来爱抚。

「柔姐,想要我狠狠地揉捏你的大奶子吗?」阿强淫笑着道。

「不……啊……」阿强的话像一股电流冲击着冰柔的脑部,正在迷失中的神智恢复了一点正常,她顿时为自己刚才淫荡的话语羞惭不已了。

但,体内的暖流继续在撞击着冰柔心理最后脆弱的防线,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响,身体扭动得越来越燥乱,被绳子紧紧勒着的一对雪白的丰乳,正慢慢地变得紫红起来。

「告诉我,你是一个淫贱的婊子,你要男人,你要男人!」阿强手掌不着痒处地抚摸着冰柔双乳的轮廓,轻轻地绕着乳球的外侧划着圆圈,感受着那光滑坚挺的可爱乳肉的甜蜜触角,从乳球底部的绳子附近,慢慢绕到乳峰上,在乳头四周轻轻搔着,却不触碰到那两只现在已经敏感异常的乳头一下。

「啊……不是的……啊……啊啊啊……」冰柔放声大哭着,男人的抚摸不仅没有消解半分她体内的痕痒,反而更加触发着她行将爆发出来的淫欲。她拚命地遏制着自己的喉咙,不让自己承认那下贱的侮辱,她只好更亡命地哭叫着。

「说,你要男人!你要男人……要男人……你要男人……」阿强用低沉而温柔的声音诱惑着她,每说一句,舌头就猛舔冰柔的阴唇一下。

「呜……别这样哇……啊……阿强我求你了,别这样……」冰柔有点失神的眼光扫过窗外,那边似乎又聚集了更多的人了,强烈的羞耻感贯穿了她的全身。

我不是这么淫荡的,都是那一针,那药……我不是的……绝对不是……

冰柔心中拚命地告诉自己。

别看我,求求你们了……快走!走啊,走啊……不要看……别看……

我的身子……我的身子……下面好痒,好痒……好热,我要死了,救我……

温暖湿润的舌头,拨开着两片充血的阴唇,卷入了女人的阴道。

呜,好舒服……

我要爆炸了。阿强,深一点……

是阿强?

阿强!

不!你不能……我是柔姐,你是我的手下……不能……啊、啊啊……呀……呜……

柔软的舌头刺激着那一片片脆弱的敏感部位,电流般窜动着的快感顺得每一根神经末梢迅速流动到全身。冰柔的心窝彷彿已经停止了跳动,彷彿已经不感觉到自己急促异常的喘气……

「啊……呀……」冰柔屁股猛然抖动了几下,一股暖流顺着痒得发麻的阴道,急冲而出。

「喔……」阿强显然发现了,脸上露出奇异的微笑,伸长着舌头,沾着冰柔的淫液,伸到冰柔的脸上舔着。

「呜……」冰柔流着泪,身体继续剧烈颤抖着。虽然突然到达了一波前所未有的高潮,但身体的痒热感,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成倍地增强。

「让我死吧……啊……我不行了……」冰柔哀号着,性感的肉体已经脱力了,但仍在不停地摇动着,可是难受的感觉,随着身体的继续颤抖,却愈来愈不可忍受。

冰柔不知道,那一针淫药,已经深深植入她的血细胞里面,不停地撩起她的性欲。在平时的状态下,它可以保持女人外形的妩媚和肌肤的滋润。而在性欲被挑起的时候,哪怕只有一点点,淫药就马上发威,欲望越强烈的时候,淫药发挥的作用就越强,到人体达到性高潮时,淫药的功效,也将随之达到高峰,无法抑止。

这是胡氏药业最新研制的新产品,但却是一项不能对外公开的发明。可怜的冰柔,成为这种新药的最新一个试验品。

没有解药,就像毒品一样,没有解药。胡氏药业也不打算研制解药,发情的小母狗,正是胡炳所需要的。

现在冰柔几乎就要疯了,她现在根本就是一只发情的小母狗。

无法想像到的强烈淫欲,像潮水般一波波卷向无法挣扎的可怜女人。她那已经湿糊糊一片的肉洞口,向两旁悄悄地分开,露出那通往令她欲仙欲死极乐世界的通道,她傲人胸前那两个可爱乳头正摇摇颤动着的,汗水湿透了她的全身,顺得高翘着的屁股流下,沾湿了被压在身下的那朵红棉花纹身。

阿强的两根手指轻易地插入了冰柔的肉洞里。

「啊……」冰柔扭动着屁股。

「舒服吗?」阿强轻轻抽动着手指。这迷人的肉洞,不知道在梦里出现了多少次,现在终于在他的面前开放了。阿强的肉棒早已坚硬如铁,但他的任务,不仅仅是强奸冰柔这么简单。

「嗯……」冰柔羞红着脸,轻轻地呻吟着。

「再大力一点好吗?」阿强一步步引诱着。

「嗯……」冰柔屁股努力向上挺着。

「你里面是不是很痒?」阿强手指使劲挖弄着冰柔的阴道。

「呜……嗯……」冰柔哭泣着呻吟。窗外似乎人越来越多了,冰柔把脸转过去,现在她只求不让他们看清自己的脸。

「我们休息一下好不好?」阿强突然把手指抽了出来。

「呜……呜……」冰柔突然更用力地扭着屁股,她已经认命地听任阿强玩弄了,可是……

「是不是不想休息呢?柔姐!」阿强手掌玩弄着冰柔的阴毛。

「呜……不……」羞人的话实在无法说得出口,冰柔只希望阿强就这样强奸她算了,那样至少她还可以告慰自己,那只不过是被强奸。

「是不要玩你,还是不要休息呢?」阿强脸上露出阴险的微笑,他知道,他已经快接近成功了。他要让他的新BOSS知道,他是一个如此有用的人。

体内的欲火熊熊燃烧着冰柔的神经,她发现自己已无法完全地控制自己了。

难道要她亲口承认希望被插入吗?冰柔脸上热得火辣辣地烫。

「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冰柔喘着气,说着模棱两可的话。

在她的心内,是希望阿强能理解她的意思吗?

