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篇

晚上,我独自醒了过来,脑袋发晕发疼,又想吃药了,但这次我勉强克制住想吃药的冲动,唤醒了女儿。美月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嚷着要吃药。我知道那种感觉,也晓得不能再让她沉沦下去,女儿还年轻,还陷入未深,现在回头还有机会……

找了两件袍子,胡乱套在女儿和自己的身上,我强拉着美月乘电梯下楼。出电梯的走廊口有两个男弟子在巡逻,我趁他们没注意,用花瓶把两个人打昏,看着他们头破血流倒地的模样,心中着实有一分快意。然后,我就推着美月出门。

「妈,你呢?」

「妈的肚子这么大了,行动不方便,和你一起跑,只会拖累你的。」我握着女儿的手,道:「你……你以后就自己照顾自己、照顾弟弟,知道吗?」

美月还没有回答,两盏灯光投射在我们身上,跟着就是几十个人围了过来。我们只是两个女人,不管再怎么样挣扎,很快就被男人们按倒在地,几十双污秽的手掌,在我们母女的胴体上恣意轻薄着。

袍子被撕开,我的粉臀暴露在冰凉夜风下,跟着就是一阵痛楚,一根针头扎进了我的臀肉,然后轮到美月……不再使用口服丹药,这一次,他们用了更有效的方法。

强烈的药效直接在血管中奔驰,我浑然忘记一切,就与女儿开始亲吻起来。周围的男人一个接着一个,轮流肏弄我们,耳里听到的尽是喘息,还有男人们的淫笑。最后,满身精液的我们,被拖着狗炼,带回大师身前。

「你们心境还不能安宁,是因为对尘世还有依恋。」

在我们母女裸背上抚摸良久,看着我和美月白晰如玉的肌肤,大师微笑道:「这么细嫩的女性皮肤,是刺青的上好素材,要给你们刺上漂亮又残酷,丑陋里带着性感的地狱绘图。」

有许多达官贵人到精舍来,除了精舍里的女弟子会出去接客,三楼的表演舞台,也常常上演一些变态秀,给这些社会名流享受。第二天,我们母女被带到三楼,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面表演同性恋,一面接受刺青。

在众多带有色欲的贪婪眼神中,我和美月紧紧相拥,羞耻得浑身发抖,最后我们也只能一起平躺在木台上,想借着对方的肉体,来忘记这恶梦似的一切。我温柔地握住女儿玉手,热气喷在她唇上,美月像小猫般的细声呢喃。

「放轻松……」

涂着艳色口红的唇,轻轻触上二片没有上妆的淡雅粉色樱唇。

「唔……」

美月似乎想说话,却被我半强硬的热吻封住,手伸到美月的胸前,揉搓丰满的美乳,让丰满柔滑的玉乳,受到外力而变形。

「美月、你好可怜,让妈来安慰你……」

低语的唇触在粉白嫩颈上,我如雨点般落下急促的吻。

「啊!这样不行……」

受到嘴唇爱抚敏感的部位,美月热烈的喘息,发狂似地扭动身躯,小腹不住挺动,磨蹭着我浑圆的怀孕大肚。

「啊!嗯…!」

我持续玩弄超级美乳,掐捏隆起的敏感小丘,舌头分开了美月喘息的唇,伸入小嘴内部。

「嗯……嗯……」

柔软的秀发,轻抚着白嫩的脸颊,两人的唾液在彼此的口腔里互相流动。

「美月真是可爱极了……还湿得这么快,真是好色的孩子!我玩弄着已经湿濡的秘处,心里难过地说道。

「咕啾……咕啾……」

润湿的秘肉发出淫猥的水声,开口的秘缝内部,粉红肉壁的蠕动,催淫着我的情欲,动作更加剧烈。

「嗯……唔……」

「还没呢……妈妈会让你更舒服一点……」

台下无数污秽的目光,仿佛火炙一样,集中在我们母女身上,我叹了口气,再次伸手在她的胸前爱抚。国中少女的乳房所不应具备的成熟肉感,在胸前充满弹性地上下跳动。结实膨胀的乳头坚硬竖起,虽然比不上我,但仍是稚嫩童颜所无法想象的超级巨乳。

