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奇异药方

赤裸的雪臀接触到马身,一阵暖意袭来,唐月芙倒也感不到一丝寒冷。

「准备好了吗?」齐百威难奈心头的激动,颤声问道。

唐月芙长吸一口气,稍微平稳了一下情绪,然后朝齐百威点了点头。

「那么,我要开动了啊!」齐百威说完,朝马头上拍了一记,一连串机括转动的声响从马腹中传来,马身开始轻微的摇晃起来,并且越动越快,最后竟剧烈的颠簸着,仿佛在快速奔跑一般。

唐月芙为了不从马上掉落,双手扣住马颈,稳住身形。由于不知道即将发生何种变故,芳心忐忑,呼吸也逐渐急促起来。

见唐月芙的身子渐渐贴近马身,齐百威邪笑着拧动了玉马的左耳,「啪」的一声,玉马的左翅竟然开始扇动,不偏不倚的正中唐月芙胸前的豪乳。

「啊……」唐月芙惊叫一声,刚要挺直身子躲避,没想到玉马竟猛的向前一冲,迫得她再次俯下身子。此时,齐百威也已启动了玉马的右翅,两只翅膀竖立而起,翩翩扇舞。

唐月芙随想贴住马背,可玉马却以高速在洞中绕圈奔跑,唐月芙在马上也随之摇摆不定,每当她稍微抬起身子,两只翅膀总能及时的扇动,拍在她的一双肥奶之上,打得乳房左右晃动,甚是养眼。

「啪啪」的响声不断,唐月芙的衣襟慢慢松散开来,宽大的袍子逐渐滑落,露出雪白的肩头和半截藕臂。可怜唐月芙根本没有余暇拉上衣襟,只得任由衣裳越落越低,杏黄的肚兜也松松垮垮的挂在胸前,随着身体的摇晃,大片柔腻的乳肉落入齐百威眼中。

事有凑巧,玉马的右翅在一次扇动中,竟然勾住了肚兜的袢带,而唐月芙此时身体恰好后仰,两相拉扯下,袢带「崩」的断裂,肥硕的乳房整支暴露出来,白皙的乳肉早已被打得赤红一片,肿胀的乳头愈加明显的凸显在顶峰之上。

齐百威的一双淫目盯着肥奶不放,口水顺着嘴角淌落下来。

「不要看啊……」唐月芙在对方的视奸下羞郝万分,乳房上的微痛也让她产生了一种难以言状的另类快感,牝户中渐渐分泌出粘滑的汁液,花瓣不受控制的慢慢张开,细小的肉芽钻将出来,在温暖的马背上摩拭擦蹭。

唐月芙的心底激荡起一波波的舒爽,小穴中酸痒一片,她竟然开始主动挺耸着雪臀,追求更进一步的满足。

敏感的肉体在挑逗下逐渐进入状态,齐百威不失时机的按下马首上的开关,那条粗壮的玉棒再次从唐月芙的胯下钻出,顶开湿润的花瓣,插进温暖的谷道。

「啊……」空虚的蜜壶将整条玉棒纳入,唐月芙长长的吐了口气,竟是出奇的欣慰。虽然也为自己的淫荡感到羞耻,可身体却忠实的响应着玉棒的搅弄,配合着玉棒的节奏,高低迎合。

蜜道中的褶皱包裹着棒身,却被它轻轻一转,顿时扭成麻花。新鲜的刺激让唐月芙轻哼出声,全身乏力,花谷中抽搐连连,大量的淫水狂涌而出,沿着光滑的马身缓缓流下。

齐百威伸出一根手指捞起些许粘液,放在嘴里尝了尝,点头邪笑着道:「想不到你高贵的外表下,居然是如此淫贱,嘿嘿……我喜欢。」

被一个猥琐的老头子出言羞辱,唐月芙的脸上益发涨红,可蜜穴中的玉棒不停的翻转搅捣,让她根本无法正常思考,只知道摇摆肥臀宣泄体内的熊熊欲焰。

不知齐百威又启动了什么机关,两只扇动的翅膀突然合拢,正好夹住暗红的乳头,跟着上下一错,「啊……好痛啊……」唐月芙高声尖叫着,肿胀的蓓蕾几乎被翅膀搓爆,受虐的快感让牝户中的嫩肉猛力收缩,胸腹间肌肉也随之剧颤。