「嗯,那么,我就慢慢地玩你,好不好?」阿强淫笑道,手掌离开了冰柔的阴户,揉捏着她光滑肥大的屁股。

「荷……」冰柔哭得连鼻涕都流出来了,空虚的阴户痒得直钻入心。

「嗯,这儿好玩。」阿强象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捻着冰柔那充血凸起的阴核,轻轻地揉弄着。

「啊……不要……啊……」冰柔发狂般地尖叫着,身体像要翻滚似的,没命地摇晃起来,从那微微开启的花瓣里,流出涌泉般的透明液体。

「看来你还是很希望我操你,对不对?」阿强不怀好意地奸笑着。

「啊……随你……啊……」冰柔再也无法掩饰内心强烈的渴求,高声呻吟着。

「那你说:我要!我就满足你!」阿强掏出硬梆梆的肉棒,爬到冰柔身上,顶在她的阴道口磨来擦去。

「呜……呜……」冰柔拚命地扭着屁股,想去迎合着那根肉棒,可肉棒却只是一直不离不弃地在那儿徘徊着。

「说我要……我要……我要……」阿强继续诱惑着。柔姐这个样子,明显已经是极为想要了,但如果她不肯亲口哀求,他决不让她满足。

「呜……我要……」火一般的欲望已经让她无法再矜持下去了,冰柔害羞地细声道。

「你要什么呢?我听不到。」阿强的肉棒轻敲着冰柔的阴部。

「我要……要你……来……我要……」冰柔颤动着屁股,含含糊糊地娇喘着。

「是这样吗?」阿强的肉棒轻轻插入少许,停住不动。

「啊……我要……」被持续挑逗着的冰柔已经情不自禁了,哭着哼哼。欲火已经撞破了她心理的防线,但那根本无法满足欲望的插入,只是更为剧烈地燃起女人身体内淫荡的火焰。

「说我要鸡巴!」阿强道。

「我要鸡巴!」冰柔轻声哼着。

「大声一点!我要鸡巴!」阿强略为提高一下嗓门。

「我要鸡巴!我要鸡巴!」冰柔放声大哭起来,像海浪般飞扑而来的淫欲,灼灭了她苦苦地支撑了好久的自尊心。强忍了好久的心内症结一经释放,立刻不可收拾地放纵起来。不再顾忌的女人高声地淫叫起来。

「哈哈哈!」阿强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得意地大笑着。

「你是母狗!」阿强肉棒又轻轻进入一节,笑笑着看着冰柔那因害羞已经被满红霞的美丽脸蛋。

「我是母狗!啊……快……我要……啊……」冰柔失去理智地呻吟着,听任着阿强的指挥。

阿强满意地晃着头,肉棒一下子猛冲入了冰柔阴户的最深处。那虽然经过两天的摧残,但仍然紧密温柔的肉洞,像吸尘器一样,立刻紧紧地包住那入侵的丑物,似乎像在饥渴地吮吸着它的撒下的津液。

「好舒服……」阿强头上冒出点点汗水。这个平时高不可攀的大姐头,终于屈服在他的胯下了。多少次在梦中出现的场景,他一直不敢想像,但现在竟然实现了!

「你看窗外,好多人在看着你呢!是不是好兴奋呢?」阿强继续蹂躏着冰柔的自尊心,肉棒一边用力捣弄着她那迷人的小肉洞,最彻底地侵入那不可侵犯的销魂顶点。

一、二、三……

「啊!啊……」冰柔肆无忌惮地尖叫着,在这一刻,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前所未有的享受。

「用力……啊……要死了……啊……」哭声早已停止了,现在有的,只是忘情的叫床声。

「很爽吗?小母狗!」阿强不留情面地侮辱她。

「啊……」冰柔身体又是猛抖,又一轮的阴精喷射而出。

「他妈的,还真看不出你这么淫荡啊!」阿强笑骂道,兴奋的肉棒加紧冲刺着。

「呜……」一波高潮过后,冰柔稍稍地回过一口气。

刚才……刚才在阿强面前那样淫叫……冰柔的感受已经不能用羞耻来形容了。

肉棒继续冲击着布满她全身的淫欲神经,冰柔失神的眼睛呆呆地转动着。窗外,人似乎已经稀疏了点?

刚才……大家都看到我的淫样了……

冰柔脑袋嗡嗡作响,收禁不住的泪水哗哗直流。

「啊!」阿强又一下强力的插入,冰柔舒服地一叫。

舒服……冰柔全身舒服得无法形容,每个毛孔都舒畅地张开着,被反绑着的双手似乎不再感觉到难受,那儿的血流似乎也像平常一样的通畅。她的下体,那被男人阳具插入的花瓣里,不停地流出着滚热的淫液。

冰柔继续流着泪,接受着阿强的奸淫。

窗外,一个人影匆匆走过。

是妹妹!妹妹向着这边瞥了一眼,脚步没有丝毫停留,匆匆走过。

「妹妹救我!」冰柔脑中猛地闪过这个念头。

「呼……」但阴户里的东西却在发疯般地猛插中,更为涨大起来。

「啊……」冰柔长长地大叫一声,喷射在她子宫壁上的滚热精液,将她带上了今天最高的一次高潮。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