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艳尸忠狗

聂婉蓉的「青月剑」在空中舞出一片绚丽的光华,夺人双目。燕无双此时却背负双手,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竟没有出手的意思。

正当聂婉蓉以为得手之际,突然眼前一黑,一道人影挡在燕无双身前,聂婉蓉的「青月剑」一去无回,却也收不住势子,直戳在对方的胸口上,以聂婉蓉的功力,这一剑就是精钢顽铁也刺进去了,但是对方的身体却比钢铁更硬,这一剑非但刺不进去,反而是剑刃从中拱起,弯成一个大大的圆弧。

「娘亲!」聂婉蓉抬头一看,花容立变,不由得惊叫出声。

原来替燕无双挡住杀招的不是旁人,正是本应被丧尸轮奸的唐月芙。只见她面无表情,目光空洞呆滞,直直的看着前方,仿佛不知发生了何事。

聂婉蓉顾不上心头的惊骇,正要抽身而退,不料,却惊动了静立无声的唐月芙,她忽然信手拂出,像是在驱赶讨厌的蚊蝇一般,一掌印在聂婉蓉的胸口,聂婉蓉便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跌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青月剑也脱手而去,鲜血从口鼻中喷出,抛洒长空。

聂婉蓉挣扎着站起身来,「哇」的又喷出一口鲜血,手指燕无双,却是发不出半句话来。

燕无双又是一阵得意的大笑,说道:「看到了吧?你们母女欠我那么多,我可舍不得你娘亲,就这么死掉,那天你离去后,齐百威先是以神术补好了她的伤口,又替她换上一颗我亲手炼制的符心。在吸取了千具丧尸的阴寒尸气之后,不但刀枪不伤,而且不死不灭,从今以后她不再是你的娘亲,而是我燕无双的美艳尸奴,没有自我意识,永远任凭我的摆布,至于你嘛……嘿嘿……」

说到这里,燕无双转头看了齐百威一眼,问道:「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弄好了吗?」

齐百威从怀中取出一包药粉,躬身答道:「回禀主人,早就准备好了!」

「那你在等什么?还不快去!」燕无双不耐烦的斥道。

「属下遵命!」齐百威诚惶诚恐的点头,连忙向重伤的聂婉蓉逼了过去。

聂婉蓉此时的气血稍为平复,看着齐百威不怀好意的奸笑,想要挥剑杀敌,却是有心无力,一股绝望的情绪袭上心头,她拚命的叫喊着:「滚开……你不要过来……不要……你到底想做什么……」

燕无双显然很享受对方的惊恐,说道:「你不用担心,这药吃不死人的,哈哈,老夫只是觉得身边少了一条忠心的母狗怪寂寞的,你乖乖的把药吃了,变成老夫的奴隶狗,不是很好吗?哈哈……」

想到自己变成奴隶狗的凄惨模样,聂婉蓉再也无法强撑下去,开始缀泣着求饶。

「我不要……我不想变成狗……求求你……放过我吧……难道你忘了……我曾经为你怀上了孩子啊……」

聂婉蓉的哀嚎,丝毫打动不了燕无双的铁石心肠,他面色一沉,阴森森的说道:「哼,这可由不得你了,说起来你只不过是一个帮我生下了圣邪胎的工具,论功劳,你这小妮子怎么比得上你的娘亲?要不是她生下一对好儿女,我可练不成无双战体这旷世绝学。你母亲现在已经成了尸奴,我又怎能厚此薄彼呢……」

说话间,齐百威已经牢牢抓住身扭腿蹬的聂婉蓉,聂婉蓉虽然玄功高强,但却有重伤在身,再加上齐百威本身功夫也是不凡,几次挣扎却都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整包药粉一股脑的倒进自己口中。

药粉见水即溶,一道灼烫的热流自喉底直冲小腹,一时间千般滋味萦绕在聂婉蓉心田,是懊悔,是愤怒,是惧怕,还是绝望,就连聂婉蓉自己也分不清楚,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哭泣着爬向燕无双,哀声求道:「你放过我吧……我愿意服侍你一辈子……你不要把我变成狗啊……」

燕无双面色阴沉的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聂婉蓉,冷冷的说道:「事已如此,你就认命吧!你这条淫贱的母狗,一个多月没被人干,骚穴里一定很难受吧,老夫就做做好事,让你再爽一回吧!」

说完,燕无双一把扯住聂婉蓉的满头秀发,聂婉蓉如同一只待宰羔羊一般,丝毫没有抵抗的念头,原本以为燕无双又要奸淫自己的身子,却不料燕无双扯着她头发一甩,竟把她抛向一旁的群尸。

