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连心除魔

「哈哈……」一阵狂笑从山谷中暴出,扶摇而上,直冲云霄,落叶飘飞间,一道红色的身影若隐若现,益发衬出其气吞山河的庞大声势。

各大门派的高手尽管一脸不甘,但在对方排山倒海的重压之下,不得不垂下一贯高傲的头颅,将满腔怨愤尽数宣泄在黄土地上,几百人聚集的山谷中只余下红袍老者的狂笑和群山的回声。

笑声倏止,全场无音。

一把雄浑的嗓音猛然响起,震撼着每个人的心神,「我燕无双自出道以来,以造福天下为己任,将一干废柴清除出江湖,开创武林之开元盛世。尔等蝼蚁小辈竟然多方阻挠坏我大计,如今我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正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归顺者既往不咎,凡有忤逆者,杀无赦!」

各派掌门相互对视一眼,纷纷露出一丝苦笑,这难道还有得选择吗?

当初,燕无双甫一出道,便打着「重整河山」的旗号,肆意屠杀江湖中人,并以吸食人血为趣,武林黑白两道均将其列为头号公敌。各大帮派也曾或明或暗的组织过多次的狙击行动,但都被燕无双一一化解,与事者均当场身死,无一生还。当年的「观星楼」一役更是聚合天下七十三名顶尖高手,却被燕无双在谈笑中一举歼灭。从此,各派元气大伤,武林遂呈现百年来最凋零之景况。

今日,燕无双将各派的掌门召来,正是要做最后的了断,面对此情此境,众人均默然无语,作声不得。

「老和尚,那你就先表个态吧!」燕无双指着少林掌门智真大师说道。

智真上前几步,合十问道:「阿弥陀佛,燕施主武功盖世,老衲自叹不如,不知施主一统江湖后意欲何为?」

「很简单,只有一个条件,各派从此在江湖上除名,以后,统一称作『无双门』好了,老和尚你就算是『和尚舵』的第一任分舵主!」燕无双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智真更是抬起头来,双目湛然直视燕无双,道:「施主此举必含深意,请恕老衲愚钝,不能领悟。但少林百年声誉不能毁在我的手上,老衲甘愿一死以谢施主盛情!」

「想死?!没那么容易!」燕无双狞笑着,向智真遥拍一掌,随手抓起块大石抛了过去,「嘿嘿,我这『凌云谷』里还缺一只看门的灵物,你就乖乖的给我待在这里当乌龟吧!」

只见智真脸上红光一闪即逝,跟着身子软绵绵的瘫倒在地。燕无<.文.>双隔空一掌<.人.>便轻易的破<.书.>去智真的护体<.屋.>罡气,更将他全身的经脉悉数击碎,而抛出的大石则不偏不倚的砸在老和尚的身上,将少林方丈重重的压在下面,只有那颗圆滚滚的光头留在外面,一波波的鲜血从智真的口中咳出,瞬间将面前的黄土染红。

「方丈……」少林门人齐声惊呼,纷纷抢上,却见燕无双袍袖一摆,平地里倏地狂风大作,将众人倒卷出去,直撞在对面的山壁上。

「无知小辈!」燕无双重哼一声,转头向峨嵋掌门定清师太问道:「你峨嵋派可愿臣服于我?」

「这……」亲眼见到燕无双的神技,定清不得不慎重思量。

但燕无双丝毫不给她考虑的余地,双手平托,跟着左右一分,「嘶嘶」之声不绝于耳,定清师太身后十数名峨嵋女弟子的衣裳化蝶而去,晶莹白皙的身躯暴露在大气之中,一对对浑圆玉致、大小不一的乳房齐齐展现在众人面前,茸茸的黑草地上,幽深的门户隐约可见。众弟子惊叫连连,慌忙掩住自己的要害部位,顿时乱作一团。

燕无双负手而立,森然问道:「这样呢?」

「你!」定清师太目呲欲裂,猛然暴起身形,「我跟你拼了!」

九道「冷冻咒」暴射而至,围在燕无双身边,盘旋打转,四周的温度骤然下降,空气似乎也凝滞不动。

峨嵋镇山之宝「寒霜剑」跃然手上,定清神情肃穆,长剑斜指,正是峨嵋三大杀招最惨烈的一式「霜天冻地」的起手势,冲天寒气直逼燕无双。

燕无双面对如此重招,只是左手一抓,便将符咒吸入手中捏碎,跟着右手一扬,一道黑气脱手而出,将定清包在当中,形成一个黑色的大球,悬浮在半空,任凭定清如何集聚功力横劈竖刺,却怎么也无法破球而出。

