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幕

犹似梦中,白洁梅试着整理发生过的一切,由于冲击太大,事情的变化又太快,脑里乱糟糟的,所有事都那么的不真实。

当仓库四散母子二人任人鱼肉,群雄决议将他们解送至一里外的鸿门总舵,由鸿门家法处置。于是人们用来了一个关野兽用的兽栏囚车,把人运往总舵。

一路上,早已闻得消息而沿途等候的寻常百姓,对囚车里的人物极尽侮辱之能事。他们虽非武林中人,却也对通敌卖国的国贼痛恨有加,更对这摆在眼前的母子乱伦,感到不可思议与厌恶、鄙夷。

与当日裸身游街的阿翠相同,泥巴、馊水、稀粪、唾沫……

不停地落在两人身上,甚至有人直接取了桶女子月事的秽物,泼得白洁梅一头一脸。浓烈的恶臭,不止两旁群众掩鼻呕吐,就连拉囚车的马匹,也不耐地嘶鸣。

即使在这样的情形,儿子的肉茎,却没有片刻离开母亲的牝户,持续地抽送交欢。为了保护儿子,白洁梅强忍着羞意,让儿子平躺,自己跨骑在他腰上,主动颠动屁股,同时用母亲身体覆盖住他,不让爱子受到外来的秽物所玷污。

处身在人间最悲惨的折磨,两具交缠的美丽胴体,仍散发着妖艳的绝美,那样的姿态,让愤怒的群众深深震撼,却也更刺激了他们对眼前事物的憎恶心。

承受着千百道目光的鞭笞,白洁梅全身火辣辣的,肌肤仿佛为之烧灼,但随之而来的快感,却更加强烈,令得体内的血液几乎沸腾。强烈的绝伦浪潮,连脑子都甜美得麻痺,白洁梅昏昏沉沉,周围一切如梦似幻,她不自觉地俯身将丰满乳房送入儿子口中,让他轻舔吸吮,得到更高的快感。

一张张愤怒、鄙视的脸孔,自眼前消逝又出现,意识迷濛的白洁梅,吃吃地在笼里傻笑着。

你们为什么那么生气?为什么不许我和他好?为什么乱伦就是错的?为什么要对我们母子这样残忍……

因为你们妒忌!

蓝衫黑裙的那个肥婆,你怀里搂着的瘦小子没有我儿子俊吧,他的小毖儿,怎能像我穴里的那根一样,也赐给他母亲这样好的欢乐呢?

嗓门最大的那个屠户,你家里的老娘,有我这般美丽吗?对着她,别说肉贴肉地干弄一次,就连看上一眼都会吐出来吧!

所以你们妒忌!

因为,在这里愤怒的你们,没有一个人能像我们母子一样,享受这样美好的温暖,所以你们嫉妒,你们那毫没理由的鄙视,其实,是对着内心里的另一个自己……

钟爱地搂住儿子,当淤积多时的精液,终于喷进了母亲的子宫,白洁梅摇摆着长发,不能自制地尖叫出声!

这是脑里最后的记忆。

◆◆◆◆ ◆◆◆◆

梦醒了。

白洁梅慢慢地睁开双眼。自己究竟身在何处呢?绝对不是户外,因为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蓝天白云,而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华丽床顶。软绵绵的床垫,绣着龙凤的大红锦被,薰得香喷喷的,自己身上也闻不到恶臭,似乎,还好好的洗了个澡,按摩过筋骨,此刻,许久未有的放松,出现在白洁梅身上,仿佛又回到了两年前,一切仍是那么美好的那段时光。

直到她听见了那声叹息。

侧过头一看,离床不远的桌旁,坐着一个男人,背向这方,油灯的光被他身体挡住,让这人的轮廓有些看不真切,但是,这伟岸的背影,自己曾经一度是那样的熟悉,以至于在许多年后,她一眼就认出了这背影的主人。

「是你!」

「十二年八个月七天又四时辰,洁梅,真想不到我们还有再靠得那么近的一日。」男人转过身来,「或着,只有你想不到呢?」

不,不可能是他,他不是应该已经气息奄奄,徘徊在生死关头了吗?为什么还能好端端地坐在这里,神完气足,双目炯炯,身上的霸者气概犹胜当年。

白洁梅呻吟了出来。

「袁慰亭!」

「从那一晚之后,你终于又直唤我的名字了。」袁慰亭笑了,只是,这次的笑容里充满了讥硝与讽刺,「我可是等得好辛苦啊!二嫂。」

白洁梅死死地瞪着袁慰亭,脑里走马灯似的浮现起与这男人的数十年纠葛。

袁、白两家本是世交,自己父母贪图袁家的财势,自小就把女儿指腹为婚,许配给袁慰亭。自己虽然知道此事,但因为四岁起就上山拜师学武,所以没有很记挂在心。待得十六岁时艺成下山,这才真正见到了这自小只闻齐名的未婚夫。

