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幕

重回京城,白洁梅感慨万千。将近一年的时间,景物改变颇多,而自己身上的变化,又是何其之大啊!

在来此京路上,她才晓得自己母子二人,竟成了江湖上数月来的焦点。谣言三人成虎,现在整个武林,都传说自己是欢喜教护法,因为被丈夫发现,弑杀亲夫后逃逸云云,如今藏匿暗中意图不诡,使黑白两道、水路绿林,甚至就连不是武林中人的市井小民,都对此沸声腾腾,四处追踪。

被污蔑成欢喜教徒,这不意外,以魔教之恶名昭彰,向来是什么坏人、坏事都栽它头上。只是料不到世事弄人,自己终是把持不住心魔,与儿子通奸孽恋,真的成了传闻中欢喜教妖人的作为。

今晚是袁慰亭寿辰,他大摆宴席,广邀武林同道参加,是最容易混进去的时刻,母子二人也预备在今夜,一报宋家血仇。

在京城里,白洁梅不敢联络旧日鸿门弟兄,因为江湖谣言喧嚣甚盛,许多鸿门子弟均恼恨两人败坏名声,加上袁慰亭势大,众人日益归心,已非己之助力。

握着儿子右手,白洁梅心下淒然。世间虽大,却无自己母子立足之地,现在能依靠的,真的只有彼此了。

本该到宋家祖庙去祭拜,但两人心中有愧,无颜面对祖宗牌位,只有在心中默默祈祷。之后,不自觉地来到京城里极为灵验的姻缘庙,该处香火鼎盛,自来便是年轻爱侣同游之地。

改扮成了个中年书生,白洁梅与儿子一齐步出大殿,看着儿子脸上的热切,不觉恻然。

「唉!傻孩子,菩萨再慈悲,又怎会保佑咱这样的母子!」

日头毒辣,白洁梅微觉不适,自从全身功力几乎乌有后就很容易觉得疲累。她晓得,每日给儿子吸去的,不仅是自己苦修的内力,更是攸关性命的精血,只是此事不便明言,也就由得它去。

刚想找个地方休息,突然耳边传来声痛叫,一名摆摊相士给人痛打一顿,又揭了摊子,倒地哀嚎。

「娘,咱们去看看好吗?」

那相士身材肥胖,形貌猥琐,看上去像只油腻的青蛙,令人生憎,白洁梅心中犹豫,却不便拂逆儿子兴致,两人一起来到算命摊子前。

胖子相士一边咒骂一边重新安好桌子,见着是两名俊美儒生,先打量两眼,嘿嘿笑道:「两位姑娘是要问姻缘呢?还是要解籤?测字?」

白洁梅一愣,随即明白,这相士看穿自己是女伴男装,却误认儿子的俊美面貌,将两人都当作是女儿身了。她心中没由来地烦躁,便想离去。

「好,我们就来测字。」不知为何,自进城后男孩的情绪高昂得有些反常,他搂着母亲的手,故意道:「姐姐,我们就测个字吧!」说着,随手拾起地上树枝,塞进母亲手里。

白洁梅对于儿子的动作感到不安,拿起树枝也不细想,随手就写了个「枝」字,再将树枝递还儿子。

宋乡竹冷笑道:「我们姐妹将有远行,现在问此行吉凶,你好好回答,说得好有赏,说得不好……哼!」手腕一抖,树枝寸寸断碎。

「呃!这……」胖子相士面露惊惧之色,不敢答话。

「先生,有话不妨直言。」白洁梅瞪了儿子一眼,柔声道:「我们只想做个参考,请先生明示。」

「这位大姐,通情达礼,那我直说了。」胖子相士瞥了碎断枝块一眼,沉吟道:「树枝碎断,字又是女子手书,枝字去木成支,加女再成妓,两位小姐将有远行,可女子成妓,那是羊入虎口,凶多吉少,而在下看两位气色,更有血劫死厄,此行……是不去也罢啊!」

「你!」男孩骤然变色,便要发作,却给母亲眼色止了下来。

白洁梅心中淒楚。是啊!去了徒然,就算报了血仇,代价也是一死,自己何必多此一问呢?再看向儿子,他眼中水光隐现,这孩子也是不舍啊!

「多谢金言。」白洁梅心中忽动,问道:「血劫死厄之后,却又如何?」

胖子相士显然不敢草率论断,煞有其事地焚了道符,香烟袅袅中,他蓦地两眼翻白,嘴里发出孩童似的尖细声音念道:「若问此后身何寄?一做狗来,一做鸡,纵非厩沟糟糠乞,也是娼门朱栏倚……」

砰!

