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春梦遐思

蜀山乃是隔绝蜀地及中原的一片险峻山峦,滚滚长江便从其间穿行而过,并在万山丛中形成了三个奇险无比的大水峡也就是「三峡」。而三峡顶端的两岸,则有名传千古的「蜀山十二峰」。

「蜀山十二峰」皆是极为高耸壮观奇特,峰巅云雾缥缈围绕,甚难攀登的陡峭巨峰,其名分别称为望霞、翠屏、朝云、松峦、集仙、聚鹤、净云、上升、起云、飞凤、登龙、圣泉等十二峰。

在十二峰中最有名的一峰,乃是峡顶北方的「朝云峰」,也是十二峰中形态最美之峰,峰腰秀丽娟俏,恍如婀娜多姿的美女,而且因为昔年襄王会神女就在此峰,因此又名「神女峰」。

世人皆不知晓,在「蜀山十二峰」之外,另有一在空中漂浮着的第十三座山峰名唤「飘渺峰」。相传,此峰乃是当年神女居住的所在,由于常年云雾缭绕,并且高悬半空,「飘渺峰」始终不为外人所知。

而这「飘渺峰」上,则是「蜀山剑派」历代掌门埋骨之所在,但凡掌门即将仙去,在将门中诸事安排妥当之后,便会自行飞上「飘渺峰」等待生命的终结,故此峰更被视为门中禁地。当年,为了能躲避「血魔」燕无双的追杀,唐月芙顾不得门中禁令,携女儿一同藏于「飘渺峰」上,苦练「连心剑法」,矢志复仇。

「飘渺峰」名曰为峰,其实只是一块巨大的飞石,云海飘渺间,便如同一座活动的岛屿。

岛上四季常青,绿草如茵,到处可见奇花异草,参天古木上结满浓郁芳香的果实,潺潺溪流环绕林间,果真是人间仙境一般。

一个八、九岁模样的垂髫孩童此时正靠着一棵巨树微微喘息,刚才和两只小白猿追逐嬉戏,费去他不少的气力,眼见小白猿便在不远处向他招手,却觉得心脏狂跳不止,一时竟无力站起,只好朝小白猿尴尬一笑,摆了摆小手,然后躺倒在草地上休息。

忽然,只听得树叶「哗哗」作响,一只巨大的母猿从空中跃了下来,两只精光闪烁的眼睛瞄了下小白猿,眼光中竟然带有埋怨之色。两只小白猿抓了抓脑门「吱吱」叫了几声,逃也似的爬到树上,躲在树叶间偷视着下方的动静。

「小威,你不要怪它们,」小孩子虚弱的声音响起,对母猿说道:「是我叫它们陪我玩的,咳……咳……」

他刚解释了两句,苍白的小脸上立时浮现出异样的陀红,母猿见状,连忙把手里的仙桃递了过去,那孩子也不客气,抓过桃子一口咬了下去,说也奇怪,当香郁的汁液落下肚去,急促的喘息逐渐平稳下来,脸上那病态的艳红随即褪去,恢复成原本苍白的模样。

「谢谢你,小威!」小孩子感激的说道。

母猿猛的立了起来,前肢在胸前擂了几下「吼吼」数声,其意甚欢,跟着,它一跃上树,一手抓住一只小白猿,连续几个腾跃,消失不见。

「哎……」小孩子忽然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和他年龄极不相符的惆怅表情,自言自语的道:「娘亲和姐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这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随便活动一下就喘不过气来,唉……」

这孩子正是唐月芙的儿子——聂炎,当初,唐月芙怀着聂炎力斗燕无双,曾被他在肚子上打了一掌,起初以为没什么大碍,但随着聂炎逐渐长大,唐月芙这才发现那一掌的影响。

虽然聂炎外表看不出有什么缺陷,而且承继父母的遗传,他从小就生得极其俊俏,尤其是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更是惹人爱怜,但是,聂炎的身体却始终十分虚弱,面色也显得有些苍白,薄薄的嘴唇只略带血色,稍微累一点儿的活动都让他心跳加速,甚至晕厥当场。

即便唐月芙神功通玄,却也无法根治儿子的痼疾,也正是因为如此,聂炎一直无法修习「蜀山剑派」的玄功,只是天天和白猿、仙鹤玩耍。为了让母亲和姐姐安心,小聂炎也始终装出一副无忧无虑的天真模样,只有在无人的时候,才会露出适才那种烦恼的愁容。

就在此时,两声嘹亮的鹤鸣传入小聂炎的耳鼓,他精神陡地一震,连忙爬起身来,飞快奔将过去。转过山脚,只见两个白衣丽人正站在三间茅草屋前四下张望,正是自己的母亲和姐姐得胜归来。