袁慰亭对未婚妻惊为天人,骄傲地把她介绍给自己六名结义兄弟。当时的他已经展现出不凡的才华,在孙中武领导下,兴致勃勃地想作一番大事业,又将娶如此美貌宜人的女子为妻,正是春风得意的当口。

然而白洁梅的美貌,鸿门中心生爱慕者大有人在,连几名结义兄弟都为之心动。这件事让袁慰亭痛苦了,因为他和他所崇敬的大哥一样,是个极度重视兄弟义气的人,兄弟如手足,而沉溺女色是成不了英雄豪杰的。

于是,曾接受过洋化教育的袁慰亭,为了顾全手足义气,表明放弃婚约,愿意与兄弟们来场君子之争,胜者不伤和气,赢得美人归。那时,除了老大孙中武与老四之外,众人皆忙着对美人献慇勤,白洁梅所受到的重视,不知羨煞了多少江湖女子。而在众多追求者中,最让白洁梅割舍不下的,就是前未婚夫袁慰亭,与他的二哥宋觉仁。

比起袁慰亭的狂放不羁,宋觉仁的斯文温柔,另有番公子哥的贵气,教白洁梅芳心可可,难以取舍。最后,两兄弟决定比武较量,并事先声明点到为止,绝不因为女人而伤兄弟感情。

为了保持最高的斗志,袁慰亭不断地苦练,连决战前夜都强忍着不见心上人一面,但他所始料未及的是,宋觉仁在这夜找白洁梅观月夜酌,在酒意微醉下,半推半就地盗走了美人红丸。白洁梅醒后恼悔不已,却是木已成舟,难以挽回。

比武决胜,出乎众人意料地,仅二十九重天力量的袁慰亭,却靠着更灵活的战术、更集中的招式爆发力,击败了拥有三十一重天力量的二哥,宋觉仁。

袁慰亭赢了,却也同时输了。

他赢的光荣,却输的可笑。

白洁梅很无奈地告诉他,此身已属宋觉仁所有,将嫁为宋家妇,希望他能理解体谅,别伤了兄弟义气。

兄弟义气?

去他妈的义气。

袁慰亭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过往一直深信不移的江湖道义,竟然是如此的可笑,不堪一击。

讲得好听,背后却用下流手段夺他的女人,这就是所谓做兄弟的道义?

那之后的三个月,袁慰亭像只斗败公鸡,不复以往的意气风发,终日蓬头垢面,借酒浇愁,鸿门中人说起来便叹息。而在宋觉仁即将迎娶白洁梅的前夜,袁慰亭喝得醉醺醺的,闯进了白洁梅的闺房。

白洁梅还记得那天晚上的一切,袁慰亭像只发狂的野兽,把她扑倒在床上,嘴里喷着浓浓酒气,粗暴地撕扯她的衣裙。

「贱人,如果占有你身体的男人,就能得到你,我今天就要把你抢回来。」他如是说。

千钧一发之际,来探访未婚妻的宋觉仁赶到,阻止袁慰亭的暴行,却惊讶地被义弟的三十五重天力量轰得跌地不起。三个月的时间,六重天的力量增进,何等惊人的进步速度,这是愤怒、绝望与悔恨所带给他的力量。

宋觉仁倒地,正当袁慰亭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一只拳头出现在他面前。

拳头不大,甚至还白皙的有几分秀气,却因为拳头主人的气势,让此拳犹如怒嚎的千古洪流,五千年内无人可挡!

仅是小腹上中了一拳,袁慰亭仿佛给九头大象在同部位狠踹一脚,淒惨地吐血倒地,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因为奸辱良家妇女是鸿门里的重罪,更何况还是兄嫂。

但是,他听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句话。

「三弟,你的心情我能体会,所以今日之事,我不会传出去。但是,为了不让你以后再有这种举动,我必须对你作相当的惩戒。」

于是,他的身体被那人下了天锁,终其一生,力量无法超越四十重天。相反地,宋觉仁在新婚宴上,却得那人相赠无名大还丹,又传授部份武功秘诀,令得婚后功力大进,在八年后得以突破四十重天。反而本该在三年苦练后,便拥有四十重天力量的他,直至今日,仍只能发挥三十九重天的颠峰力量。

这是那人给予宋氏一门的庇护,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直花了十二年时间,才彻底打垮了这改变他人生的仇敌。

看着袁慰亭的眼神,白洁梅本能地感到恐惧。自从那天以后,她就害怕着这个男人,每当鸿门聚会,偶尔回头时触及的深沉眼神,更教她不安。

她知道这个「三叔」不会就此甘休的,只是有大伯在,丈夫的武功也较他为高,一切应该可以被镇压下去。却没有想到,他能等上十年,这才骤起发难,现在大伯与丈夫都不在了,这个男人再次迫近到自己跟前。