话还没说完,已给愤怒的男孩一拳打在脸上,再一脚踢翻了摊子。

白洁梅急忙拉走儿子,再将半两碎银掷给相士,连声抱歉,走得老远,仍听见背后不停大骂:「天杀的,是你们要我直言的!」

匆忙来到庙后头窄墙里,白洁梅还没说话,男孩已哭出声来。

「娘,他说我们……」

「傻孩子,怎么像个女孩一样哭哭啼啼的呢?我十月怀胎生的,明明是个带把的啊!」白洁梅淒然笑道:「连你娘的穴都玩够本了,下辈子还当得了人,阎罗殿里哪有这样的美事。」

「娘!」

哭得泪眼汪汪,男孩整个扑进母亲怀里,吻着她的颈项。

白洁梅清楚,儿子是因为面临决战,母子俩将共赴黄泉,所以情绪失控,不能自己。但她又何尝不是呢?听了相士所言,最后一丝希望也被打破,悲苦的心情,正需要温暖的体温来抒解。

「乖儿子,别哭,娘最疼你。」白洁梅回眸一笑,伸手到儒衫下摆,将袍子撩起,长裤连同亵裤齐褪至腿弯,玉指分拨开两瓣娇艳花唇露出渗珠蜜穴口,媚笑道:「来,乖儿子,把你的鸡巴放进来,别再对娘温柔,将你所有的痛苦,用最粗暴的方式,尽情对这生出你的牝屄发泄,这次,娘要好好的再疼你一遍。」

「娘!」

男孩哭着将肉茎儿插入,一面掉眼泪,一面却疯狂地在穴里横冲直撞,拼命地泄欲。

「操你、操你、操你,我干你的穴……干你的穴……」

也不管有没有被人看到,母子俩纵情交媾,作着最后的发泄。白洁梅婉转承欢,背抵着墙壁,两腿缠在儿子腰间,整个下半身完全腾空,让儿子搂着肥嫩雪臀,用力冲刺。

喜悦的同时,泪水也交织在一起。

生前犯过乱伦罪的人,死了之后,下辈子是一定会投胎当畜生的。

但无论变成什么畜生,娘都会守在你身边,继续呵护你,继续与你相爱的。

◆◆◆◆ ◆◆◆◆

明月西移,袁家堡的宴席进行到高潮。以袁慰亭今时在黑白两道的地位,武林各大派掌门都来祝贺,即便是已封山百年的少林,也遣使来贺。除了祝寿,也一并商讨近日江湖大势,以及关外、苗疆两处,邪派高手蠢蠢欲动的事端。

宴席开在露天中庭,袁慰亭的主桌,列位的均是当世高人。鸿门自孙中武手中兴旺,成为江北第一大帮,但武林中能人辈出,江湖盛传的十大高手,鸿门仅占其四,余下实力超过二十五重天的高手,仍是为数众多。

如果可以,白洁梅希望能在宴席上,先将袁慰亭的罪状公诸天下再取其命。但这想法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姑且不论袁慰亭的武功,光是他的护卫群,以及同桌的高手,就使得刺杀平添不少难度。

灭绝三式号称的,并非纯正的四十五重天力量,仅是一瞬间的集中爆发力,如果没把握好那一刻,牺牲就是徒劳。所以成算最高的时机,就是等袁慰亭离席的那一刻。为此,母子二人黑衣蒙面,低伏在屋檐死角,等待时机。

酒过三巡,场面气氛正热络的当口,袁慰亭蓦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怒眉腾腾,似是与人发生冲突,接着在众人错愕中,他独自走到场地中心,朗声道:「关于我宋家二嫂和侄儿的清白,我袁慰亭一力承担,今后再有谁胆敢对他们言语不逊,那便是与我姓袁的过不去……」

这番话立刻引起一阵哗然,而蓄劲已久的宋乡竹更几乎气炸了肺,趁此良机他飞身直下,两掌一并,直往袁慰亭所立处击去。

群雄正为其一番激动言语所震惊,全然不料有人同时发动偷袭,登时大乱,而功力高的感应到敌人击出的力量,更是失声惊叫。

「三十五重天力量!!」

灭绝第一式,破魂炼狱,配合着三十五重天力量,招式一出,周围十丈内立即阴风惨惨,血腥味大盛,功力稍差的当场就给迫爆身躯,血溅魂断,而袁慰亭显然没料到有人行刺,运功不及,仓促间与敌人一对掌,闷哼一声,已然受了内伤。