齐百威丝毫不理会对方的感受,又在马屁股上用力一拍,马尾巴倒卷而起,部分玉丝拧成一根两指粗细的玉棍,朝唐月芙的菊肛戳去。

「啊……这是什么?」唐月芙惊叫声中,玉棍的前端已经刺破罗裙,陷入唐月芙的肛道,唐月芙痛的全身颤抖,菊肛猛缩,却仍是被玉棍强行撑开,一点点的闯了进去。

前阴后庭都被异物侵入,这样的情形让唐月芙不由想起当日被儿子和凶猿奸淫的悲惨景遇,虽然玉棒没有那么粗长,却硬度十足,这也让她领受了别样的痛楚。

「不要……快停下来啊……我不干了啦……」唐月芙凄厉的叫嚷着,身体仿佛被从中劈裂开来。

「嘿嘿,你以为我是让你享受来的吗?现在停止可就太可惜了,难道你不想救儿子了吗?」

被齐百威一语点醒,唐月芙想到生命垂危的聂炎,果真不敢再做多言,只得咬牙硬撑,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起初的痛苦逐渐淡去,唐月芙这才感到原本温暖的玉棒却已变得灼热异常,牝户中的水分竟被蒸干,下体竟升起了袅袅的白烟。湿润的谷道也是干涩无比,每一次的抽动都带给她更多的疼痛。

「这是怎么回事?」仿佛知道对方心里的疑问,齐百威洋洋得意的解释道:「忘记告诉你了,此暖玉有一奇特之处,一旦被女性的淫水润泡便会由温转热,不过,你也可为之自傲了,你是我见过让它升温最快的婊子,那么多的贱水可不是一般人都有的啊……哈哈哈哈……」

唐月芙对这样的评价,真是生不如死,谷道里越来越痛,玉棒的活动更加艰涩,每次抽插仿佛都将内里的嫩肉拉扯撕裂,暗红色的血珠从肉壁上渗出,而玉棒在鲜血的滋润下却抽插得愈加狂猛。

齐百威窥准机会,一脚踩中玉马蹄下的云朵,只见玉马突然翻转过来,将唐月芙压在身下,长长的玉棒直接捣入子宫,顶得唐月芙直翻白眼。齐百威却拉下裤子,握着枯枝般的丑陋肉棒,用力的揉搓起来。

两处小穴中流淌出的鲜血汇合在一起,将地面染成一片厉红。唐月芙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希望时间快快过去,好尽早结束这痛苦的折磨。

「你在干什么!」就在唐月芙意识模糊之际,一声娇喝传入耳中,原来一个时辰的时间已经到了,聂婉蓉见母亲仍未出来,便再次进洞,见到母亲衣衫不整的被玉马压着,身下还有一大滩鲜血,而齐百威却在一旁快速套弄着肉棒,不由怒声斥道。

就在此时,齐百威的肉棒突然喷发,白浊的精液划过一道弧线,落在唐月芙的脸上,留下点点斑痕。

聂婉蓉连忙上前扶起奄奄一息的唐月芙,关切的问道:「娘亲,怎么样?」

唐月芙略微平稳了一下气息,伸手擦去脸上的污浊液体,在女儿的搀扶下,勉力站起,有气无力的问道:「我已完成先生的要求,还请先生赐教医治炎儿之法。」

齐百威收起肉棒,讪讪的笑道:「咳咳……不过,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至于她……」说着,他用手一指旁边愤愤不平的聂婉蓉,继续道:「嘿嘿,如果想知道的话,也上去骑一个时辰好了……」