「真是等好久了。」袁慰亭感慨道:「这床、桌椅,都是当初比武之后专程请福州巧匠作的,想不到要等上十二年,它的主人才睡上去。」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白洁梅先要弄清楚这问题,「竹儿那两掌应该已经把你……」

「你或许不知道,东瀛有种东西叫做影武者。」袁慰亭笑道:「我觉得很有趣,照作了一个,再连续用药物刺激他的经脉,令他能使用短暂的三十七重天力量,虽然不是作得很好,不过能瞒过你们就够了。」

「你怎么会知道……」

「只要我想知道,京城里没有能瞒过我的秘密,不管你怎么改扮潜入,都是没用的。」

白洁梅明白了,正因为如此,敌人才能准确无误地掌握自己一切计划,另外再加以利用,自己打从一进京城,就等若是堕入敌人网中。

「这次我的重伤,鸿门一些隐藏的异心份子想必会有所蠢动吧!这实在是个不错的机会。而今晚的宴会,靠你的帮忙,我也成功铲除了不少麻烦人物,收获不错。」

「你好卑鄙,让人假扮魔教教徒,来诬陷我们……」

「这句话并未全对啊!你们母子因为乱伦而游街,现在是天下皆知的事实,怎能算是诬陷呢?再说,也只有你这样的愚昧女人,才会傻得把锦盒里的东西照单全收。」

「你知道锦盒里有什么东西?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是失败者的借口。锦盒是被大哥以天锁封上,任何外力俱不能开,不过你们大概没有想过,辛苦找到的那把钥匙,事先已经被人用来打开过锦盒,还留点其他东西在盒里了。」

袁慰亭讥嘲道:「我许过心愿,要令宋氏一门家破人亡,成为江湖中人人不耻的污点。怎么样?血影神功的修练过程,是不是让你这淫妇快活似神仙啊?」

骤如五雷轰顶,白洁梅呆住了,万万想不到对方设下的圈套,是如此深沉,而自己就像被操控的木偶一样,准确地往圈套里跳,深得无法自拔。秘笈既是由他所放,那内里文句一定经过窜改,也就难怪儿子在运功到颠峰时会走火入魔,功亏一篑了!

对了,说到儿子……

「竹儿呢?你把他怎么了?」

袁慰亭豁然站起,走向门口,道:「想知道的话,就随我来吧!」

白洁梅仓惶起身,却惊讶地发现,在棉被之下,自己仅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粉红薄纱,两条细肩带缠着颈项,澎澎松松的样式,露出大片雪白肌肤;半透明的材质,丰满的胴体若隐若现,性感的曲线,能刺激任何男人的情欲。仿佛妓女般的暴露打扮,让白洁梅羞怒交集。

「这是法兰西国的洋货,你以前没见过吧!」袁慰亭没有回头,背对着诱人春光,他的声音冷冷地传来,「你还是珍惜一下吧!因为往后,二嫂你没什么机会再穿衣服了。」

顾不得琢磨这话里的意思,白洁梅把心一横,追着袁慰亭的脚步而去。

◆◆◆◆ ◆◆◆◆

出了门,是条狭长的甬道,厚重的青石板砌在两边,璧面潮湿生苔,看来是建筑在地底。甬道甚是窄小,最窄时仅可容身,最宽也不过两人并行,隔丈许有一盏油灯,碧绿火苗,阴阴暗暗,十分怕人。

这地底建筑不知位于何处,但看来面积甚大,着实花了不少人工。步行约一刻钟后,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道长廊,两边各有二十余个平台,上头放置着瓶瓶罐罐,白洁梅经过一瞥,不由得惊叫出声。

那些瓶罐里装着的,尽是人手人脚,平台上还另行写着人名,「点苍剑客霍松桑」、「丧门杀手兵七指」、「雷霆腿诸葛停云」,诸如此类,都是近一甲子内正邪两派的一流高手,许多名号自己还如雷贯耳,想不到他们的手脚会被硬生生斩下,放在这里。

白洁梅有种想呕吐的感觉,她知道江湖中有人扣留败者的兵器,屈辱对手来显示声威,却从没想过有这么残忍的立威方式。而且,看这些手脚保存状况的良好,肌肤色泽如常,处理的人,显然并非立威,简直是把这当作宝贵的收藏在爱护着。

突然间她惊惶起来,这些手脚被如此处理,那儿子呢?又遭到什么样惨无人道的折磨?