「保护慰帅。」

「挡住刺客。」

事情变化太过迅速,众人直至此刻方才来得及有所反应,而适才一招波及宾客,死伤十数人,袁堡护卫与一众鸿门子弟急忙抢上救援。此时,敌人已回气将发第二招。

白洁梅在暗处窥视,见爱子大发神威挫伤敌人,着实欣喜。基于某个理由,她知道袁慰亭此生不可能拥有四十重天以上的力量,也就计决挡不住第三式,今晚实已稳操胜券,她手中握紧配剑,只待儿子力尽,便即相从于地下。

宋乡竹祭起第二式,断龙炼狱,周身泛起一层殷红血光,全场群豪如坠冰窖冽寒刺骨。随着第一式发出,他感觉到自己生命力的消逝,但也惊喜的发现,仇人没有估计中厉害,力量强而不纯,如若估计无错,第二击可以将他重创,第三击便能轻取他性命。

第二式发出。

「哇!怎会这样?」

「四十重天力量!」

在连串惊叫同时,终于有人认出了武功来历。

「血影魔功的灭绝六式,刺客是魔教的!」

六式?这是怎么回事?

旁观的白洁梅心中一凛,爱子已追及敌人,凌空下击。众多护卫纷纷出掌抢攻,但面对四十重天的强横力量,掌力还未攻至便已溃散,同时儿子双拳如雷,重重轰在袁慰亭胸口。

「呜啊!」

惨叫一声,袁慰亭护体罡气被破,胸骨连带脊骨一齐断裂,倒插腑脏,给轰得倒飞出去,所经之处,触者皆毙,本人在半空中便鲜血狂喷,伤势重得无以复加。

白洁梅大喜,万万料不到计划如此顺利,仇人连拿手绝招都不及使用,就已重伤欲毙;哪想到,就在敌人飞退的同时,儿子猛地止住身形,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后,仰天剧吼,自体内暴放出惊人气劲,失控地向周围横扫出去,十数丈内死伤狼藉。跟着,他口喷鲜血,仰首便倒。

「竹儿!」

明显的走火入魔,白洁梅惊惶失措,往爱子身边奔去,她功力不剩一成,速度不快,奔至中途,已有敌人对儿子发动攻击。

南海派掌门白千浪、无极拳门主蓝辟尘,两人贪生怕死,在敌人飞天袭来时抱头鼠窜,这时见得有便宜可捡,对望一眼,分别自前后攻向宋乡竹。

碰!砰!

两声闷响,劲力如泥牛入海,二人惊见情形不对,才想撒手后退,足以冰魂冻魄的寒意,已反自臂上传来。

旁人见到两人得手,却流露惊恐表情,跟着就像炉火旁的蜡像一样,由脑门起,整个身体融化作一股又一股的鲜红脓血,中人欲呕,均是大惊失色。

「血影魔功,真的是血影魔功啊!」

「咦?这两人不是宋家那妖女和他的孽种吗?他们果然是魔教的!」

白洁梅慌忙抢至,扶住儿子身体,想杀出重围,但群雄已各执兵器,将两人团团围住,放眼望去尽是强敌,自己功力又失,实不知如何逃出生天。

「苍天庇佑,竹儿已杀了那奸贼,纵使我母子今日毙命于此,也不枉了。」

正当白洁梅已放弃希望,场中忽然大乱,数名蒙面人自东方杀来,口中高呼「休伤我家夫人」、「少主莫慌,我等来了」,一行人武功俱是不弱,持着重兵器大砍大杀,当者无不披靡,又趁着场中高手都集中在袁慰亭身边,没几下功夫就杀开了条血路。

白洁梅大喜,呼道:「是我鸿门弟兄义伸援手吗?」心中感激,总算老天有眼,有弟兄不为袁贼所欺,记得自己丈夫的恩义,在这紧要关头挺身而出。

一行人来得好快,转眼间便杀到两人身边,蒙面人之首朗声道:「夫人与少主请退,此处由我等断后。」

情势危急,又记挂儿子伤势,白洁梅虽觉歉疚,仍只得依言而行。

「几位兄弟高姓大名,宋氏日后定会报答几位高义。」

「夫人何出此言?」蒙面人之首道:「我等均是教中无名小卒,只要能为真神传道,为教主尽忠,我教教众个个以身殉教,粉身碎骨,毫不足惜。」

这番话只惊得白洁梅魂飞天外,骇然道:「你们……」

蒙面人之首干笑两声,以能远远传出的声量,高声道:「此次颠覆鸿门的任务圆满成功,中原鬼子一败涂地,教主十分欢喜,请圣妃与少主速归总坛。」说完,丝毫不给白洁梅发言的机会,一行人再往人群中杀去。