「妈……妈妈……我的胸部以后还会更大吗?」

「会啊!等你怀孕了以后,这双奶子会比妈妈更大、更有弹性的。」

我的手掌,温柔地轻揉那仰卧着的坚实双乳。柔嫩修长的手指陷进乳房,手掌回旋抚弄她那满具张力的乳肉,白色的肌肤淡淡变色,美丽的粉红色乳晕虽还未被触及,却已圆鼓鼓地隆起。

「美味的乳头……」

我迫不及待地舐了一口眼前震动的巨乳乳头。

「噫呀!」

美月可爱地呻吟,忍不住扭动身体。我的指尖,以似摸未摸的微妙接触,爱抚那被透明唾液湿润的樱桃色乳晕,以乳头为中心划着圆圈,在慢慢隆起的乳晕周围涂抹着唾液。玩弄一阵后,乳晕膨胀成半球形,中心的突起也变得更坚挺,一会儿,由乳晕中勃起突出的乳头,呈现出清楚的圆柱型。

「啾!啾噗……啾叭……」

我故意发出淫猥的声音,贪婪吮着勃起的粉红色乳头。

「呀、啊啊!」

每当美月喘息后仰,完美的乳房就柔软弯曲,一边附着我的唇,另一边则被手掌尽情地揉搓。

「啾啵!」

我几乎要扯起巨乳般强力的往上吸附,发出声音,放开嘴唇后,丰满的乳房摇摆得有如一团巨大果冻。波浪般晃动的乳肉前端,巨大勃起得令人难为情的乳头,发出满是唾液的淫秽闪光。我嘴唇离开美月的胸部,捧起自己丰满的乳肉,跟着将沉重饱满的乳房放在美月的乳房上,左右摇晃上半身,少女丰乳上承载着超级巨奶,挤在一起变为瘫软弯曲。

「啊好……好柔软的乳房……」

「啊,碰到妈妈的乳头了……好舒服……」

二人互相摩擦乳房,沉浸在悦乐的波涛之中,美妙巨乳变形的样子,真是无法言喻的淫猥。我抓住自己傲人的巨乳,以前端部份,摩擦美月早已坚硬耸立的乳头。

「啊!」

甜美喘息的我,乳房像是内部塞着东西似地涨起。受到坚挺的乳头刺激,埋在乳晕中的突起忽然冒出,黝黑的乳头几乎有姆指大小,在指尖的压力下,直往外渗着白色乳汁。我紧握乳房的前端,突出膨胀如松饼状的乳晕及勃起的乳头,淫靡地弯曲交合,互相碰触压挤着乳房,温热的白浊母奶,喷了女儿满凶都是。

「美……美月……舔妈妈的奶……帮妈妈吸奶……」

喘息地吐出梦呓的我,弯身将乳房凑到美月的嘴上。美月于是嘟起小巧的柔唇,伸嘴将前端含入,大口吸吮,喝着来自巨乳妈妈的香甜奶水。

「滋滋……啾叭……」

「啊好棒!再用力!」

一边呻吟的我,也稍微移动身体去吸吮美月的乳房。虽然自己的乳头被含在口内转动,也能品尝女儿的乳晕滋味,但这毕竟得母女两人都是巨乳才办得到。美月轻轻用牙齿抵住口中含着的姆指大小的乳头,用了点力啃啮。

「呃!痛!哇啊!」我忍不住将嘴唇放开粉红肉丘,发出尖叫的娇喘声,本能地想扭身避开,但美月含住我硬挺的乳头毫不松口。

充满容量感的乳肉被扯长、延展,简直让人有看到牛的乳房的感觉。二人疯狂的互相搓揉、吸吮、含咬彼此的乳头一阵,再进行名符其实的激烈乳交。

在情欲到达高潮前,有几名男弟子走了过来,用皮环固定住我们的身体,确认难以动弹后,我瞥见几个拿着工具的男人靠近过来。台下观众的呼吸声更形粗重,晓得今晚的重头戏要来了。

我轻轻吻着女儿的嘴唇,怜惜地说道:「如果觉得疼,就吸妈妈的奶,知道吗?」

美月眼中闪着泪光,哽咽道:「我知道……我要永远和妈妈……还有妈妈肚里的弟弟在一起。」

手臂一痛,负责纹身工作的技师,分别为我和女儿打了一剂止痛针,跟着,我看到美月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而我背后,也是一阵被利物刺破肌肤的剧痛。血,在我和女儿的背上狂流着。