「是你自己找死,休怪我辣手!」燕无双说完五指猛一握拳,只见大球向里一缩即放,「彭」的一声巨响,定清的身躯化作齑粉,撒下阵阵血雨,山风吹送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山谷之中。

如果说燕无双对付智真时用的功夫还算正常的话,那么刚才使出的绝对超出了众人所能认知的范畴,望着那尊魔神一般的身躯,众人皆心生寒意,难起抵抗之心。

「你们……咦……」燕无双满意的收回拳头,刚要开口,忽然止住了话头,面向西方的天际望去,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难道是她……」

过没多久,两颗白点出现在西面的天空中,白点自小而大,宛如两道流星向这里疾射而来,眨眼工夫便到了山谷之上,众人这才发觉,那原来是两只红喙白鹤,而仙鹤身上各站着一位白衣女子,衣带飘飘,恍如仙界中人。

两人不待仙鹤落地,便从数十丈的空中飘然跃下,落在燕无双面前,两人身材凸凹有致,玉腿修长,竟只比燕无双稍矮寸许。

左边一位年纪稍长云髻高盘,金簪斜插,簪呈丹凤,展翅欲飞,栩栩如生,圆润的脸庞上黛目青眉,鼻梁挺秀,樱桃檀口,似开实合,一派宝相庄严之气。

另外一个则是位十七、八岁的如花少女,秀发柔丝,琼口瑶鼻,美目流盼,点漆的瞳子好奇的看着一众高手,露出天真顽皮的神色,嘴角微微上挑,绚烂笑容常挂脸颊,白嫩的肌肤如鹅绒般柔致细腻,仿佛一捏之下便要滴出水来。

两只仙鹤则齐声长鸣,向二人点首致意后,引颈高飞钻入云端,消失不见。

美妇人缓缓掣出一口长剑,轻抚剑身,开口道:「血魔,还认得这剑吗?」

燕无双瞳孔一缩,目射精芒,点头道:「蜀山派镇派双剑之『紫阳剑』!嘿嘿,你果然没死!」

燕无双此言一出,在场的几位长者尽皆欣喜若狂,更有甚者则「扑通」跪倒老泪纵横,颤声颂道:「蜀山剑仙尚在,苍生有救了啊……」

武林故老相传,蜀山剑派乃是圣族后裔,历代传人极少涉足武林,但每当天下大乱之际,总有其门人现身江湖,凭手中长剑匡扶正义,扭转干坤,力保苍生免受生灵涂炭。但上一次蜀山剑仙出现距今已逾百年,故在场之人都是听长辈描述而知此事,自然只是将其当成传说,想不到在最紧要的关头,传说中的仙人真的出现,难怪他们会如此失态。

美妇人剑指燕无双,恨声道:「当年你用卑鄙手段杀害我派中人,要不是我夫君舍身相救,蜀山一脉将尽毁你手,今天,我就要为死去的同门讨还公道!」

原来,这妇人名唤唐月芙,乃是蜀山派第十七代传人。九年前,「血魔」燕无双魔功初成,环视天下惟独蜀山派的「连心剑」能克制自己的「魅影魔功」,于是,他在山泉中下毒,将蜀山门人迷倒后一一斩杀。

当时唐月芙正怀有身孕,与丈夫聂晓风、女儿聂婉蓉一同外出游玩,归途中正遇上燕无双,可惜她当时无法动手,无法和丈夫联手使出「连心剑」。聂晓风为了保护唐月芙母女力抗燕无双,两人大战数百回合,终因实力稍逊被燕无双一拳轰杀,唐月芙则抱着女儿跃下山崖,从此了无音讯。燕无双原本以为两人早已殒命,没想到她们却在此地重现江湖。