圣妃之称,是欢喜教中对教主妃妾的尊称,这人如此说法,自然是将她与儿子,当成魔教教主的嫔妃与亲子,又在群雄面前说得响亮,这不白之冤,今后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仿佛脚下有个深不见底的黑洞,白洁梅一时失魂落魄,回不过神来,直到爱子呻吟声传入耳里,这才惊醒。一咬牙,背着儿子,飞快地离开现场。

而背后响起的,是无尽的指责、唾骂,与杀声震天的修罗屠场。

◆◆◆◆ ◆◆◆◆

趁着堡内大乱,白洁梅背起儿子,找到了间窄小的仓库,地处偏僻,一时三刻不会有人走来。小心地弄开门锁,两人躲了进去。

取出火折子,黑暗中发着微光,儿子外表无伤,但气血紊乱,鼓荡不休,全身冰冷,渐渐地罩上一层白霜,脸色青得像是万年玄冰,不住打颤,是运功时走火入魔,泄不去的劲力反噬自身。

「娘……」男孩呻吟着,「我……好难过……」

白洁梅心急如焚,但也不知如何治法。若是大伯、丈夫那级数的高手在此,可凭内力强行将逆走真气压回,但自己又怎做得到?她对这血影神功知道的实在有限啊!

「娘!」

冰凉双手,移放在自己臀上,隔着衣衫,仍能感觉到那股沁寒。白洁梅知道儿子要的是什么,心下不禁犹豫,此地是绝险敌境随时有人会来,怎能在此……

又是一声呻吟入耳,爱子已气若游丝,口鼻溢血,当下再也顾不得羞耻,先是帮他拉脱长裤,赫见胯间阳物涨成儿臂般粗,青筋暴露,模样狰狞,如不尽快施救,说不定立刻就要爆掉。

白洁梅几下动作,松开腰带,褪下长裤、亵裤,随手放在一边,露出晶莹如玉的下半身,看准位置,往儿子腰上跨坐而下。

「哼嗯!」

粉红色的淫美肉穴,缓缓吞入冰冷淫根,白洁梅闷哼一声,除了涨痛,更冷得直打哆嗦,像是放了根冰柱进穴里,遍体生寒。

但就这么一做,儿子呻吟声减小了,显然确有其效。白洁梅索性将身上衣物全部脱下,再为儿子解开上衣,两具肉体赤裸相偎。跟着,用自己雪白无瑕的美丽身躯,轻轻趴在男孩身上,肉穴里含着阳根,乳房摩擦着胸膛,让儿子藉着母亲体温祛寒。

两人肉体相连,默运真气,一过就是几个时辰,当东方天空晨曦初现,男孩止住呻吟,紊乱的真气也有渐渐平息的现象。

白洁梅稍觉宽心,忽然听见脚步声由远而来心下不由得大急,刚打算起身,哪知美臀一抬,肉茎露出半截在空气里,儿子露出痛苦表情,逐渐平复的真气再次激烈冲撞,吓得她急忙回复原姿势不动,心里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咱们近年来好生霉运,孙大当家走了,宋二当家死得冤枉,四当家失踪,七当家出走,兄弟们都觉得纳闷,嘿,原来全是妖妇作祟。」

「可不是嘛!袁门主这几年拼着一切在保她,没想到最后落得这样,那妖妇母子不知感恩,还来行刺,门主他心里的难受就更不用说了。喂!旷老六,你说门主的伤重不重?咱们不会又要换门主吧!」

「呸!乌鸦嘴,给香主们听到准有你好受。不过,门主的情形真的很不妙,我听黄香主说,门主他老人家伤势严重,能不能熬过去,还是未知之数,目前生死未卜啊!」

仆从们的交谈,白洁梅听在耳里,怅然若失,仇人尚有生机,这次的行动是一败涂地了。

「想不到宋二当家一世英雄,妻子和儿子却这样不给他争气。」

「什么他妻子儿子,你没听那群魔教妖人说的吗?那是魔教教主的妃子和孽种,混进来破坏咱鸿门的,他娘的,那群妖人真狠,伤了那么多人后集体自爆,半个活口都没留下,还又拖了几十条人命走,咱们鸿门伤得不大,可其他门派的死伤可惨重了。」

白洁梅眼前一暗,完了,没有活口,连证明清白的最后希望也没有了!