长廊尽头是座大铜门,白洁梅急跑过去推开门,想确认儿子的情况。

门开,刺眼的光线大放眼前,顿然一亮,和门外的阴沉世界相比,门内简直是另一个不同的世界。

雕梁画栋,美轮美奂,诺大一个地宫,摆满各式昂贵的奇珍异宝,艳红的波斯地毯,是脚下唯一颜色,周围的奢靡摆设无疑庸俗,却是不能否认的豪华,白洁梅没进过皇宫,但世间所谓的富贵帝王家,想来也不过如此了。

红毯尽头的长榻上,坐卧着一个矮胖老人,似乎便是地宫主人。他周围环绕着十余名奴婢,个个体态曼妙,肤光赛雪,是上等的美人。她们的衣着,更让白洁梅一看就红了脸。

薄薄的轻纱,披在迷人胴体上,分外显出肌肤的水嫩诱人;双乳仅是缠了一件古怪布片,设计极为巧妙,不为遮掩,反而托起丰满乳房,令酥胸更增美感;最重要的女性秘处,或穿齐腿根的短裙,或缠了条裆布,稍事遮掩,却将大半边雪白屁股暴露在外,诱人心动。

虽然距离甚远,瞧不清面目,但从这体态,每个都是千中选一的美人,怕是皇帝老子的后宫,也觅不出如此佳丽。而这些美女,却对老人曲意迎逢,有的吸吮老人的脚指、有的吹舔老人的肉茎、有的将葡萄夹在乳间送至老人嘴边、还有人裸着奶子,贴在老人背后摩擦,全体极尽谦卑之能事。

奇怪的是,就连素来倨傲不逊的袁慰亭,都正式地拱起手,敬重地唤了句,「母老师。」

老人也不敢怠慢,急急忙忙从座位上走下来。当他逐步走近,白洁梅这才发现,这人甚至是全身赤裸的。

外表丑恶,皮肤上泛着丑陋斑点,肥厚脂肪松垮垮地抖动,丑陋肉茎垂在胯间,瞧来实在恶心。老人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泽,虽然身上散发着连续性交之后的体臭,但白洁梅却直觉地嗅到血腥味。

这老人绝对是个超级危险人物!

「母老师,久久未来向你请安了。」

「呵呵,你那么多的大事缠身,哪有时间来陪我这老头子胡闹。」老人打量着白洁梅,别有深意地道:「货色真好,不枉你十二年的等待啊!」

此时,白洁梅的注意力,正集中盯着一名匍匐在老人脚边的美貌女郎,她伸出香舌,不嫌脏地舔舐老人的脚掌,满脸陶醉。白洁梅越看越像一个熟人,只是她低伏着身体,又给面纱遮住半边脸,一时无法判别。

「你是……金家姐姐吗?」

女郎慢慢地抬头,熟悉的脸孔,让白洁梅不敢置信。

「金姐姐,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是白洁梅已失踪五年的闺中密友,昔日凤凰四仙之一的赤金凤凰——金瑰霞。

两人素来交好,五年前,金瑰霞在与夫君自泰山返家途中失踪,她父亲江南富豪金百万,不知花了多少钱来寻找,却是音讯不明,成为轰动武林的大案,却想不到今日会在这里重遇。

当年的金瑰霞,出身尊贵,骄傲自信,视男子为无物,是四头凤凰里最傲气凌人的一头,可是现在的她,浑身赤裸,性感之余,充满淫邪妖魅的味道,看来英气尽失,两眼无神,像头乞怜母狗一样,匍匐在主人脚边等待施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变成这样子?

再看看那十余名女子,皆是当代名人,或是名人之妻女,虽然有的自己不认得,但从那份过人美貌,想来绝非常人。

这时,金瑰霞依依不舍地停止动作,抬起头来,楞楞地傻笑着。

「嘻嘻,你……怎么今天才来啊……这里好棒……像天堂一样……」

她的面纱飘扬起来,原本被覆盖的半边脸,清楚呈现。与艳丽的左脸不同,她的右脸,眼珠完美地被挖去,剩个空洞的窟窿,鼻子被扩张成猪鼻似的模样,脸颊的肌肤出现诡异红绿斑纹,不像人的皮肤,倒像蛇皮,上头以黑色印了「婊妓」两字,看来令人寒颤作呕。

忘了儿子的事,白洁梅为了这幕景象尖叫出来,而这瞬间,一个想法掠过她脑海。

鸿门虽然势力庞大,但素以廉洁为号召,哪有钱盖这么奢侈的一个地宫?

如此大规模的一个地宫,盖时必定惊天动地,为何江湖上从无传言?

这老人怎如此神通广大,掳来这许多武林中知名女子,供他淫辱?

这老人是何等神通,竟能让人体产生如此改变?

袁慰亭称他为母老师,这人姓母?

一个念头肯定地出现在白洁梅脑里,让她几乎魂飞魄散。

她知道这老人是谁了?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