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蜀山辛密

第二天早上,聂炎从睡梦中醒来,伸展了一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忽然「噫」的一声,赤着脚从床上跳了下来,挥舞了几下拳头,只觉得充盈的气力遍布全身,完全不似以往虚弱的状况,胸腹间还伴有一道热流盘旋往复,像是一只小老鼠在体内窜上窜下。

聂炎浑然搞不清目前的状况,吓得手脚冰凉,大声惊叫道:「阿娘,你快来看……我肚子里有只老鼠……救命啊……」

唐月芙几乎一夜没睡,只在拂晓时分才刚刚合上眼睛小憩了片刻,半梦半醒中突然听到儿子大喊大叫,心中倏地一惊连忙起身下床,玉指搭上儿子的脉门,输入一道真气,仔细勘察他体内异况。

未几,唐月芙脸上的紧张化作欢喜,她松开手指,轻轻抚摩着儿子的头顶,柔声安慰道:「炎儿,莫怕,那不是小老鼠哦,这些日子我每天输功给你,加上你自己用功不辍,如今体内真气已经可以自行运转,那是你自己的真气呦……」

「哦,原来是这样。」聂炎这才放下心事,抬头一看,发觉母亲的脸色有些发青,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不由得惊讶的问道:「娘亲,您生病了吗?怎么你的脸色这么难看?」

唐月芙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回想起昨夜那荒唐的春梦,心脏猛地一跳,仿佛被儿子发现了自己的心事,羞愧难当,她连忙解释道:「没什么,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休息一下就会好的,你也别偷懒了,等一下洗漱完毕就抓紧练功吧……」

「好的,您也要当心身子啊!」

一整天的时间里,唐月芙都是精神恍惚,昨夜梦中那缠绵的片段一幕幕的从脑海中飘过,心脏不争气的剧烈跳动着,一刻也不得安宁。

她暗自思忖着:「怎么会这样呢?以前虽然也时常发过类似的春梦,可第二天就该没事了啊,就算加上那个因素,也不该出现这种情况……」想到这里,她心中猛地一动,透过窗户看了一眼正在熬药的女儿聂婉蓉,轻轻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午夜。

唐月芙满意地将手从儿子身上收回,这次传功以后,聂炎体内的真气应该就足够抵抗「九阳还魂草」的霸道药力了,望着儿子熟睡小脸,唐月芙眼中洋溢着母性的光辉。

当心境终于放松下来,那些讨厌的画面又一次的出现在唐月芙的脑中,她摇了摇头,走到桌前,将早已沏好的「龙香草」茶一口气灌入嘴中,一道清爽的的凉意直冲下腹,却也丝毫不能缓解那内心的灼热。

就在此时,房门「砰」的一声被人撞开,聂婉蓉从外面冲了进来,扑到母亲面前。她浑身只穿着一件月白色的肚兜和水蓝亵裤,晶莹白皙的肌肤,几乎全都暴露在外,尽显少女青春美好的身段。

聂婉蓉一头扎进唐月芙的怀中,撒娇似的腻声说道:「娘亲,你好多天没有疼蓉儿了……我身上好难受啊……」她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坚挺的乳房在母亲的大腿上来回摩挲。

唐月芙勾起女儿的下巴,正色说道:「蓉儿,我不是让你以后不要再练『连心剑法』了吗?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我也不想练啊……可是你也知道,心法会自行运转的嘛……我不管……我不管……今天娘亲一定要疼蓉儿一次……」

唐月芙看着女儿因情欲而涨红的脸蛋儿,无奈的点了点头。聂婉蓉欢喜的叫了一声,伸手便要解去肚兜,却被唐月芙一把拉住。

「你弟弟还在那边呢……走,我们到你的房间去……」说完,唐月芙牵着女儿的玉手,两人一路小跑着赶到聂婉蓉的闺房。

没等房门关好,四片柔软的嘴唇便如磁石一般紧紧的粘在一起,再也不愿分开。

原来,「蜀山剑派」的「连心剑法」虽然天下无敌,但却有一重大的缺陷。

不管是男子或是女子,一经习练「连心剑法」,必定会引发体内无穷情火,一定时限之内必须得到适当的排解,否则便会遭到神功反噬,轻则走火入魔,终身残疾,重则欲火焚身,化为灰烬。