只听燕无双对群尸喝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不用客气,好好享用老夫为你们准备的大餐吧!」

随着燕无双一声令下,丧尸堆里顿时乱成一团,原本排列整齐的队伍再不成形,其他两队的丧尸也蜂拥而上,将聂婉蓉围在正中,无数腐烂的枯手摸上聂婉蓉一身的细皮嫩肉,胡撕乱扯之下,立刻将她剥得寸缕不挂,雪白的胴体完全裸露出来,疯狂的扭捏搓掐着娇嫩的玉体。

「不……不要啊……我不要被他们插……求求你……让我服侍你吧……」

燕无双丝毫没有理会聂婉蓉的惨叫,转头对唐月芙做了个手势,唐月芙先是跃到空中,双手合于胸前,然后猛的向外一张,只见,从她身上暴射出无数道黑气,在黑气中夹杂着鲜血、脓液和赤虫,等到黑气散尽,唐月芙也已清除了身体上的污垢,落在燕无双面前,娇艳如花的面容和白皙光洁的肌肤更胜往昔,眉宇间还多了一种惊人的媚态。

燕无双点了点头,又做了个手势,唐月芙顺从的掉转身子,跪在地上,将屁股高高的撅起,双手分开雪臀上的肥肉,将迷人的牝户暴露在燕无双眼前,燕无双二话不说,脱下裤子,将粗壮的阴茎整条塞了进去。

「噢……好紧……你这浪婊子……比以前更爽……」燕无双一边赞叹,一边大力的抽插起来。唐月芙配合着对方的动作,肥臀努力的向后撞来,两人的肉体交击在一起,「啪啪啪」的响声不绝。

另外一边,聂婉蓉的阴道和肛门中也被各自塞进了一条肉棒,小嘴中更是三条阴茎齐插,无数只手在乳房上搓揉不止,周身各处也传来被死命捏扭的激痛,聂婉蓉努力的挣扎扭动,有时竟然将抓捏在自己身上枯手整个拗断,挂在身上,却不掉落。

有几个丧尸找不到机会插进聂婉蓉的小穴,竟然狂性大发,一把扯下自己的肉棒,没头没脑的向聂婉蓉身上胡乱戳弄,有一条竟然意外的顶到牝户的入口,和另外一条肉棒一同插进聂婉蓉的嫩穴之中,将狭窄的阴道撑开到前所未有的极限。

身体被无情的蹂躏,眼前是恶心的丧尸,粘稠的尸虫在聂婉蓉脸上,不停的蠕动,口中的哀嚎也被肉棒堵回口中,清白的口水顺着嘴角淌落下来,腐肉的臭味熏得她脑袋晕沉沉的。

聂婉蓉一面觉得恐怖异常,一面又被弄得恶心得想吐,只是她却无力反抗,任由丧尸一个接着一个的奸淫自己的身子,她看着母亲毫无知觉地任由燕无双玩弄,想起以前杀母的景象,心中又恨又悔,放声大哭了起来。

「我……我好后悔……娘亲……请你原谅我……」

吃下的药粉逐渐在体内发作,聂婉蓉的精神终于全面崩溃。在嚎啕大哭的忏悔中,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也忘记了现实的处境,只知道拚命的挺动着屁股,用自己的乳房挤榨丧尸插在乳沟中的阴茎,口中哭泣也变成了疯狂的大笑,燕无双此时胸中充溢着大仇得报的快感,肉棒更加迅猛的捣弄着唐月芙的阴户。

齐百威趁机凑上前去,说道:「恭贺主人喜获良犬,并练成绝世神功!」

燕无双又是用力一顶,将龟头插进唐月芙的子宫,摇头说道:「虽然得到两样圣品,但是要把无双战体练到极致却还需要五年的时间,到那时候我就可真正的称雄宇内,再无敌手,喔……夹得好……好爽……哈哈……」

齐百威接口说道:「那么老奴就预祝主人五年后称霸天下!」

燕无双却又摇头说道:「不用五年,虽然神功尚未大成,但是三个月内我就要统一武林,看天下间还有谁能挡得住我,与我做对的人,绝不会有好的下场,这对母女婊子就是最好的示例!哈哈哈哈……」

燕无双说完,又是一阵急风暴雨般的狠插猛捣,终于精关一松,将白浊的浆液射入唐月芙的子宫深处。

静寂的山林中回荡着聂婉蓉疯狂的惨笑……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