「美月,妈妈会一直陪着你……」

我口中轻声呢喃,慢慢沉下腰部,炽热的爱液滴滴落下来,腿间的赤裸淫唇张开着,展露内侧的肉壁。

「咕啾……」

二个沾满淫蜜、绽开的秘处,发出湿濡的水声互相结合。

「唔啊!」

「嗯、啊……」

整个纹身的过程,我和美月的唇紧贴在一起,巨大乳房也相互磨蹭,如果不是我的大肚子亘在中间,我们会贴合得更紧密。纹身师傅们快速地动作,我们无视于背后的疼痛,仅是专注摩擦交合彼此的阴部。

肉壁与肉壁重叠着,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纠缠,彼此淡红的粘膜溢满爱液。在纹身师傅开始上色的时候,疼痛过度的美月,咬破了我的嘴唇。

我没有叫痛,只是更热情地回吻女儿,希望这份快乐能为她减轻痛楚。快感一波波涌来,激烈的高潮使我们的眼睛呆滞无神,直至纹身完毕,母女两人仍意犹未尽地互相爱抚着。

「吃饭了。」

听到可以开饭,我和美月依依不舍地放开对方大腿,扭着屁股,朝放在前头的饭菜盆爬过去,颈间的铁链发出「当当」声响。赤裸的粉背,美月给纹上一尾青色的两头蛇,张牙吐信,择人欲噬;我则是被纹上一头八爪人面蜘蛛,黑色的邪物,像张开了诅咒之网,紧紧困缚住我的一生。

我很悲哀地知道,被纹上了这种东西,就算从这里逃掉,也不可能再过正常人的生活了。今天的晚饭,是拌了尿的饲料罐头,味道很腥,但是很有营养,我们精舍里的女弟子晚上都吃这个。

盆子不大,咖啡色的饲料糊堆得高高,我和女儿趴伏下去,一人一口地慢慢咀嚼,不时还相互接吻,把对方嘴里的稀糊饲料,用舌头卷到自己嘴里吞下;或是把自己嘴里的东西送到对方口中。

「美月,你知道吗?在你小时候,妈妈也是这样,把东西嚼碎,然后喂你吃饭喔。」

「嗯……嘻……谢谢妈妈。」

美月娇笑着,依偎到我胸前,熟练地吮住奶头,啜吸着母奶。

「哼……呵……小孩子吃东西……不可以这样没规矩……」

我轻哼着,看见女儿脸颊上沾着饲料糊,温柔地伸舌帮她舔去。用餐完毕,我们帮对方把脸上、唇边的秽渍舔舐干净,这时,大师出现在我们母女的面前。他昨晚肏我和美月的屁股时曾说,今天要带一个新姊妹给我们。

大师手里的狗炼,系在他身后一名小女孩的颈上。穿着鹅黄色的连身洋装,黑色及腰的长发,细长的睫毛,娇俏的脸庞和婀挪多姿的曲线,就像尊漂亮的日本娃娃。通红而湿润的眼睛,让人禁不住想要好好爱怜她。

「小桐,看见妈妈和姊姊,为什么不打招呼?」

就像大师说的一样,虽然穿上洋装、戴上假发,我仍是从那熟悉的面孔、羞怯的表情,认出了自己的儿子。小桐无言地解开领口蝴蝶结,任洋装坠落在地,露出一身白晰细滑的肌肤。

真是可悲,明明只是国小男生却有着玲珑浮凸的女性曲线,蛇腰变得纤细,雪白小屁股又圆又翘,胸前A罩杯的鸽乳,像两颗小汤包一样,盈盈可爱。除了腿间那根细小肉茎,我的宝贝儿子现在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了。

服从大师的指示,我躺到木台上,主动把两腿分开。小桐移身到我两腿间,脚下踩着当肉椅的美月,肉茎对准亲生母亲的淫牝户。在那瞬间,我脑里想着:这样不是乱伦吗?我真的要和自己的儿子乱伦吗?但是,看到那两枚洞穿过小桐乳头的金色圆环,我心生怜意,抚摸着儿子的雪白鸽乳,默默地流下眼泪。