「你!」聂婉蓉手按剑柄,怒目而视。

唐月芙拦住女儿,说道:「蓉儿,你就先出去吧,你我二人有一个知道就可以了。」

等到聂婉蓉不甘愿的离开之后,唐月芙斜倚着洞壁,问道:「先生可以说了吧?」

「其实很简单了,只要吃下与他血脉相连之人的心脏,再以密法在他体内将之炼成神丹,自然可以药到病除……」

「那么何为血脉相连呢?」唐月芙皱着眉头道。

「兄弟姊妹,这样都是血脉相连。」

「那……母子之间……」唐月芙本能脱口道。

「兄弟姊妹,同父同母所生,故而血脉相连。若为母子,血脉杂驳不纯,这就……」齐百威摇头说道。

「哪有这种药方?齐先生,不会是你自己不懂得医,胡乱找点古怪的方法欺骗我吧?」唐月芙惊讶之余,自不肯相信齐百威所言。

「胡说!老头子虽然有些不良嗜好,但绝不会拿自己的名头开玩笑,我让小女娃先出去才肯讲,也正是这个道理了,你若还是不信就好好看看这本书吧!」说着,齐百威取出一本厚厚的古书,抛到唐月芙面前。

唐月芙拣起古书,捧在手中,只见,封面上用金丝织着两个篆体大字,「医典」。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神农氏亲手编撰的上古奇书吗?」唐月芙倒吸了口凉气,惊讶的问道。

齐百威点头道:「正是。其实,老头子没遇到过身中『九阳还魂草』奇毒之人,我所说的一切都是这本书里记载的,信不信就由你们了。」

唐月芙翻开古书,迅速查找到关于「九阳还魂草」的记录,仔细阅读数遍,却也与齐百威所言并无二样,后面还详细的讲明炼制神丹的功法。她看完后将书交给齐百威,问道:「那如果没有解药呢?」

齐百威摇头道:「那就没办法了,这小鬼已经耽搁许久,我看他最多只有百日之命了……唉,看在你这么合作的份上,老头子就送你个添头吧。」

说完,齐百威走到聂炎躺卧的台子旁边,取出一把银针,插入他全身三十六处大穴,然后又以奇特的手法拍打各处经脉,最后,往聂炎的天灵重重的击了一掌,大吼一声:「咄!」

三十六根银针离体而出,聂炎也随即醒转过来,他迷茫的打量着四周,当一眼望见唐月芙,他立刻跳下台子,扑到母亲怀中,语带惊恐的问道:「娘亲,我们是在哪里啊?」

「好孩子,没事,没事了。」唐月芙轻声安慰受惊的聂炎,然后说道:「既然如此,晚辈先行告退,先生大德,日后自当回报。」

唐月芙刚出洞口,聂婉蓉便上前问道:「娘亲,是用什么方法,你快告诉我啊!」

可此事实在关系重大,唐月芙自是不肯将其告知,只是说道:「蓉儿,不是我不想说,刚才我起了个毒誓,不得讲与其他人知道,所以……」

「不说算了。」聂婉蓉嘟起小嘴,气呼呼的说道。

「蓉儿,你……」见女儿这副模样,唐月芙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在聂婉蓉立刻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说道:「骗你的啦,呵呵,娘亲知道和我知道本来就没区别呀,只要能治好炎弟就可以了嘛……」

「至亲的心脏?天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呢?」唐月芙手托香腮,眉头紧锁的沉思着。

从「无情谷」离开之后,由于婉蓉姐弟强烈要求,唐月芙便没有急于回山,带着儿女一路上走走停停,观赏沿途的风景。虽然白天唐月芙表现的若无其事,可每当夜深人静,唐月芙总是陷入痛苦的思索。神医所说的血脉相连,指的就是女儿。换言之,也就是要牺牲女儿,来救聂家这唯一的一根独苗。

看着一双儿女熟睡的脸庞,唐月芙心如刀割。儿子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可如果救治聂炎,那么就意味着放弃婉蓉,可如果不杀女儿,可爱的儿子就要命归黄泉,二者只能留其一,偏偏如此简单的选择却说什么也决定不了。