「娘亲!姐姐!」聂炎大声叫着,冲到两人面前一把抱住母亲修长的玉腿,再也不愿松开。

「炎儿,不是叫你不要跑那么快吗?看你累的……」唐月芙爱惜的抚摩着他的头发,轻声责备着。

「娘亲,你可想死炎儿了……」

聂婉蓉走过去,刮了下弟弟的脸蛋儿,笑嬉嬉的说道:「羞羞羞,炎弟也不小了,还在娘亲面前撒娇呢……咯咯……」

聂炎这才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松开双手,抬头望着母亲,问道:「坏人除去了吗?娘亲和姐姐不会再撇下炎儿不管了吧……」

唐月芙微微一笑,说道:「不会了,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分开了……」

聂炎转过头去,又用眼神询问一旁的姐姐,见她同样也是满面春风的点了点头,小脸上顿时绽放出鲜花一般的笑容。

这一日,聂炎忽然被叫到母亲的房中,看着姐姐兴奋难抑的表情,聂炎的心里却是茫然一片,却不知所为何事。

「炎儿,」唐月芙慈爱的看着小儿子,拿起桌上的仙草说道:「为娘此次下山,不但大仇得报,更是得到了这株仙草,经过我这几天的查证,终于确定这正是天下间最具起死还生功效的『九阳还魂草』,有了它,一定可以解除你身上的顽症,不过,服用它之前,倒还要费点周折,这样吧来,你这几天就和我一起就寝。」

原来根据书中记载「九阳还魂草」乃是天下间至刚至猛的灵药,一但服下,不但可以培根固本,强身健体,更能洗经伐髓,打通人体阻塞的经脉。

但由于药效过于霸道,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经脉改造时的强大冲击,更何况是自小体弱多病的聂炎,因此,唐月芙只好一方面用药物护住儿子虚弱的经脉,另一方面则打算将自己的无上玄功灌输给聂炎,以便儿子在「九阳还魂草」的药力发作之际,能运气护体,不至于被强猛的药力冲得经脉寸断而亡。

唐月芙在向聂炎解释了「九阳还魂草」的特性之后,便吩咐女儿按照她事先列好的单子前去煎制药物,并开始传授聂炎「蜀山剑派」的运功心法。

由于聂炎的身体虚弱,以往即便是教会了他心法,却也不能自行运气,而当时「蜀山剑派」大仇未报,唐月芙自不敢轻易将一身功力传输给儿子,但此时血魔已除,唐月芙再无顾虑,便在每日子、午时分,将功力灌输给儿子。

子、午二时分别是天地间阴阳二气最鼎盛的时刻,在此时输功,自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聂炎一方面承受母亲的功力,另一方面按照玄功心法,吸收日精月华,配合体内真气运走百脉,身体也日趋强健,原本苍白的小脸上倒也现出几分血色。唐月芙见功法有效,自是欣喜万分,心中盘算:「照这样下去,不出七日,炎儿便可服用『九阳还魂草』了。」

一连七天,聂炎都在在母亲的房中度过。

除了按时接受母亲的功力和服食药物外,便是运功强体,丝毫不甘懈怠。唐月芙在儿子运功之时,倒也陪他一起练功,无外是想多凝聚玄功,早日根除聂炎身上的恶疾。

起初的五天,唐月芙都在子时输功以后,将因身体承受不住巨大冲击而昏睡过去的儿子抱到一旁临时搭好的小床上睡下,自己才去就寝。但到了第六天,由于功力损耗过大,她在将最后一丝真气灌入儿子体内之后,竟也倒在塌上,沉沉睡去。

「啊……我这是在哪……有人吗?」

唐月芙睁开疲惫的双眼,发觉自己竟然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四周雾气弥漫,伸手不见五指,她从地上爬了起来,摸索着向前行去。

「芙儿莫怕,我在这里啊……」一把柔和的嗓音从左侧传来,唐月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扭头望去。只见浓厚的雾气忽然左右散开,露出一条通道,通道的尽头则是一片光明,一道熟悉的身影逐渐从光明中显现出来。

唐月芙用力揉了揉眼睛,仔细看着对方,突然,惊喜的叫道:「晓风,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丈夫那张英俊挺秀的脸庞终于完全呈现在唐月芙眼前,只见他面带微笑,张开双臂,温柔的唤道:「芙儿,是我……是我啊……」

唐月芙再也控制不住,一口气冲到聂晓风面前,猛地扑到丈夫的怀里,轻捶着他的胸膛,眼泪扑簌簌的滚了下来。

聂晓风捧起妻子的脸庞,望着那张犁花带雨的娇容,轻叹道:「芙儿,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可真苦了你了……」

「晓风,我还以为你死了呢。现在好了,血魔也被我和蓉儿杀了,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啊……」唐月芙在丈夫的怀里,扭动着身子,撒娇似的说道:「你可不能再离开我了,啊……唔……」