唐月芙回过头来,向一旁的众人说道:「诸位请速速离去,否则,等一下我母女与血魔交手,难免会伤及无辜!」

「活菩萨,我们愿和您一同抗敌!」众人见强援已到,一扫先前颓气,一同拱手施礼道。

「不可,你等从未修习过上等仙术,帮不上忙的!」

「那我们也要为您鼓气助威!」仍有几人固执的坚持。

唐月芙显然不想和众人多做纠缠,眉头一皱,随即跃上半空,「紫阳剑」光芒一闪,地裂山摇,众人面前瞬时多出一道二十余丈宽的鸿沟,将他们远远的隔在对面。

「蓉儿,布阵!」随着母亲一声令下,少女聂婉蓉从怀中摸出一把杏黄色的令旗,往空中一撒,口中念念有词,只见令旗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化做千百把小旗子,向四周飞出,「噗噗噗」的插在地上,将三人围在中央。

燕无双见唐月芙母女如此神技,只是「嘿嘿」冷笑,双拳缩回袖中,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当年燕无双修为尚浅,自是惧怕蜀山派,如今他吸取了上百名高手的血液精华,「魅影魔功」已臻大成,自然,想正面硬撼这名闻遐迩的「连心剑」,以证明自己才是天下第一。

唐月芙见结界已成,遂催动体内真气,「紫阳剑」通体透亮,三尺剑芒吞缩闪烁,一道凌厉的剑气逼向燕无双。

「晓风,看我今天为你报仇!」唐月芙话音刚落,一道紫色剑芒割破大气,旋转着疾射燕无双而去,待到离燕无双二尺之地,唐月芙作捻花姿态的左手忽然绽放,剑芒「波」的一声轻响,从中而裂,千百把小剑盘旋萦绕,从各个方位如天罗地网般朝燕无双罩下。

「米粒之珠,也敢与日月争辉!」燕无双怒叱一声,两只大袖一拖一卷,层层黑气汹涌而出,迎向紫色的小剑,只听得金戈交击之声连绵不断,燕无双身旁猛然暴出一片如雨光幕,竟无一把紫剑能突破燕无双的护体真气。

唐月芙也不意外朝女儿打一手势,手中的「紫阳剑」直飞半空,与此同时,聂婉蓉双臂一张,背后「铮」的一声脆响,蜀山双剑中的「青月剑」脱鞘而出,与「紫阳剑」在空中一碰,紫光、青芒猛然暴射,夺人双目。

蜀山「紫青双剑」交相辉映,一道道绚丽的剑光挥洒而下,往燕无双当头劈下,隐约拌有风雷交作之声。燕无双不敢怠慢,双拳如雨捣出,一团团黑气砸向剑芒,一旁观战诸人只见三人所在之处黑气弥散,冲天剑气漫天飞舞,三人的余劲将周围的岩石、树木卷得四面乱滚,却在聂婉蓉先前布下的令旗处倏然止下,众人这才知道那些小旗原来是起隔阻之用。

正当众人心下感激之际,场中变化倏起。唐月芙母女纵身空中,足踩「紫青双剑」的剑柄,人剑合一,斩开黑雾,闪电般刺向燕无双。

燕无双怒吼声中,「紫青双剑」透体而过,「轰」的一声钉在地上,掀起数十丈高的泥波土浪,向四周急推而去。

尘埃落定。

众人揉了揉眼睛,仔细观瞧,这才发现原来燕无双不知用何等身法,竟在神剑临身之际抽身而去,唐月芙母女适才贯穿的只是燕无双快速移动留下的残影。

而两位仙子此时正俏立剑顶,白衣飘飘英姿飒爽,「紫青双剑」所在之处,赫然出现一个方圆七丈的凹地,显是刚才惊天一击所致。

「哈哈哈,区区剑招,不过如此!老夫今日便叫『蜀山』二字永绝江湖!」

燕无双幽灵一般的身躯从山影中浮了出来,也不见他有何动作,背后便升腾起遮天蔽日的黑气,眨眼工夫将三人的身形尽数吞没。

众人只见眼前漆黑一片,间或有紫、青二色的光芒穿越其中,不多时,众人均已汗透衣裳,仿佛是自己在同燕无双交手一般,佛道中人更是口宣经文,为蜀山二仙祈祷祝福,毕竟她们是武林最后的希望,谁也不想二人落败。