但是,儿子和女儿到底哪一个在自己心里的份量重,这个答案应该很容易得出吧,可为什么自己这些天总是梦到女儿捂着淌血的胸口大叫:「娘亲,还我心来,还我心来……」

唐月芙的眼神陡然转寒,终于下定了决心,虽然女儿也十分惹人爱怜,但聂炎才是自己的心头肉,既然自己能为了儿子抛开贞洁,那么再多背一条杀女之罪也算不上什么。

唐月芙轻步走到聂婉蓉床前,端详着女儿的睡脸,惨淡一笑,并指如刀,便向聂婉蓉的心窝捣去。

正在此时,聂婉蓉忽然从梦中醒转,揉着惺忪的睡眼说道:「娘亲,您还没有休息啊,快点儿睡了,明天我们还要赶路呢!」

唐月芙心下一惊,伸出的手指在空中一转将被角往上拉了拉,说道:「哦,好的,我这就去睡了,你要小心着凉了啊。」

「谢谢娘亲。」聂婉蓉甜甜的笑道。

见女儿并未发觉自己的异常,唐月芙这才回到自己的床上睡下,可一颗心依旧「扑通通」的狂跳不止。

之后的几天,唐月芙一直精神恍惚。每当出现杀女的机会,她总是会天人交战一番,几度权衡之后,却在最后出手的关键时刻,不是被聂炎从中打断,就是聂婉蓉忽然遥指远山,向她提出询问,害得她几乎认为,聂婉蓉已经有了防备之心,可看女儿的神色,却又不像,唐月芙只好压下心中的疑惑,等待下一个机会的出现。

这一日,正当三人攀上一座绝岭,却见远处一道大水排山倒海而来,宛如一条白龙张牙舞爪,无情的将几个村庄冲得七零八落,水面上无数人头起伏,凄厉的惨叫隐约可闻。

唐月芙侠义心起,让聂炎在山上莫动,便携女儿一起飞将过去。不待母亲吩咐,聂婉蓉在空中双手张开,庞大的气劲散出,将奔腾的洪水局限在一个里许宽的通道中,唐月芙祭出「昊天镜」,只见镜面上射出一道白色的光柱,竟将庞大的水流迫得倒卷回去,而唐月芙则将水中的众人一一救起。

借助神镜的威力,母女俩竟将冲出几十里的洪水逼回决口的大堤,由于通道变得狭窄,「昊天镜」居然开始摇摇晃晃,似乎抵挡不住巨大的压力。唐月芙已将落难的村民悉数救出,见此情形,便和聂婉蓉一起运功撑住「昊天镜」,这才将局势稳定下来。

「这样做不是办法,蓉儿,你先在此顶住,我去重筑大堤。」

聂婉蓉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点了点头,独力强撑。唐月芙收回功力,正待离去,却望见聂婉蓉微微起伏的香背,不由得一怔,如果现在出手,女儿铁定香消玉殒,这个动人的念头让她握紧了「紫阳剑」,只要一剑送出爱子就有救了,可这剑为何竟重逾千斤,如此简单的一个动作却怎么也做不出来。

背后偷袭原本就是武林的大忌,况且对像还是自己的女儿。毕竟,聂炎是一条命,可婉蓉也是一条命啊,这样一命换一命真的值得吗?这样的疑问萦绕在唐月芙心头,让她呆呆的站在女儿背后良久,不见下一步的动作。

聂婉蓉见母亲迟迟不动,急道:「娘亲,你在干什么?我快顶不住了。」

女儿的呼唤让许多陈年往事流过唐月芙心头,当年怎么照顾女儿的种种和女儿第一次呼喊「娘亲」时的恬美微笑,都让她始终无法狠不下心来斩杀自己的亲生骨肉,手指也逐渐从剑柄上松开。

终于,唐月芙长啸一声,双手一牵一引,附近小山丘上的砂石卷上半空,朝大堤的缺口处如雨落下,眨眼间便将大堤修补完毕。

疲极力竭的两人俱是一交跌坐在地上,相互对视一眼,各自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欣慰的笑容。但是唐月芙心中却依然惦记着,距离儿子丧命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下一次自己可要痛下决心,不容失手了。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