「乖儿子,还痛吗?被刺穿的奶头,还痛不痛?妈妈,真是不好,没有陪着你……」

小桐摇摇头,开始舔着我的牝户。富有技巧的动作,可以想见是受了多残酷的训练。

「啊……呀呀……」

虽然悲伤,但畅快的电流迅速升起,夺走了我的意识。

「好好享受吧!你儿子的阴茎还太小,但是为了伺候你,我们特别帮他做入珠手术,看看能不能满足你吧?」

大师来到小桐身后,左手按着他肩膀,右手则握住他被强迫入珠的小肉茎。灯光下,只见我丰满的牝户渗出香脂般的汗水,好象引诱儿子的性器般、不停摇摆着。

「嘿嘿、你们这对禽兽母子终于可以结合啦……」

溢出粘液的前端对准我的牝户,大师用力将小桐往前推。

「啊啊……」

我从咽喉挤出呻吟,灼烫龟头微微陷入牝户口,夹杂着疼痛的过激快感,使我愉悦地大喊出来。

「妈,我插进去了……好舒服……」

小桐发出了像是哭泣的呻吟声,男童的小小肉茎一下就被迫刺入到里头。

「哎呀…啊……」

虽然尺寸不大,却出奇地硬挺,加上与儿子性交的背德感,我丰满的屁股开始痉挛,肉棒深入的压迫感直冲喉头。

「这种力气怎么能满足你的淫妇妈妈……再用力……」

小桐的美白翘臀被大师从后面按住,强迫开始用力抽插。

「哦……」

当肉茎在湿泞的牝户中进出时,我全身上下都产生了强烈疼痛的压迫感,但从膣肉涌出的陶醉感,却使我进入忘我状态。

「怎么?很爽吧……你妈妈的浪穴滋味很棒吧……」

说着,大师突然伸出手来,在小桐结实的臀肉上拍打了一下。

「啪……」

「啊……痛……」

小桐雪嫩的屁股遭受重击,立刻疼得叫出声来。

「啪!啪!啪!啪!」极富弹性的两片屁股肉在大师使劲的拍打下,发出了清脆而又响亮的巴掌声。

「屁股这么的有弹性,实在很适合当兔子……」

臀肉上留下一道道血红的手印,男孩露出痛苦的表情。尾随在清脆响声之后的,大师将小桐的臀肉拨开,血筋突起的吓人肉炮,对准了我儿子的窄孔。小男孩布满皱折的菊洞,像极了等待阳具插入的淫穴。

「不、千万不要那样……妈妈救……哎……」

一瞬问,小桐像女孩子般嫩声尖叫,腰拼命摇动着,意图挣脱控制。但一切都已太迟了,大师用手固定住小桐的屁股,不让他动弹,吸一口气,将粗长肉棒挺入稚嫩的后庭花里。

「噢……」

成为双插座的小桐,张大嘴发出夹杂疼痛的呻吟。脆弱的童贞肛门,第一次破肛就被鸡蛋大的龟头肏入,括约肌在受伤极重的状态下渗出鲜血。

「痛、啊……唔……呀……噢噢……」

「啪……啪……」

小桐双脚乱踢,香汗淋漓,眼儿已经细眯着,口中也不断呻吟着。

「啊……鸡鸡在屁股里……跳动得好厉害啊妈妈,我的屁股痛痛……」

插在小桐菊丛中的肉棒是那么剧烈的在脉冲。

「唔……夹得好紧……啊」

入珠的肉棒快感依旧不减,沉溺在同性直肠的强力夹紧中。伴随着大师迅速有力的抽动,小桐的肉茎也连带一次比一次更猛烈地抽插在母亲牝户中。

「呀…啊啊……」

撞击的力道太过强劲,我雪白的乳房不断随着一次次冲击前后摆动,受到袭来的刺激,全身颤抖着。过剧的快感,逼使我不得不翻起白眼,雪白的肚子似波浪一样起伏,身体好象涂上一层油一样发出艳丽的光泽。