也正是因为如此,「连心剑法」历来都是夫妻双修,但当年由于形势所迫,唐月芙不得不与女儿聂婉蓉一起同修此绝世心法,并在欲火攻心之际,相互为对方排解体内的情毒。

唐月芙此时已经自己的香舌伸入女儿的口腔,翻卷搅动,聂婉蓉则紧紧的抱着母亲,热烈的回应着。多日努力压抑的情火在两人体内熊熊燃烧,这对名动天下的母女俱已沉浸在滔天的欲海之中。

两人一边深情拥吻,一边向香榻靠去,两对玉手柔荑在对方身上四处揉搓抚摩,聂婉蓉忽觉腿弯碰到了床沿,遂双手勾着母亲的脖子顺势倒下。

唐月芙的整个身子覆在女儿身上,小指在她背后熟练的一勾一引,便将那肚兜的袢带解开,然后轻轻将其扯去,聂婉蓉那对玲珑娇小的乳房随即显露出来,虽然不及母亲的双峰丰满,却胜在结实坚挺,粉红色的乳晕上俏立着两颗可爱的红豆,娇艳动人。

唐月芙沿着女儿白皙的脖子向下吻去,一路上留下一条淡淡的水痕,聂婉蓉轻声哼吟着,摆扭着身子,雪白的肌肤上泛起层层红晕。唐月芙一手握住女儿的右乳,五指有节律的挤压捏弄,香舌则在另一支乳房来回舔舐,舌上的细小凸起摩擦着聂婉蓉娇嫩的乳肉,刺激着女儿的情欲。

「喔……好舒服……好棒啊……」聂婉蓉大声的呻吟着,用手扶住自己的乳房,塞向母亲的口中。唐月芙含着娇小的乳峰,舌尖绕着那颗迷人的红豆打转,牙齿轻噬,微微的刺痛让聂婉蓉更加疯狂。

聂婉蓉的玉手从母亲的睡衣下摆探如,隔着亵裤在唐月芙微微贲起的耻丘上摸索探寻,却发觉那里早已殷湿成潮,亵裤紧贴着那条裂缝,神秘的珍珠早已从肉唇中伸出头来,不知羞耻的挺立着。

「嗯……娘亲在骗人……看你下面湿成那样……原来也忍不住了啊……」聂婉蓉不满的抱怨道。

唐月芙被女儿发现身体的秘密,不由得心中大愧,先前还在义正词严的教训女儿,可自己却难耐心头的欲火,分泌出大量的淫汁浪水,连亵裤都染得濡湿一片,真真羞煞人也。

唐月芙不敢接话,更加用力的吸吮着女儿的乳笋,另一只手捏着聂婉蓉的乳肉,让顶端的蓓蕾高高耸起,拇指和食指揉搓着逐渐涨大的乳珠,时不时的狠挤一下,让聂婉蓉不能再作多言。

此时,聂婉蓉一边享受着母亲的服务,一边悄悄的撩开母亲亵裤的一角,灵巧的手指钻了进去,直接攻击唐月芙的那粒珍珠。

「嗯……」唐月芙闷哼一声,身躯剧颤,侧倒在床上。

聂婉蓉翻身坐起,将两人身上剩余的衣物脱下,然后爬在母亲的身上,将年轻的牝户暴露在母亲的面前,分开唐月芙一双修长的玉腿,凑了上去,一股潮湿的气息扑面而至,聂婉蓉吐出香舌,在母亲的肉唇上轻轻滑动,玉指扣住唐月芙玉缝上濡湿的珍珠,揉挤搓压。

「啊……蓉儿……好……好啊……」满足的呼叫终于从唐月芙的口中倾泻而出,身体也随之轻轻抽搐起来。此时聂婉蓉那粉红色的花瓣正摆在唐月芙眼前,她竖起中指,撩起一掬清滑的淫水,然后一扭一转,轻巧的刺入女儿的牝户。

花瓣被分到两边,窄小的通道里灼热异常,无数嫩肉缠绕在入侵的手指上,细嫩滑腻,唐月芙轻轻戳弄了几下,但觉无甚阻碍,便开始快速在女儿的蜜壶中抽送起来。

「啊……啊……好棒啊……娘亲……快点儿……再快点儿……」聂婉蓉高声叫喊着,舌尖一顶,便溜进母亲的阴户之中,在内里伸缩卷转,舔弄不休。

「嗯嗯啊……」唐月芙的蜜壶中早就已经泥泞一片,在女儿的刻意挑逗下,更是春潮氾滥,一发不可收拾。

聂婉蓉的俏鼻贴在唐月芙的阴阜,只能发出含糊的呻吟。湿热的鼻息包裹着母亲的阴核,让唐月芙更是欲火高涨,双腿支撑着整个身子,玉臀上抬,一耸一耸的和女儿的唇舌做着最亲切的接触。