「对了,听说魔教中人不讲伦常,那妖妇母子俩,女的艳,男的俏,说不定两个也……咦!为什么这间仓库的锁不见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白洁梅想找地方躲藏,但仓库空间窄小,如果是一人或许有望,但除了此处,实在没有别的隐密空位能容纳下两人。没可奈何,只有搂紧儿子,另手持剑,希望能把进来的人全部刺死,否则只要走漏一人,娘儿俩的命就算是完了。

奇妙的是,在这样的处境,心里除了担忧,还隐隐觉得快慰,仿佛只要和儿子肉贴肉,肉包肉,相依相偎,什么样的地方都是安乐处。

「该死,一定又是酒鬼小三子惹的祸,这次不好好教训他不行,兄弟们全跟我来!」

幸运地,一声吆喝后,所有人走得干净。当周围恢复一片宁静,白洁梅整个瘫软下来,心情极度紧绷之后的放松,两腿间流出一大片湿滑滑的黏水。

察觉牝户的异常湿润,白洁梅羞愧无地,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对这种事也觉得舒服么?

正自羞惭,一直躺着不动的儿子突然虎吼一声,翻起来将母亲扑倒,压在身下,头一低,白森森的牙齿已咬破雪嫩颈项,似平常练功一般,咕噜咕噜地将热血饮入喉中。

「啊唷!竹儿,轻一些。」

而随着血液流动,男孩瞬间回复活力,虽然神智未醒,却熟练地抱住娘亲结实雪臀,大力冲刺,让温暖穴肉包裹住男根,噗唧噗唧地抽插出声,动作是前所未有的激烈,连阴囊都快速击打在屁股上,连响不绝。

白洁梅星眸微眯,右手捂在唇边,不让舒爽呻吟溢出嘴里。明知此时此地极为危险,但狂飙似的强烈快感,却令她意乱情迷,只能下意识地闷着嗓子,不发出太大的声音。

两人激烈的动作,蓦地,脚步声再次响起,这一次,与上次不同,数百人以上的脚步声,将仓库四面八方团团围住,很明显地,母子俩已经被发现了。

察觉到这个情况,白洁梅立刻便想起身穿衣逃跑,纵然逃不掉,亦算一线生机;况且,穿上衣服,总好过以这副模样,赤身裸体地暴露在武林群豪之前。

但甫一起身,正沉醉在抽插动作中的儿子,脸上又露出痛苦的表情,让白洁梅心如刀割,不知何去何从?

「娘……我好难过……娘……别离开孩儿……」

几种念头在脑里交错,瞬间的心里挣扎,白洁梅几乎哭出声来,最后。她在儿子情郎的脸上一吻,平静而庄重地又躺了下去。

曾听过一个故事:在遥远的异国,有个傻姑娘,为了受到诅咒的情郎,编织可以破除诅咒的麻衣,即使村民们把她当作女巫绑上火刑台的时候,她手里仍然没有停止编织……

爱惜地抚摸着儿子的脸庞,白洁梅如痴如醉地仰望着这正占有自己的男人。

啊!为了你,娘也愿意作个傻姑娘,不管堕落到什么样的畜生道,娘都不会抛弃你的!

异样的金属破风声响起,那是有人以铁勾铁爪之类的武器,勾锁住了仓库梁柱,跟着,数条铁爪往各自方向一扯,脆弱的木板壁登时四分五裂,晴朗的日光笔直照下,仓库内的一切暴露无遗。

「各路英雄明鉴,这宋家母子就在光天化日之下禽兽一样地当众交配啦!」

愤怒的吼声,伴随着无数鄙夷、不耻的目光,激烈地打在肌肤上,而白洁梅恍若未觉,只是爱怜地凝视着儿子主动地用两腿勾缠住他的腰,顺着肉茎抽送,不顾一切地扭动屁股。

不求神、不求佛,不要救赎只要让彼此的乱伦孽爱,缠绵到地狱的最深处!

两具美丽的雪白肉体,像大蛇一样地反复交缠;在数百群雄之前,只有母子才能拥有的淫靡交媾,散发着淫邪的美感,激烈地上演着。

Last Updated:
Contributors: rxliuli