唐月芙还没说完,聂晓风便吻上她的樱唇,将下面的话堵了回去。四唇相接双舌纠缠,再多的话也无法表达出两人思念的痛苦,一瞬间,多年的愿望终于成真,他们紧紧的拥着对方,将满腔的爱意化做浓情一吻。

以往的种种温馨片段从脑海中闪电般的划过,唐月芙只觉得丈夫的舌尖在自己的口腔中左右逡巡,潺潺香涎从舌底涌出,在两人的唇舌间滚来淌去,唐月芙双手用力的勾着丈夫的脖子,灵活的丁香引导着丈夫的舌头,心中涟漪阵阵,丰满的娇躯贴在聂晓风的身上,厮磨纠缠着。

聂晓风的大手从唐月芙的衣襟滑入,将柔软的乳房握在掌中,隔着肚兜揉捏起来,拇指按压在顶端的蓓蕾上,一阵奇异的热力透体而入,唐月芙「嘤咛」一声,身子一软,缓缓的倒在地上。

衣裳一件件的离体而去,唐月芙那白玉凝脂般的娇躯,终于完全呈现在聂晓风眼前,聂晓风望着妻子红云满布的粉面,微笑着说道:「芙儿,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美……那么让人心动……我……我永远爱你……」

「晓风,我也是……」唐月芙红着脸瞄了丈夫一眼,然后阖上眼帘,胸前的双峰随着急促的呼吸高低起伏,一副任君品尝的俏丽模样。

聂晓风不再言语,迅速褪下衣服跪在唐月芙两腿之间,扶着自己的大肉棒,轻点着妻子那娇艳的牝户。

唐月芙只觉得一条奇热的棒子顶在自己的蜜壶上,不由得全身一颤,两条修长的玉腿慢慢打开,神秘的门户毫不吝啬的展现出来。聂晓风的龟头沿着那条迷人的肉缝来回滑动,慢慢的阴户的大门分到两边,一颗粉红色的果实凸现出来,少量的清液从阴户中淌出。

聂晓风腰部一沉,大龟头顿时挤入狭窄的通道中,「嗯……」唐月芙轻呼一声,欣喜的泪水从眼眶中流了出来。聂晓风扣住唐月芙的蛮腰,下体猛力一挺,「哧」的一声,将整条肉棒塞了进去。

阴户中的细小凸起摩擦着棒身,层层褶皱裹着聂晓风的大肉棒,充涨的感觉冲击着唐月芙的神经,她轻轻的呻吟着、呢喃着、缀泣着,被丈夫这重重一击感动得热泪盈眶。

聂晓风缓慢的挺动着肉棒,细细的感受着阴户里的颤抖,九浅一深、五浅一深、三浅一深……随着聂晓风活动频率的加快,唐月芙阴户中涌起阵阵甜美的快感,她主动的抬起玉臀,配合丈夫的抽插,寻求至美的感受。

聂晓风见状再无顾忌,将唐月芙的玉腿搭在自己的肩头,大起大落的抽插起来,每一次的撞击都顶在唐月芙的花心之上,酥麻的感觉让唐月芙呻吟阵阵,愉叫连连,花房绽放,一波波的淫水如潮涌出,让聂晓风更易施为。

猛插了一阵后,聂晓风握着唐月芙的双手,将她拉了起来,让妻子骑跨在自己身上,他则平躺在地上,喘息着说道:「芙儿,你来吧……」

唐月芙娇羞的看了丈夫一眼,然后双手按在他的胸前,玉臀上下颠簸,一次次的将肉棒吞入体内。两人的呻吟声交织成一片,在这空旷的山谷中回荡着……

就在唐月芙即将达到高潮的瞬间,忽然一把利剑平空而落,「唰」的一声,从聂晓风的胸口透体而过,聂晓风脑袋一歪,再也没了声息,一道鲜艳的血液从他的嘴角滑落,眼神中满是不甘。

「哈哈哈……敢和我燕无双作对,只有死路一条!」伴随着一声断喝,「血魔」从浓雾中走了出来,满脸淫笑的说道:「美人儿,不要怕,他死了,还有我呢……哈哈……尝过我的手段你才知道什么叫做男人……」

「不……不要……」唐月芙惊恐着叫着,刚想起身逃走,却发觉自己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燕无双向自己逼近。

「不……别过来……」唐月芙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原来只是一场春梦,她擦去额头的冷汗,这才发觉聂炎就趴睡在自己的身边,不但小手搭在自己的乳峰上,而且,他的右腿竟压在自己的下体敏感部位,这也许就是自己会发春梦的原由吧。

唐月芙叹了口气,起身将聂炎抱到一旁的小床上,拉过被子给他盖好,然后披上衣服,走到窗前,怔怔的望着天空中那轮明月,两行清泪滚下脸庞。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