另一方面,唐月芙插入聂婉蓉体内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两根,插入的程度也越来越深,好几次都直接点击在女儿柔软的花房之上,一波波的淫水从蜜壶深处涌出,更便于唐月芙手指的抽插。

唐月芙在女儿的蜜道中快速的捣弄了几十次,忽然见女儿的阴核就在眼前,红艳艳的,充血肿胀。唐月芙于是抽出手指,在聂婉蓉的阴核上捻搓了几下,然后中指一屈一弹,竟然用上了「蜀山剑派」的绝世神技「玉兰拂花指」,一道真气正撞在那娇小的阴核之上,聂婉蓉如遭雷殛,快感如潮,瞬间抵达顶峰,大量的阴精狂泄而出,喷了唐月芙一头一脸。

「啊……」随着高潮的迅速降临,聂婉蓉那粉红的花瓣张开到最大的极限,全身酸软,再也无法继续香舌的活动,抬起头来,高声嘶喊着。一道银线将她的红唇和母亲的牝户连接起来,随着聂婉蓉抬起的头部逐渐拉长,颤颤巍巍,竟不断裂。

下体突然失去女儿的慰籍,唐月芙顿时觉得蜜壶中麻痒异常,她坐起身来,伸手翻过聂婉蓉的身子,然后抱起女儿的一条玉腿,从她的两腿之中凑了进去,两人那湿润的阴唇撞在一起,电流一般的快感冲击着她们的神经,母女俩同时哼叫一声,扭动娇躯,胡磨乱顶起来。

两人黑亮的阴毛纠缠在一起,四片阴唇大大张开,贪婪的相互冲撞摩擦着,想要把体内的无穷欲火尽数散发出去。两人一边扭动着玉臀,一边不约而同的抚上自己的酥胸,一手握住一支乳房,大力的揉捏,像要从中挤出水来,乳峰上的蓓蕾高高凸起,愈加硬挺紧绷。

「娘亲啊……我……我好舒服……好舒服啊……」

「蓉儿,为娘也一样……好……用力……来……」

母女俩疯狂的摆动臀部,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喊叫。残余的一丝丝的理智也被火热的快感所占据,欲望完全控制了全身……

「啊啊啊……我要来了……蓉儿……快……使劲……」

「喔喔喔……娘亲啊……我也是……让我们一起泄了吧……」

终于,两人不分先后的攀上了肉欲的颠峰,两具雪白的娇躯一阵痉挛,腿间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收缩,随着雪嫩屁股的摆动,一股股热潮分别从两人的蜜壶中狂射出来……

高潮过后,唐月芙逐渐从欲望的海洋中苏醒过来,看着两人下体间粘在一起的毛发,顿时羞得面红耳赤。

已经数不清楚多少次了,母女俩就是这么排解修炼「连心剑法」的情火,每次过后,唐月芙都会为自己亢奋的举动感到惊讶和羞耻,她不知道以前修炼过此等心法的前辈们曾是怎样的一个情形,是否也与自己一般疯狂,一般沉迷……

此时,聂婉蓉依旧躺在床上沉睡不醒,脸上则明显地挂着异常幸福的神情,嘴角上勾勒出优美的弧线,仿佛在梦中也在回味着适才的畅美感觉。

唐月芙苦笑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前辈们如何,可明显女儿就比自己容易满足多了,通常都是在她两次高潮以后,自己才会得到满足,而刚才的那些淫荡的举动也是自己手把手地传授给她的,难道说自己真的是一个欲壑难填的女人吗?

唐月芙轻轻的从女儿的两腿之间抽出身子,披衣下床,心中依然燥热异常。

明明刚才已经泄过一次身,按理说将体内的欲火也该熄灭了啊,可为什么自己的蜜壶中依然是那么空虚酥麻呢?哎……和女儿一起虽然能暂时缓解欲火焚身的痛苦,可实在是比不上和丈夫当年真个消魂的动人滋味啊……就连昨晚的那场春梦也比这个强多了呢……

想着想着,唐月芙只觉得蜜壶中仿佛有千万只蝼蚁爬进爬出,愈发觉得寂寞难耐,哎……这个夜晚怎么就那么漫长啊……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