唐月芙、聂婉蓉身处陷境,分别放出「紫青双剑」以气御剑,攻向燕无双。

二人则趁燕无双与双剑纠缠的间隙,揉身而上,双手或拳、或掌、或指、或锥,一一朝对方印去。

燕无双面对二人双剑的攻势,不退不避,双拳幻化,以强凌弱,一一将其攻势对轰回去,他越打越是畅快,忽然一声龙吟般的长笑裂空而出,只见燕无双身中突地分出两道黑气,分别撞上「紫青双剑」,两把神兵打着旋飞荡而去,「叮叮」两声刺上石壁,大半剑身没入其中。

燕无双一击得手,更不饶人,身子朝下一挫,扬声吐气双拳轰向蜀山二女,唐月芙母女娇容微变,各举双掌,四道白柱正面撞在燕无双的拳劲之上,却见二人口中猛喷一口鲜血,再也稳不住身形,朝后跌飞。

「嘿嘿,你二人一身娇皮嫩肉,可别挂花了,否则,等一下我操你们的时候可是大煞风景啊!」燕无双肆无忌惮的调笑着唐月芙母女。

唐月芙母女直退十余丈,这才站稳身子,两人脸上俱露出骇然之色,原本以为「血魔」虽然厉害,总也抵挡不住蜀山神剑,不过,照这个情形看,不用「连心剑」看来是不行了。

二人擦去口角的鲜血,臂膀一振,竟然腾空而起并肩立于空中,素手一引,「紫青双剑」离壁而出,重入主人手中。

燕无双一见,心知对方即将使出「连心剑法」,却也不敢大意,凝聚功力,全神以待。

「母女连心,斩妖除魔!」娇叱声中,聂婉蓉身随剑走,绕着母亲高速盘旋,片刻工夫便不见身影,只有一片青色光影裹在唐月芙身上。

「连心剑法第七式——天……外……飞……仙……」青影之中,唐月芙高举「紫阳剑」,剑身泛出一波波的紫色光环,自上而下,将唐月芙罩在中央。光环越集越密,终将唐月芙娇躯隐没,在空中呈现一道巨大的紫青光柱。

正在众人惊叹声中,光柱忽然斜向倒下,朝燕无双激射而去,空中竟化做一支巨大的紫青光剑,耀眼光芒刺目生痛。

燕无双刚要抬手,却发觉自己一身功力竟然消散不见,无论如何催动,却提不起一丝一毫,只能眼睁睁看着巨剑从顶门劈下。

「啊………」燕无双惨叫身中,身躯从中一分为二,血光冲起三丈多高,盖世凶人竟被「连心剑」一招斩杀。

光剑盘旋回飞,唐月芙母女身影倏分,却见唐月芙面色凝重,从怀中取出一面古镜,迎光一照,口中喝道:「昊天镜,给我把他找出来!」

古镜侧转,一道光柱直射地上的一块岩石,镜中竟呈现一黑色晶球,正自滴溜溜打转。

聂婉蓉一剑劈开岩石,只见那黑色晶球被昊天镜的光柱钉在地上,唐月芙恨声喝道:「血魔,你害我丈夫,杀我同门,今天我便让你元神俱灭!」

「紫阳剑」闪电般刺出,晶球突裂,大量元气汹涌而出,翻翻滚滚,朝四周泄去。唐月芙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一转身,却发觉燕无双的尸体处竟有红光闪烁,近前一看,却是一株仙草,郁郁芳香,扑鼻而至,她拿起端量片刻,脑中猛然闪现一个名字,连忙收入囊中。

唐月芙收好仙草,招呼女儿收起法阵,飞到众人面前。「仙子大恩大德,我等感激不尽,请受我等一拜!惟望仙子重整武林秩序。」武林中人跪倒一片,纷纷叩首称愿以唐月芙为尊。

「我母女只是山野之人,今次下山只为除魔,其余之事恐难从命。武林经此一劫,各派自当勤练本门玄功,修养生息,若天下再有难解之动乱,各位可投书蜀山『迎宾松』下,我母女自会再现江湖!」

嘱托完毕,唐月芙便携女儿一同离去,只余下一片唏嘘之声。自此,「蜀山剑派」名声复震,武林遂呈现一片平静祥和之象。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