「好紧…啊……」

肉棒被男性括约肌夹到最顶点的快感,令小桐身后的大师忍不住继续加快抽送的速度,这么一来,小桐也在被动的情况下快速后退、顶出。

「噗嗤……噗嗤……」

疯狂的程度,简直有意将我的牝户搞坏一般。

「啊啊……轻一点……求求你们……我肚里的孩子……小桐的弟弟……求求你们……」

我哭着想用全身力量缩紧屁股的肌肉,可是,性感的波浪立刻使身体放松。在快要到达颠峰时,大师忽然把小桐拉开,小肉茎脱离牝户,童子白浊的初精喷了我一小腹都是。

我的肚子忽然剧烈地发痛起来,久违的痛楚,直袭脑门,我没法自制地放声尖叫。感觉像是身体被撕裂了,我喘息着尖叫着。美月和小桐都伏在我的身边,一人抚弄着我的一个乳球,希望能够以此来减轻我的痛苦。我扭动着,腹部剧烈的收缩,能够感到双腿正在不断痉挛。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象被浣肠过后,忍耐了很久终于能够排泄的那种感觉一样,我体会到了与浣肠类似,但却强烈百倍的快感。伴随着大量溢出的蜜汁,刹那间,好象有某种婴儿哭声,在我耳边掠过远去,紧跟着,从我双腿之间,流出大量粘稠的、暖烘烘的暗红色液体,之后是一团血肉模糊的肉球。

那是一个已经成形的胎儿,后面还连着脐带,手脚轻轻颤动,但不久就没了气息。大师却如获至宝,伸指弄断脐带之后,小心翼翼地放到一个用黄符纸编织的咒盆中,再将之放入他平素炼丹的药炉。

「不枉老衲辛苦一场那日老衲一见你,就知道你是累世积善之家,腹中怀着星宿托生的圣胎,日后替天行道,诛妖灭邪,对老衲大大有害。但圣胎在身,百灵庇佑,老衲一时之间也拿你没办法,幸好你这蠢女人容易上当,与狗交、与儿女乱伦,身体既然污秽不堪,也就不能再当圣胎的母亲,让老衲可以夺取圣胎,修练法术。」

大师狞笑着,趴到了我的身上,粗大肉炮笔直挺入牝户,强猛有力的直顶过子宫口。

「你不是很想孩子吗?老衲既吃了你的圣胎,也就该赔你一胎,待佛茎把你的子宫刮干净以后,你就准备张开大腿,怀老衲的种吧!」

下头传来喘息声,小桐揉弄着姊姊的美白巨乳,肉茎在牝户里用力抽送;美月呻吟浪叫着,小指头也戳入弟弟白净的小香臀,催促着他的动作。大师的肉炮勇猛刚迅,牝户里的膣肉深深缠绕其上,不能自拔。我已经完全变成母兽,摇动火热的脸,花园也淫荡的蠕动。什么也不愿多想,轻轻闭上眼睛,从半张的嘴吐出火热的呼吸,从牝户内涌出陶醉般的感觉……

舞台上五盏强力聚光灯,集中照射在两名演员的身上,明晃晃的白光,令娇嫩肌肤分外显得凝滑如脂,背上一双狰狞可怖的人面蜘蛛纹身,也张牙舞爪,栩栩如生。台下的几十名蒙面宾客,聚精会神看着台上的一切,但多数已经拉开西装长裤的拉炼,让服侍在旁的母狗奴隶吸吮阴茎。

母亲轻轻抚摸儿子的长发,表情充满爱怜,就像是对贴心的孩子温言教诲;儿子则爱抚着母亲隆起的雪白肚子,喜悦的眼神就似一个知道妻子怀孕的丈夫。只是这对母与子,腿间的性器正作着紧密结合,入珠过的丑陋肉茎,在母亲的牝户里大力挞伐,白浊淫汁不住往旁喷溅,黑红色的淫肉,也在频繁进出中往外翻开。

「啊喹……舒服……」

我不时伸长了雪白的颈子,失神地自朱唇间吐出浪语,疯狂地扭腰摆臀,不住上下套弄着儿子的阴茎。小桐的秀发飞舞在空中,胸前丰满的乳房狂野晃动。我们母子的雪乳,都在奶头上穿过指头粗的金属环,现在更彼此相铐在一起,当一人扭动腰部,就会连带拉扯对方的肥奶,产生剧烈痛楚。

「小桐……嗯……妈有没有……嗯啊弄痛你吗?」

「妈……再大力点……我的鸡鸡……好痒喔!」

「坏儿子,尽是用你的大鸡巴欺负妈妈……」

小桐一手捏住我雪白的美玉乳房,从五指间露出的那受挤压的乳肌,看起来是那样的光滑肥嫩,十分的可口。在抽插时,小桐忽然仰起头,疯狂地挤捏自己的乳房,动作太大,金环同时也扯动我的肥奶。

带着腥味的白色乳汁,从兴奋充血而变成紫色的乳头里狂喷,像喷泉一样奔流着,相互淋在我们母子的四颗奶瓜上。台下观众大声鼓噪,男孩含了一口自己的奶水,热吻送到母亲嘴里,激情的狂吻,母子的面上沾着一片奶水、香津。

距离来到精舍,已经五年了。我们家的财产,包括各种不动产与股票,全部捐赠给大师的教团作功德。老公早在车祸时就已经死了,只是被降头术控制肉体活动而已。四年前,他尸身腐烂精光,被烧成骨灰,给我们拌饭吃光。大师特别把老公的鸡巴腌制成成标本,当我们有需要的时候,可以用它插在牝户里止痒。

我又怀孕了,只是不晓得肚里孩子是谁的?是大师的第三个女儿?是小桐的女儿、妹妹?还是我们母子每周都要服务的一众男信徒的种?

小桐的奶子现在和我的一样大。为他定期注射女性荷尔蒙、催乳剂的医师,在大师的指示下,作手术移除了他两根肋骨,缩小胸、腰围,让那对超巨乳更形宏伟,成了31F的惊人尺寸。

儿子整天嚷着肩膀酸痛,要不是背部动过支撑手术,他根本没办法挺着这样的巨乳站起来。看到小桐的超巨乳,我总会想念起美月。我的乖女儿最后还是没能和我们在一起。当连续生了两个不知父亲是谁的孩子后,半年前,怀着第三胎的美月,被大师卖到中东去作妓女。

听说,美月现在在中东内陆的私娼馆里卖淫,眼睛被缝起来牙齿也被拔光,抱着怀孕的大肚子,很痛苦的被男人玩弄,每天都要接好几十个客人。我和小桐被留在精舍里,母子两个的乱伦人妖秀,是最受宾客欢迎的戏码,有时会加上兽奸、生场场面,一起拍成A片录像带和虐待图册,卖到香港和大陆去。

大师在烹食完「圣胎」之后,法力好象更强了。最近他比较少来肏我们,听说他现在的新宠,是一对刚被捕获的国际刑警姊妹花……

有时候,我常常在想,我们不是积善之家吗?善有善报,天公也会疼憨人,那难道现在这样,就是我们的善报吗?可能是吧!因为,我现在只要穴里插了东西,整个人就舒服得像是要融化掉了,有什么极乐世界能给我这种快感呢?

「妈……现在这样说……可能太勉强了……」

抚摸我浑圆雪白的肚子,小桐在我耳边轻轻道:「可是……我真的好喜欢这样和妈妈干……」

「妈也是……再插深一点好吗……妈要每天和你干……一起作功德……下辈子也还要给你干……啊啊……」

揉捏小桐巨大的肥奶,雪白白的乳汁喷洒在我们母子身上,我的身体好象已被官能的火焰烧尽,双眼翻白嘴里吐出像母马般的嘶鸣,分不出是哭还是高兴。在众多观众的兴奋狂呼中,母子两人只顾疯狂般地扭动雪白的身体,奶水恣意喷溅,完全暴露出女性追求淫荡高潮的本能。

经云:心安乐处,便是身安乐处;心中自在无所挂啊,遍地皆是莲华妙土,何处而非西天极乐?

朱颜血的第二滴红泪,于焉坠落!

【全文完】

◆◆◆◆ ◆◆◆◆

结尾的最后一句就已经说明了,这就是朱颜血的第二部,夜莲篇。朱颜血的意思,就是血染天下朱颜,没有一定的黑暗度,是不够格入选的。目前得到承认的,只有洁梅篇,夜莲篇,还有预定完成的芙蓉篇,除此之外,都是不获得肯定的东西,希望将来能够邀请重口味的虐派名家共襄盛举。

推出这一部,并不是想要扭转什么,只不过是给那些最近得不到满足的黑暗同志,一点相互慰问的东西。对于真正的虐文爱好者来说,这样的结局,才算是HAPPYENDING啊。

———作者。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